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坐不安宁
    她不想去想!

    没料到他还派了人来,还知道派人来,没有真的忘了!

    或者说他也是没有办法,不过这个时候,还来干什么,天都黑了,都要休息了。

    “太后娘娘,皇上知道你不舒服,请了太医,让——来看一看,之前皇上并不知道,还有宝珠郡主,皇上想问一下太后娘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跪在下面的人恭敬的想要说什么,望着太后娘娘,想到皇上。

    “不知道就不知道,哀家知道他忙得很。”太后想不发脾气,还是忍不住,在听了下面的人的话后发了。

    皇帝有空去玉妃那里,她这个当娘的病了不知道,此时才让人来。

    “太后娘娘——”跪在下面的人吓到了,知道太后娘娘发了火,不高兴,也知道太后娘娘为什么如此,皇上宠着玉妃娘娘,一边的宫人还有嬷嬷看了看下面的人,再看向太后娘娘。

    “行了,哀家不说了,他既然知道哀家病了,哪里会不知道哀家是为了谁。”

    太后打断了下面的人说的话。

    “太后娘娘,皇上有事,而且。”

    下面的人还要说。

    “哀家好得很!不用他担心,不想再听。”

    太后直接截住他的话,不想再说,再问,带着不耐烦,一幅再说就生气的样子,挥手让人下去,回去,不管怎么和皇帝说。

    她不需要他的关心。

    下面的人不敢再说,太后娘娘生气了,只能叫了一声:“太后娘娘……”

    可是太后哪里会理他。

    “下去吧,哀家要休息了,不想再说话。”太后站了起来,就要离开,示意一边的宫人嬷嬷。

    “是,太后娘娘。”宫人嬷嬷在一边早就看着,对上太后娘娘目光,马上应了一声,走了出来,太后走了,她们留下来。

    “太后娘娘要休息了。”她们看着皇上身边的人。

    *

    熙和帝奏折已经批完了。从天黑之前就离开了养心殿,带着人,也没有去御书房,而是到了玉妃的宫里。

    总管公公陪着皇上,跟在皇上身后,到了玉妃娘娘宫殿,皇上进去,他守在外面,他看了看四周,听着里面的动静。

    陛下又和玉妃娘娘在一起,就算听到太后娘娘生病也没有这样,宝珠郡主身体皇上也不关心。

    只想着玉妃娘娘,别说去看太后娘娘,派人去还是出来的时候,他装作不经易提醒。

    皇上才沉着脸叫了人。

    皇上,他见着玉妃娘娘身边的人,往里面望了望,皇上不到明天天亮是不可能出来。

    离不开玉妃娘娘的。

    甩了一下拂尘,他只能等在这里,一会夜深了,可以去一边休息一下,皇上不知道和玉妃娘娘是在吟诗还是作对,还是红袖添香?

    玉妃娘娘在,皇上就高兴,皇上喜欢玉妃娘娘红袖添香。

    “公公。”

    “……”

    总管公公看了过去,甩着拂尘,端着架子还有脸,他知道是叫他去休息的,这可不行,他还要守着。

    陛下万一有事,熙和帝果然是天亮才从玉妃身上起来,梳洗更衣后走了出来,总管公公等着了:“陛下。”

    “回去。”

    熙和帝看了他一眼,开了口,走了出去,总管公公忙跟上,看了一下一边的人,熙和帝回到了前面,一下子才想起来母后的事。

    昨天他不高兴,觉得母后又是在找事情做,他也没有那个心,心情不好,只想找玉妃。

    忙完就带着人来找玉妃了,要不是这个狗东西的话,他还不会派人去看母后,如今,人呢,他总要知道一下。

    总管公公听到皇上的话,看到皇上的目光,感觉出来什么,他望着陛下,拿着拂尘:“皇上,人在,皇上要见,老奴派人去,太后娘娘。”

    他想到听到的,也说了出来,只是有些吞吐,不知道如何说。

    他望着陛下。

    熙和帝既然问了,就没有想过放过,见眼前狗东西的样子,还有欲言又止的表情,他还能想不到?

    想到什么,还是问起来,再问了一遍,用脚踢了一下,威严的沉着脸,不悦的。

    “朕在问你,你倒是给朕说,母后那里怎么了?”

    朕要知道!

    “陛下,太后娘娘没有说什么。”总管公公低下头,微俯着身,被陛下一踢一痛,忍着站起来,在半路上向着皇上说了他问出来的。

    皇上知道又会怎么想?

    太后娘娘倔住了,他觉得,皇上也是。

    他从听到太后娘娘的话,就在想,皇上知道会怎么说。

    熙和帝也没动,站着,听着,听完了他的话,母后这是还在怪他还是宠着玉妃?

    怪他那个时候才派人去?不亲自去看她?

    他为什么要去看她,明明知道她是装病,母后以为他不知道?看不出来,母后还要用玉妃威胁她,母后要装病就装,他是不会去看她的。

    “母后喜欢怎样就怎样吧。”他说了一句,转过身来,就往前走,继续走。

    “皇上。”总管公公听了,皇上!

    *

    宜妃,宜妃坐不安宁,她站起来又坐下,下面跪着的宫人嬷嬷一个字也不敢说。

    宜妃娘娘从殿下被关起来,秦王府被围住,找到小公子姑娘放到身边,她去找太后见不到,皇上也不见她。

    只在玉妃娘娘那里,她要闹还被赶回来,被皇上差点送到冷宫,回来就找了人,要害太子殿下开始,就是这样。

    她们知道,都知道了。

    娘娘派去的人不知道如何,娘娘在东宫安排了人,安插了不少暗子,好不容易,用了很久时间才安插进去的。

    娘娘下了命令,不管如何,都会动手,一击击中,要太子殿下的命,只在时间长短,

    在娘娘看来一切完了,都要死了,大家都要死,不如就这样,不要再管,直接下手,太子说不定不会想到。

    太子殿下死了,秦王殿下还有机会,太子殿下中招了吗?

    她们不知道,她们也是要死的人。

    宜妃只要太子死,太子为什么还没有死,她等不下去。

    “娘娘。”

    下面的宫人要说什么,被一边的宫人捂住嘴,看向娘娘,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