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该被害了
    皇上不止手颤着,也站不稳了,皇上好像又犯了病!

    “皇上,老奴扶你坐下。马上去找太医过来。”总管公公冲上前,扶住皇上,急了,说完了话,就要去叫人,手中的拂尘也拿不住了,一下子落到地上。

    啪一声响。

    根本顾不上去捡,只望着陛下。

    “找太医干什么?朕,朕还好,有什么——”熙和帝虽然不行,可是他还是强自撑着,不想让人知道,就和之前一样,听到总管太监的话,不悦的沉声道,看向他,眼中都是不高兴。

    “皇上,你真的没事吗,老奴觉得,还是去找太医来看看。”

    总管公公还要再说什么。

    “朕说了,朕没有什么事,朕很好,去干什么。”

    熙和帝这时挥了一下手,生了气,不想再让他扶着,一个人站着。

    总管公公被皇上推开,根本不敢退开,站在那里看着皇上,皇上的样子明显就是有事,哪里像没有事的?

    熙和帝挥开总管太监,站了一步,然后头更晕,眼前又是一黑,手也颤得不行,又是一晃。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真的不行了,不能再这样不找太医,想像方才说的一个人不行。

    “皇上,皇上!”

    总管公公吓到了,这次是真的吓到,一把扶住皇上,皇上已经往下倒了,他用尽力气扶住皇上。

    一边扶着一边望着皇上,着急得不行,很想跑出去。

    “朕……的身体。”

    熙和帝还清醒着,一个字一个字,盯着他说了起来,还想要说什么,没有说出来。

    “皇上,老奴悄悄去找太医来看一看吧。”总管公公却知道皇上的意思,他说了起来。

    熙和帝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知道自己的情况,随着他的手,坐了下来,坐到御案前,挥手,让他去。

    “皇上,老奴快去快回去,马上就回来!”

    总管公公担心忙跑了出去。

    熙和帝又嗯了一声,看着自己颤着的手按着发晕的头,感觉到胸口针扎一样的刺痛还有难受。

    他,他不行了,不止是手颤头晕,整个人站不住,连站起来也不行。

    该死,该死的东西,他手一挥,一拂,突然把御案上的东西全部都扫到了地上,一阵噼里啪啦的响。

    都摔成一团,一片狼藉。

    朕的身体不能有事,朕要好起来,朕,熙和帝手撑着御案站了一下,想起来,可是根本站不起来。

    整个人差点又是一晃,倒到地上,朕这个样子绝不能叫人看了去。

    就在这时,出去的总管公公回来了,一路小跑进来,到了面前:

    “皇上,皇上,老奴已经安排了人,去了,马上就过来,皇上,你怎么?”他看到皇上站起来的样子。

    “朕的样子不能让人知道,你应该知道,朕不能叫人知道朕现在的情况。”

    熙和帝忽然抬头,对着他慢慢的说道,威严冰冷。

    “老奴知道,老奴。”总管公公听出了皇上话中的意思,见总管太监已经办妥,熙和帝脸色才好了一点。

    没有太久,总管公公又出去了一趟,见到了过来的太医,他说了一句,迎了太医进来,让太医给皇上检查,还有把脉。

    熙和帝坐着,看了过来。

    “皇上!”

    “……”

    过了片刻,太医给皇上把了脉,也检查了,心里多了惊惶,面上不敢表现出来,皇上,皇上,总管公公看在眼里忙问起来:“皇上的身体不知道……”

    熙和帝没有说话:“朕到底?”他的手已经没再颤,能忍住,别的他也忍着,不想让太医看见。

    说是说,他是皇帝,绝不允许在一个太医面前示弱。

    “皇上,你的身体很不好,而且,”

    太医忽然跪了下来,跪在地上,说了什么,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说了几句不敢说完。

    不一会,又是一阵噼里啪啦响还有威严的质问。

    总管公公声音也响起。

    *

    太子又得知了父皇找了太医,啧啧,看来父皇又犯了病,父皇还是怕孤知道?父皇整天在美人怀里,怎么能活得久。

    他也该病一场了,口中又咳了一声,一连咳了几下,才觉得舒服一点,拿过公公递来的干净手帕。

    他捂在嘴上,咳了几下,啧啧,丢开帕子,他本来该和父皇一起的,但皇祖母走后,他就发了病。

    咳了起来,受了凉,向父皇请了假,父皇也可能是看他看得腻了,也同意了。

    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别又犯了,把身体养好,还不高兴的问他不是说身体好了,怎么还是这个样子,病怏子一个,到底是不是真的好了,还是哄骗他!

    父皇以为孤是他?啧啧,孤的病当然好了,不过孤想病一场还不容易,只要想就能做到,他要让父皇觉得他的身体还是弱,威协不到他。

    秦王关着,皇祖母走了,他可不想父皇把眼晴盯在他身上。

    宜妃不是想让他死吗,他就病一场!

    太子笑得玩味。

    “太子殿下,皇上很不好。”

    “父皇每天在美人身边,怎么能好起来,你们说呢,美人深情,父皇怎么能负,孤都羡慕父皇。”太子准备让父皇知道一下,孤不止病了,孤还被人所害,有人想要孤的命。

    “殿下。”

    “孤的话你们听到没有?”太子笑着问下面跪着的人。

    孤要不要去看下父皇呢,然后再让父皇知道有人想害孤,宜妃那个女人不知道会不会高兴起来。

    *

    熙和帝等到太医走了,开了药,让人下去熬,总管公公出去,没有再处理事情,让人扶到了寝宫休息。

    他没有精神再处理事情,也不想见任何人,更不想去别处,连玉妃那里他也不想去。

    总管公公进来。

    他出去吩咐了一下,进来,不知道怎么说,行了一礼,皇上的身体很不好,太医说皇上的身体必须静养,皇上多年操劳,身体亏损严重,最好是不要下床。

    可是皇上。

    他看着皇上。

    “皇上,老奴安排人去熬药,皇上休息一下吧,太医说了。”

    “朕看来是不行了,太子的病好了没有?”

    ------题外话------

    这两天又卡文了,请见谅。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