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要出京了
    “皇上,太子殿下你的意思是,是指,皇上是要亲自教太子殿下你为君之道是吗?”公公还有侍卫都没有料到,对视一眼,眼中露出激动来,太子殿下虽然是太子可是皇上就没有怎么亲自教过太子殿下,现在,现在不一样了,皇上态度的改变代表什么,他们望着太子殿下,明白过来后很激动,激动的对着太子殿下。

    “你们说呢。”太子笑着,玩味的。

    他们看着太子殿下玩味的表情,相视一下,看着对方,知道这就是事实。

    他们又。

    “肯定是这样,太子殿下,皇上怎么突然,不过,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说明皇上是真的要把位置——秦王已经不行了。”

    公公还有侍卫说着,还要说什么。

    他们从皇上的改变里能看出很多,太子蓼下以后就可以跟着皇上,太子殿下能继位。

    他们这些服侍的也能水涨船高。

    “激动做什么,有什么好激动的,孤又不是要父皇教才行。”孤不过是觉得有趣,太子挑眉,自傲的开口。

    “是,太子殿下,只是皇上这样。”公公侍卫他们也想到太子殿下不用皇上教也过了这么久,皇上如今才改变,那——还要说。

    “孤差他教?”

    太子有些桀骜不驯又道。

    “是,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根本不用皇上教。”公公侍卫说:“太子殿下什么都会。”

    “你们跟着孤说什么。”

    太子道。

    “太子殿下。”听着太子殿下的话,公公和侍卫回过神来,渐渐也不再像刚知道的时候一样了:“皇上怎么会突然这样?”他们很好奇。

    “还能有什么,啧啧,你们说呢,当然是孤的太傅大人说了什么,孤要好好谢一谢。”太子没有等公公说完,挥了一下手,眯了眯眼,想着什么。

    孤的太傅大人啊,站了起来。

    孤也想去江南,不过孤要守在京城,看着父皇,父皇要是又改了主意怎么,孤还是在京城好好陪父皇。

    “太傅大人。”公公侍卫闻言也明白了过来,对着太子殿下:“是太傅大人和皇上说了,皇上。”

    加上秦王被关起来。

    “孤要的来了。”太子说了,嬉笑着,公公侍卫听着:“太子殿下,太傅大人,之后——”想着太子殿下说的。

    是,太子殿下要的日子来了。

    *

    太后的慈宁宫,太后病了,有些不舒服,躺在床上没有起来,躺了一天了,几乎是一天,反正吃喝都在床上,就那样躺着,因为一起来就头晕,身体也不舒服,不爽利。

    还有就是头痛加上人有点虚弱,身边的宫人一个个早上起来知道她不好后就要去叫太医。

    她没有让人去。

    也没有让人说出去。

    她们想要去告诉皇上,还有其余一些人,她也阻止了,一个都不许说,不许告诉诉,她不过是病了,不舒服,有必要传得到处都是吗。

    她会病也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气,别到时候叫皇帝知道了,又说她装的,或者为了玉妃,为了秦王。

    现在事情本来就多,她反正一个人,不管别的事,好好养着,她可不想再生气了,干脆谁也不要告诉,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有点着凉而已。

    过几天就好了,只是想到昨天的事,她还是生气,秦王的事先不说。

    皇帝那里也不说。

    宜妃过来,她是没有见的,不管宜妃说什么都没有见,宜妃就是一个……免得皇帝又想说什么。

    晚上没有怎么睡好,一是年纪大了不好睡,二是觉得在宫里呆得没什么意思,想要身体好后去山上住一阵。

    后来想好了,决定了,等身体好了就去山上住一阵,清静清静,什么也不想,放心不下皇帝。

    也要放下来,人家也不要她担心。

    不管他再做什么,可是想是这样想,她怕她会听到那个最不好的消息,玉妃啊,没有玉妃,她都会叫皇帝一起。

    何况有这个玉妃,拉着皇帝胡天胡地的。

    算了,她还是自己去,以前她是决定叫上皇帝一起的,皇帝的身体不好,去山上养一下更好。

    可以让太子监国,看一看,让秦王太子自己来,秦王如何被关了。

    如今,太子一个人,皇帝是可以走的,可是。

    不知道是不是没睡着受了凉还是真的是气的,之前生的气攒着,虽然后来都自己想通,没有再气,可是那口气总是梗着,加上昨天又气一场,就不行了。

    倒了。

    夜里睡着就有点头痛,天亮起来,更不好,头痛更吓人,晕乎乎,人很虚弱,身上好像有点发热,又像没有。

    不盖被子点冷,一盖上就热,还有就是咳嗽起来,以及有点鼻涕,别的还好,她让宫人按着以往的方子去熬姜汤之类的了。

    喝了再睡一下,明天可能就会好点。

    也不管这些宫人说什么,让她们住嘴,该干什么干什么。

    宫人们大惊小怪的,她让她们端点热水来,有了热水,多喝一点,多休息,就好了。

    她还是有精神的。

    虽然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以前,可以好起来要多几天,但只要好了就行,要是再加重,再找太医来看一下吧,皇帝那里她是一点也不想让他知道,小丫头也没有让她过来。

    说了一声不舒服,让人看着,要么写字,要么去看太子妃。

    太子妃常来,也常派人来,知道她不好,还特意来看过,她也没有见,不想和她说外面的事。

    也不想知道外面的事。

    可是还是有人过来说起皇上今天召了纪永叔入宫,纪永叔请了假要好像要出京一趟。

    皇上不知道怎么的召了他入宫,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秦王和太子。

    能有什么。

    太后想着,想不到,派去的人打听到纪永叔出了宫,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一起说了好一阵子。

    皇帝,纪永叔,还没有等她打听到具体的事,皇帝就召了太子过去。

    召太子又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她没有禁住。

    也让人去看了,盯在外面,不知道父子俩说了什么,只知道太子出来很高兴,带着人回了东宫,皇帝那里还是没有出来,后来的后来,也就是刚刚她知道了。

    皇帝要把太子带在身边,不知道是不是秦王被关起来,皇帝觉得只有太子一个儿子。

    和纪永叔说起,纪永叔提了建议,要把太子带在身边教了。

    要不然,她想不出皇帝怎么会突然把太子带在身边了。

    以前他可以从来没想过的。

    太子。

    “真是难得,哀家还以为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

    太后说起来,看向嬷嬷宫人。

    “太后娘娘,老奴们也没想到,皇上,皇上这是想清楚了,只有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储君”

    宫人嬷嬷跪在下面。

    “谁不知道,就他一个人不知道。”太后说,还是不满。

    嬷嬷宫人知道为什么。

    太后不等她们再说。

    “行了,不用再说了,在哀家看来这也是好事,太子本来就是太子,皇帝带在身边教一教,哀家也放心了,不用怕后继无人,太子,就算皇帝在玉妃肚子有什么,哀家可以带着人去山上呆一阵。”

    太后说起来。

    “太后娘娘。”

    宫人嬷嬷望着太后娘娘,听出太后娘娘话中之意。

    “去吧,不用再打听什么,也不要让人知道。”太后又叫了她们下去,她要躺下来,再躺一下,闭眼休息了。

    “是,太后娘娘。”宫人嬷嬷看着,问太后娘娘还要不要什么。

    太后娘娘什么也不想要。

    *

    纪尧和萧菁菁要离开京城了,出了京城,他们会去坐船。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