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说话不算
    皇上肯定也看到,可是不会在意。

    秦王自己也不在意,她又扫了一下地上的碎片,也可能是砸伤的,红了肿了,还有一点浸血,也是茶壶的嘴擦过。

    血一点点从秦王额头上浸出来,这些都代表着皇帝的心思还有怒火。

    秦王抬头:“父皇,儿子什么都没有做过,儿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字一个字很认真,也很重。

    那个样子无不在表明他真没做过。

    太后叹息,这样说有用吗,光看皇帝的样子,她就觉得没有用了,皇帝是认定了的,直接说了造反两个字。

    秦王!还不如说,不如说,太后其实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处在秦王那个位置也知道没法说。

    说什么都有罪,一开始就定了罪,在皇帝来这后,一切都由皇帝说了算了。

    熙和帝很想把眼前这个儿子拆开,想造他的反,还敢出现在宫里,他不让他知道一下谁才是皇帝!

    “还和朕狡辨,没有做过,什么也没有做,那些小道消息是什么,就凭你也敢造朕的反,让朕看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熙和帝喝问道,沉声带气,要是手边有剑,早就抽出剑来,把秦王劈开来好好看看了,只可惜他没有带剑过来。

    他竟然忘了带剑来,把这个秦王活劈了!

    既然没有带剑来,他上前一步,就要踢向秦王,一脚踢过去,踢向秦王,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太后看到,好在她这没有什么趁手的,才想着,就要阻止,叫了出来,她声音有些哑,嘶哑。

    “皇上!”

    “儿子请父皇派人去边关查探,儿子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秦王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可他知道父皇来这里,他就逃不掉,父皇知道了,不会让他离开的。

    父皇已经给他定了罪,认为他想造反,他会如何都是父皇说了算,感觉到父皇踢过来,他往后一退,也不是退,就是整个人仰了一下,然后皇上用力踢过来的这一脚就有些落空。

    这一落空,太后:“……”

    “还敢给朕退开,朕看你是真的想造反了,给朕跪着,朕要好好——”熙和帝大声的,带着极怒,又踢了一脚过去。

    在太后张开的嘴下,踢到秦王身上,秦王这次要是再敢退,皇帝也许会再忍不住!

    好在秦王没有再退。

    被皇帝踢得往后差点摔到地上,身上都是印子,皇上啊。

    “父皇。”秦王被踢到,看不出痛不痛,伤没伤到,反正往后退了一下,他低头道。

    看起来极为狼狈。

    太后都觉得痛,很痛。

    “朕就说你还敢躲,朕看你能躲到哪里去,还不是被朕抓住,以为朕不知道?朕会派人去边关查探,但在这之前朕要让你知道朕才是皇帝!”

    收回来了踢出去的脚,居高临的的俯视,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再踢出去。

    “父皇,儿子请父皇派人去边关查探!”

    秦王又跪下,还在说。

    “朕才是皇上,竟敢给朕蓄养私兵,朕要把你劈开看看你在想什么,拿剑来,朕活劈了他!”

    熙和帝就像没有听到,这时突然开了口,看着外面,就要人找剑来。

    “皇上,秦王。”太后不能不说话了,她要再不说,秦王真被活劈了就——皇帝真的要活劈了秦王吗?

    她的话一落,熙和帝根本不听,就对着外面,叫人进来,她再次道,很想拦下来:“皇上,还是不要——”

    必竟是你自己的亲生儿子,秦王猛的抬头,太后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是剑磨擦着地面发出来的,忽然想到也扫到了秦王身上佩带着的剑,对,秦王是佩着剑入宫的。

    她先前就看到了,不过只是一扫,没有看清楚,如今再看,很清楚,秦王确实带了剑,秦王一向喜欢佩剑,入宫也一样。

    每次入宫好像都是戴着佩剑,只是这一次好像不同,不只是佩服。

    而且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这一次与以往不同,秦王这样佩剑入宫,让皇上发现说不得就会多想。

    皇上不会发现吧,发现了可能会抽出来,直接就刺向秦王,不,还有一个可能,皇帝会觉得秦王是来刺杀他的。

    皇帝不会真的杯弓蛇影这样以为吧?

    一想到这,她就担心,也不知道秦王为什么要佩剑入宫,明明是入宫来说清楚的。

    “还说什么!”

    熙和帝根本不听,又是一声落下,打断太后的话,秦王就那样挺着,太后的目光变得复杂,不过她刚才的目光虽然只是稍微的一落,秦王感觉到了,他正处在最紧张还有敏感的时候,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他也不是傻的,从皇祖母的目光中知道皇祖母在看什么,他也把目光落在他的佩剑上。

    一转眼也想到了什么。

    他知道不敢佩剑入宫,只是。

    太后仍在心中叹息,发觉秦王看向佩剑后,就要说话。

    熙和帝不是瞎子,也看到了,不等他发怒,冲上前去抽出剑来,外面有总管公公进来,跪在地上,一连磕了几个头。

    然后抬起头来,小心得不行,算是打断了一切。

    让皇上的怒火发不出来了,总管公公自己不知道,但是太后哪会看不到,她不知道该放下心还是怎么,看着皇上,还有秦王,秦王该感谢一下总管太监。

    不过秦王要是敢说话,皇上可能就——

    只不过接下总管太监可能要承受皇上的怒火。

    “给朕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熙和帝陡然大怒,抓起什么就要扔过去,好像是一个木盘。

    装过点心的。

    一下子就砸向进来的总管太监。

    啪一声响,然后是噼里啪啦,很响,因为盘子砸中后还落到地上,里面的东西也是一样。

    总管太监更不像秦王,一点不敢躲,直接被砸中,又要痛一些天还有带伤。

    皇上,明明是你自己叫人进来的,你竟然这样说,你可是皇上,说话不算话了吗,这还是你自己叫人进来,要是自己进来的,你还不杀了了事。

    太后想着:“皇上!”

    熙和帝不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