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能有何事
    比在马车上好,也不再提卫世子,可能是上了船,不像先前了。

    凡公子还有云表姑娘所出的公子都在四爷那里,四爷一起教着。

    “对了。”赵嬷嬷想着叶姑娘又发明的另一种养颜的面膜,和郡主说了,萧菁菁觉得脸上补充了不少水份,就像叶蓁说的,摸起来不再那么干,赵嬷嬷一见郡主的动作。

    她也不由摸了一下。

    她这老太婆也受了影响,不得不说,还要说,萧菁菁听着。

    外面来了人。

    “夫人——”

    “是谁?”赵嬷嬷问了一声,外面的人回答了,赵嬷嬷听到,看向郡主,萧菁菁也听见了。

    赵嬷嬷:“是叶姑娘还有云表姑娘,二夫人一起来了,带着锦姑娘,要来找郡主玩牌。”郡主要玩牌吗?

    听说离江南还要一阵子,还要走些天才能到,这是上了船过了些天过腻味的人问叶姑娘,叶姑娘说的,还有叶姑娘身边的人也是来过的,知道时间,他们算起来在船上走了不少天了。

    想到还要在这上面,不能脚踏实地的,就不舒服,赵嬷嬷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可能有些人习惯,喜欢,她不行。

    这些船上的人常年累月的在这上面习惯了。

    在船上,船再是大,也不如在平地上平稳,总是有点晃动,尤其是有时候,夜里睡觉都不安心。

    总觉得船会翻了一样,担着心,担心所有,担心郡主,怕在船上不好,出了什么事,尤其是夜里,那种睡不安寝的感觉挥之不去,她好几夜没有睡好了,不能心里踏实,平地上那种踩着地面的感觉她都有些想不起来了。

    还要些天才能下地。

    她很想到平地上走一走,以前不觉得,只觉平常,等到上了船才知道那时多可贵。

    不止是她,不少人和她一样,刚上船那会好几个人不舒服,吐了的,她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吐得昏天黑地的,站不稳,也觉得头晕,晃得厉害。

    这是她怎么也没料到,曾以为活了这么多年,什么都见识了,还以为自己不会吐呢。

    要吐也是别的人,不想,她以为的人,像七巧冬菱那两个丫头就没有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的是让她都没有想到,也没有什么症状。

    就像是在平地上,让她不得不刮目相看。

    她可是知道有人一上船就会晕船的,怕郡主也会这样,郡主有身子,更是要小心,可能会吐得昏天黑地。

    不想郡主并没有,连带着的大夫都没有用上,郡主好好的,四爷也好好的,小公子们也是,二夫人锦姑娘也好。

    叶姑娘不说了,云表姑娘有点不好。

    “既然蓁妹妹她们来了,就请进来,玩牌就玩吧。”萧菁菁这会开了口,笑了笑,对着赵嬷嬷,没有说什么,赵嬷嬷还没有想得完就听到了。

    “郡主,玩一下也好,打发时间,不然。”光是绣东西别的也费神还有眼晴。

    郡主不能一直一个人。

    叶姑娘她们过来,可能就是想着郡主一个人,来陪郡主的,吵是吵了点,也行,她退了出去。

    萧菁菁看着。

    *

    时间如白马过隙,再是无聊,再是腻烦,船上的日子还是要过,赵嬷嬷知道马上就要到江南了,云表姑娘脸上的疤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天天坚持内外调养下好了些,不那么起眼。

    再上了妆,更好了。

    云表姑娘精神都好了,叶姑娘更是高兴,这一天过来:“菁姐姐,要到江南了。”

    这不用叶姑娘说赵嬷嬷她们也知道,郡主更是知道。

    赵嬷嬷几人没有说话,萧菁菁:“嗯,蓁妹妹成亲的日子也近了。”

    “菁姐姐。”

    叶蓁有点不好意思,赵嬷嬷们看着,叶蓁说起到了江南不知道会有谁来接她,和郡主说起不知道这次成亲后会如何。

    看样子叶姑娘也担心,她们还以为叶姑娘从来不担心呢。

    觉得再次成亲就一定会过上想要的日子,在她们看来,成亲后肩负的东西就多了,不过想到叶姑娘性子,又觉得叶姑娘不是会肩负什么的。

    夜里萧菁菁和四爷也说起要到江南了,小猴子禛哥儿几个小的在船上呆久了,也不想再呆在船上。

    京城不知道——

    “小猴子他们一直在船上——”

    “菁儿,这两个臭小子整天就知道和菁儿告状!”纪尧笑,看着她握着她的手:“菁儿。”低头一亲。

    萧菁菁:“不知道京城。”

    “京城的事自会有人管,菁儿,在船上,在这里,为夫想……”想什么纪尧没有说,难得在船上可以好好的,肆意的,他亲了又亲。

    萧菁菁:“四爷。”回抱着四爷。

    京城纪府,纪老夫人算着日子,和身边的张嬷嬷说着话。

    事情忙完,没有事,闲着,宫里的没什么可说。

    “老四一家子不知道到了江南没有,走了一阵了,要是到了不知道如何,要是没有,不知是在船上还是。”这一路就是好久了,纪老夫人开口,叹息,她说了起来,好多天没有看到,想几个小的,几个大的。

    不管是大的小的都是她惦记的对象。

    大的也是她心头肉,小的更是。

    她再是找了事情打发时间,还是想念,时不时就要想起来,念一声,不知他们走到哪里。

    会不会有事,信也没有,也没派人回来。

    “老夫人,老奴算来应是要到了。”张嬷嬷回答,她是算过的,觉得可能还没下船,纪老夫人也觉得是,她这几天见过吴老太婆。

    也和她一样,惦记着老四媳妇,还有……

    张嬷嬷见老夫人不知道想什么,也不在说,宫里,

    慈宁宫里。

    太后准备去五台山了,不少人已经知道太后娘娘想去五台山礼佛,太后没有管这些人说什么。

    本来很快要。

    没想到收拾一下子过去了这么久。

    不能再拖了。

    皇帝知道就知道。

    皇帝知道后派了人来和她说,会派人送她去,呵呵,她需要他派人送吗,她再不济还是太后。

    他还是好好和他的玉妃一起吧。

    熙和帝知道了母后要去五台山并没有在意,他最近身体不好,又有点不对,脾气很是不耐。

    总是爱发火。

    太后也听了,听到的时候不是沉默,最后还是挥手,没有出声,不久带着人出了京,在人的恭送下,去了五台山。

    不少人送太后娘娘出京的,太子知道更是专门请了假来送,更是想要亲自送太后去五台山。

    还是太后没有允许才没有。

    太子是她的依靠了。

    她靠不了皇帝,皇帝也不允许她这个母后来靠着,她就指望太子。

    “皇祖母慢走,孤等皇祖母回来。”

    “好。”

    太后点头,她离京,皇帝就派人送一下,真是,望了一眼皇宫,她走了。

    太子送走皇祖母,他知道有人想对他下手,捂着嘴,咳了几声,他的病又发了。

    有人想要孤死。

    想要孤死了腾位,还有父皇,啧啧,他笑着,要不是他的人一直盯着,孤说不定死了。

    他看着一个方向。

    不知道看到孤还活着,没有死,那个女人有没有气死?

    啧啧!

    会不会再想别的办法。

    宜妃是要气死了。

    她明明动手,太子还不死!

    *

    熙和帝是母后一走,更加随心所欲了。

    处理了政务,他起来,不想头又晕了一下,眼前又有些发黑,他站了一会,才好点。

    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总管公公一进来见到,忙:“皇上,你?”

    “朕——”

    熙和帝想说朕没事。

    朕有什么事。

    忽然有些站不起来,手颤着,总管公公发现了,皇上的手,皇上,皇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