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雷霆大怒
    一生起气孤就忍不住想做点什么,看向下面站着的人,站在下面的公公还有侍卫感觉到太子殿下的目光,马上。

    “殿下,太后娘娘可能是想问一问秦王殿下!秦王殿下再怎么说都是没用的,皇上知道了一定会找秦王的。”

    “孤需要你们说?”太子反问,挑眉。

    “殿下。”公公侍卫还要说什么。

    “孤还是生气!”

    太子笑起来,孤一旦生起气起来连孤自己都怕,还以为告诉皇祖母,皇祖母会和父皇说一声,也许能让皇祖母和父皇和好如初,啧啧,孤想多了。

    “殿下,现在。”

    公公侍卫还要再说,有人进来,跪在地上说了一句,公公侍卫都望着太子殿下、

    太子笑了。

    父皇去慈宁宫了?孤的好戏来了,孤的大戏啊,哈哈。

    *

    慈宁宫。

    太后和秦王没有再说话了,她不知道说什么了打算再派人去看下皇上那边,再看一下

    情况,秦王说已经派人打听是谁传的小道消息。要处理起来也需要时间,皇上那里是

    要打听清楚的。

    再看秦王,太后脸色不太好,那么多的事秦王全盘否认了,她再多的质问也没有用

    了,怎么问呢,人家不承认,秦王,琰哥儿。

    太后想着,和秦王对视,秦王也不说话,她也不想说,殿门外也是一片安静,一时之

    间静得不行。

    好了,不再浪费时间了,再浪费下去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刚叫了人进来,还没有

    来得及说什么。

    又有人来,太后看过去。

    秦王还是站着,太后就没有想过让秦王坐下来,犯了那么大的错事,就算全部否认,还是有迹可循,她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别的,所以一直没有开口让秦王坐下来,都是这样看着。

    从始至终秦王都站在下面。

    “太后娘娘,皇——”

    进来的人一进来跪下就要说什么,只是外面已经有人走了进来,不用人再说什么了,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皇帝一身龙袍龙行虎步,就那样威严的进来,带着总管太监,宫人跪在门口,没有人能阻止,也没有人敢阻止。

    一个个行着礼,隐隐还有行礼声,皇上的样子很不好,一脸不怒而威,看着就是有事的,外面的人哪里敢阻止。

    更是明显吓到了,哪里还敢发出声来,后面总管太监紧赶慢赶的跟着。

    多半是追着皇帝来了,皇帝的脚程……也是太快了。

    太后一瞬间想到什么,她知道不止是她想到,下面的宫人也行起礼来。

    只有她稳坐着,秦王也转过了身。

    向着皇帝行礼。

    皇帝一走近,停下步子,看了过来,叫了一声母后,下一刻目光立马就移到了秦王的身上,像是要钻出一个洞来一样。

    可见皇帝的怒火。

    秦王也在叫父皇,叫父皇又如何,多半也没有什么用了。

    太后看在眼里,一句话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想,本来想叫的皇上两个字也叫不出来了。

    皇帝这个时候到来,显然是超过她想的,也是知道了一切的事实,不然不会这个时候到来,还是这个表情。

    皇帝可是一直不再踏足这里的。

    她想到这,看皇帝和秦王就那个样子,秦王低着头,皇帝逼人的视线落在他身上,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事情发展成这样,其实并不意外,无论是什么事发生了就会让人知道,皇帝知道只不过是让她没办法帮秦王,她想着皇帝的性子,还有秦王平时的性格。

    父子俩也是,曾经现在未来,一切都要改变了,她扫向一边还跪着的宫人还有总管公公,不由挥了一下手。

    叫他们下去,看皇帝还有秦王的样子!

    总管公公抬了一下头,看了太后娘娘,皇上还有秦王殿下,恭敬的应了,退了出去,手上拿着拂尘。

    退得很快,一眼就知道他是知道接下来的不是他能听的,他还是不要听的好,太后再看宫人,宫人更是头都没有抬一下就默默退出去了,不愧是她身边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让她很满意。

    她点了点头,宫人也好总管太监也好都退出去了,退到了外面,看不见了,她收回目光。

    秦王忽然抬起了头。

    太后的一句:“皇上,坐下来说吧。”还没有说出来呢,就知道不好。

    “说,你到底干了什么,还不给朕说清楚!”啪的一声,皇上似再也忍不住,手一挥,熙和帝俯身不知道从哪里抓起的一块东西就往秦王甩了过去,一声大喝带着冰冷和威严。

    啪的一声很响,直接就响在了耳边,也砸到了秦王的身上,秦王都来不及躲,可能也是没想到。

    还有就是不敢躲。

    秦王身上被狠狠砸重,看过来,脚步往后退了一步,而那东西砸过后就摔到了地上,在秦王身后,只能看到的是摔成了一片一片的碎片,溅落了一地,一块一块碎片都是不规则的。

    还有一地的水,茶水,这,这。

    “皇上!”太后吓了一跳,怎么会不吓到,她先顺着皇上的手看了过去,看到了皇上刚才手抓的地方,是她桌上放着的茶杯的地方,果然。

    一个茶杯就这样摔了出去,在盛怒之下,直接摔成了这样。

    熙和帝根本不看太后:“你是不是想造反?”厉声质问。

    秦王又叫了一声父皇:“父皇,儿子有错!”就要单膝跪下来,太后觉得秦王就不该这个样子说。

    他这样说不是承认吗,你看!

    “朕让你造反!”

    熙和帝又是一声厉喝,抓起什么又要摔过去,太后看到皇上的手抓的是茶壶了,不再是茶杯。

    “皇上,冷静一点。”太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敢造朕的反!”

    熙和帝又是一声大喝,茶壶摔了过去,秦王直接被撞得后退,跪在地上,秦王还是没有躲。

    “你是什么东西,朕让你——”

    茶壶同样是摔到了地上,摔成了碎片,都不行了,也是一地的茶水,流得更多,秦王额头上好像擦伤了,有血,太后看到,皇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