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是不是乱说的,不然怎么会传出?她都不知道,没听说过,要不是有人传怎么会有这件事?

    她很生气,很想弄清楚,她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知道,皇帝那里还有别的人是不是也听到了。

    她都知道了。

    她不敢确定皇帝还有其余的人是不是还不知道,她打听到这个小道消息不是现在才传开,传了有几天了,现在她才知道,皇帝还有别的人她不敢去想。

    一旦真的传开,后果——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啊,事关边关几场大胜,还有秦王得胜归来,皇帝也好她也好当初是那么高兴。

    还在年前更是……一旦掀开来,丢脸的可不止是她,还有皇帝,就是皇室也是一样。

    秦王杀害了有功的将士,占了功劳,这说着像什么,每一项的指责都不能掀起来说。

    什么和边关那边勾结,这可是大罪,虽然现在找不到证据,虽然现在边关那边被收拾了,可是。

    对,不知道有没有证据,还是光是小道消息,要是有证据,那——

    她闭眼,简直没法想了,是谁,是谁,还有说秦王在边关那边养私兵,这一条是最可怕的。

    秦王是皇子,在府里养点侍卫什么的没什么,私兵也不是不能有,在边关的时候不得不为之。

    但是回来了,不在边关那边擅养很多私兵就不好了。

    会让人觉得谋反,就算不是真的,皇上知道,皇上本来就不好了,觉得位置坐不稳。

    再让他知道这些。

    秦王别想好过。

    太后不想想了,不想说了,一想她就头痛,不知道这小道消息是不是真的,要怎么处置,还有天花,当年的天花可是让不少人死了,好几家都出了事,就是秦王也染上了。

    要是掰开来,怎么收场还不好说,居然说是秦王自己弄出来的,还有秦王妃,要是自己弄的怎么会染上?

    太后自问自答着,不过恐怕有人会说是苦肉计,好吧,这几家可能会找上门来,找秦王要交待。

    人家可是死了人,不是病了,就是她和皇帝也要找她,连天花都能弄出来,还有什么不敢做。

    加上上面的种种,每一样都是找死的罪,偏他还都做了,秦王啊,琰哥儿啊。

    太后都觉得难以处置。

    都觉得他在找死,要是假的,假的多半也脱不了身了。

    被这样的事泼到身上,有小道消息,就可能有证据,假的说多了也会成真,要是真的,她也不说了。

    她一听就生气了,不想再听下去,可是外面就在传,她不能不听,还是要听清楚的。

    “还有呢,还有吗,你说了这么多,还有就一并说了!”

    太后大着声音。

    盯紧了宫人还有一边的人,这几个宫人跪着跪在下面,旁边没有人了。

    还有什么说吧,说吧,她承受得起,承受得起个屁,她受不了了,这样的小道消息,还有什么是大消息?

    她都不知道就传了几天,她和皇帝他们这些人还不知道,外面就传开了。

    秦王,秦王呢知道吗,竟然没有入宫解释一下,还有太子,晋王。

    太后很多想问,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也只有那一句了,满肚子的话还有疑问还有别的,就那要梗着,她很想站起来,拍一拍。

    再叫秦王来问清楚。

    “太后娘娘,没有了,就是这些,外面小道消息传了好几天,不少人知道,还有人议论,只是小道消息传播得慢,还有只是在一些人中传。”宫人都不敢说话,胆颤心惊的跪着,低头,等着,听着太后娘娘的话。

    看出太后娘娘没有说完的,她们才敢很小心,对视一眼,回答着太后娘娘,恭敬小心,抬了抬头,不敢看太后娘娘的表情。

    “不少人都相信。”

    “相信,相信。”

    太后听了,手拿起放下的。

    宫人还在想着,忽然啪一声响,她们一抬头。

    太后手猛的一拍,站了起来,手拍到一边放着有人进献来的双面屏风上,啪一声响,让整个屏风都掉到地上,摔到了。

    太后就那样站着,看着她们,她主要是生气,一切种种都在眼前。

    哪怕屏风摔了她也不管不顾,看也不看双面绣一眼,宫人看到,听到声音,一抬头心一紧,她们知道太后娘娘平时是很喜欢这一幅双面绣屏风的。

    一直让人注意着,此时此刻再没有什么比弄秦王殿下的事重要了。

    低头注视着摔倒的屏风,太后一眼没看,她们看着。

    “没有了,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怎么——怎么会,琰哥儿是傻子吗,他想干什么,他,要是真的,那还好说,他就活该,这个时候才传来,才告诉我,既然你们说传了几天?”

    太后发了火,不知道说什么,干什么,急得团团转的,突然意识到什么,看着宫人质问她们。

    “太后娘娘,奴婢们之前不知道。”宫人们回答:“奴婢们也是才,也是才知道——”她们没有说完。

    “不知道!好吧!”又是啪一声,倒是没有什么好摔的了,她的手拍了下去,很痛,也不管,太后知道她们是怎么知道的,现在是怎么知道,是她的娘家听到了,然后知道不好,急忙就派了人来,见了宫人,传了消息。

    她这才知道的。

    要不是这样,宫人不知道,也不会告诉她,她也不知道。

    她质问宫人也没用,不,也不是没用,为什么外面都有小道消息,宫里还不知道,她还没听说?

    “太后娘娘——”

    宫人还要说。

    “为何都有人知道了,宫里还不知道,外面知道的不知道会怎么看怎么说,指不定如何,哀家这会才知道。”

    太后想是这样想,脑中还在想着,沉着声音说起来,盯着她们。

    宫人没有办法说,低头,沉默。

    太后站了一会。

    她的手一挥下。

    “好了,哀家不问你们了!”太后也不打算现在说什么,现在要做的是弄清楚宫里还有没有人知道,除是她还有没有人听说,皇帝还有秦王——那里是不是也知道了,秦王会不会入宫。

    她是不是要派个人找秦王问一下。

    “太后娘娘。”宫人抬头。

    “你们去——”太后知道现在不是再拿着面子的时候,皇帝那边,她也想派个人去,算了,先去见秦王。

    “你们去——”她又说,改了口。

    宫人听了点了头,行了一礼,退出去,太后还是站着,秦王,千万不要让她知道皇帝已经知道。

    太子听着下面的人说话:“知道了?”他笑了。

    跪在下面的人点头,太子笑着。

    *

    纪府这边。

    叶蓁来通知菁姐姐还有两天就出发了,萧菁菁点头,她知道,记着时间呢,叶蓁在京城呆不下去了。

    “菁姐姐我想他了。”叶蓁道,啊啊两声,她是真的想了,萧菁菁看着她,听她说,凡哥儿这次来了,和禛哥儿他们去玩了。

    禛哥儿小猴子他们在府里。

    “菁姐姐,你好像胖了是不是?”

    叶蓁觉得自己心宽体胖了,摸了一下脸,问菁姐姐。

    萧菁菁摇头,说没有。

    叶蓁:“真的吗,菁姐姐?”又嘿嘿高兴起来,好像菁姐姐说不胖就不胖一样。

    萧菁菁重重点头,看着她,叶蓁又说起玉妃,还有外面的小道消息。

    “到时候一定很精彩。”

    她幸灾乐祸的。

    萧菁菁:“……”

    “菁姐姐你派人来说吴云也要一起去是不是?”叶蓁忽然想起来什么,问菁姐姐,萧菁菁点头。

    ------题外话------

    亲们~喧嚣注册了一个微博,会经常放一些跟文章有关的东西,请搜潇湘失落的喧嚣,帮忙关注!

    还有喧嚣和亲们说一下喧嚣的粉丝群,群号,亲们可以加一下,喧嚣有时会有活动,围脖也是一样,会有各种福利!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