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已经醒来
    宜妃再是怎么盼太子去死。

    太子还是没有死,可以说解了一半的毒,宜妃什么也不知道,总管公公动了刑,那几个审出来的,总管公公就算还没有严刑逼出什么。

    也有了点……

    主要是总管公公想到了太子殿下身边那几个审问过没有问题的,从他们那里得知了一点什么。

    再一翻册子再一查,哼!

    更何况重刑之下,难得勇夫,更别说是东宫的宫人什么的,总管公公没有审问出来也不敢去见皇上,时不时会进来问太子殿下可醒只可惜一直都没有。

    太子妃还有身边的人,太子身边的,以及偏殿的就像想的。

    没有人离开。

    到了天亮,太子都没醒,太医们又来了,又要给太子殿下解毒了,太子妃还有身边的人以及太子殿下的人都关心。

    夜里,她们也不是没有叫过太医过来看,太子殿下就没有醒过,她们如何不担忧。

    太医们当时不是说太子殿下自然会醒,这么久了,她们只好找了太医过来看,看过知道太子殿下是好的,才稍放下心,等了又等,等了一夜,偏殿里的也差不多。

    太子妃身边的嬷嬷一出去得知,也有点佩服,总管公公也过来,在太医为太子殿下又解完毒后。

    太子已经醒了,他看到了太子妃,看到了围在身边的众人,身边平常服侍的人不说,太医们在说着什么。

    总管公公甩着拂尘站着,候着。

    太子妃带来的人,尤其是太子妃坐在他身边,太子扫了一眼,没有再看,而发现太子殿下睁开眼,突然醒来。

    在场的都高兴起来,也激动了,就是太医们也是,别说别的人了,总管公公,太子妃太子妃身边的人,还有太子身边服侍的。

    “太子殿下,杂家等久了,你可是醒了。”总管公公甩着拂尘最先上前,他可是代表着皇上。

    尖着嗓音,笑着道。

    “杂家一会就派人去通知陛下,告诉陛下,太子殿下醒来了,陛下想必会很高兴!”

    “公公。”太子说了一声,声音很沙哑,还要再说,他也说不出来,总管公公也不让太子殿下再说了。

    “太子殿下不要说了,杂家代表陛下在这里害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刚醒过来,身上的毒还没有清完,不要多说了。”总管公公笑着又道,向太子殿下行了一礼。

    “好。”太子点头,不知道父皇是不是高兴,笑着,挑了一下眉头:“孤知道了。”

    “殿下,殿下你可算醒来了,老奴几个吓死了,殿下,殿下都是老奴几个没有用,才让殿下——”

    太子殿下身边服侍审问后没问题的几个一下子扑上前去,不停磕头,说起来。

    请起罪来。

    还不等人说和反应再看什么。

    “太子殿下你身上的毒臣几个已经解了一大半,再解一次就好了。”太医们一商量,太医院的院判大人也说了话。

    他直接道。

    “孤知道了。”太子又笑了一声,笑出了声。

    这一笑可不得了。

    “是啊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醒来,老奴不知道多高兴!”

    太子妃身边的嬷嬷也上前,高兴激动的也插了一句话,她见太子殿下一醒只顾着和总管公公说话。

    似乎只看得到总管公公,看不到娘娘,也看不到她们,太医就算了,她们还有太子殿下自己身边的人也算了。

    娘娘呢。

    娘娘就在一边,太子殿下也不说问一声,娘娘也不方便自己出声,她便代为其劳的出了声。

    虽然总管公公代表的是皇上,可是娘娘,自家太子妃娘娘等了这么久,她替娘娘心疼。

    她是代表太子妃娘娘。

    后来又顾着和几个服侍的说话,还有太医们,她不能再等下去,太子殿下总是这样忽略娘娘。

    太子看过来,还是笑着,那笑嬷嬷看得一滞,不如太子殿下一向如此,她一想,就又要说。

    “太子殿下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老奴了,还有吓死娘娘还有皇上,你不知道。”她激动得不行,向着太子殿下行了一礼,跪在地上就说起来,说到你不知道后面停了下来,没有再接着说,像是意味深长,又像是不知道如何说,语气却十足。

    还看向太子妃娘娘。

    那姿态还有扑上去的样子,和太子殿下身边的人有一拼。

    叫人叹为观止。

    “娘娘,你看你守了殿下多久!太子妃娘娘从知道殿下出事开始就担着心,一直在这里守着,皇上来了……”她跟着又把娘娘来的经过说出来。

    每一句都是向太子殿下表明娘娘的付出,也不是明说,就是话里话外。

    让太子殿下感恩她们家娘娘做的,还有为太子殿下付出的。

    太医们插不上话。

    总管公公:“……”看向太子妃娘娘还有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的样子,太子妃娘娘为什么不说?

    太子殿下身边审问过后没问题的人倒是点头,太子还是笑着。

    太子妃站着,没有说话,在太子醒来后,她就没有再坐在床榻边上,站了起来。

    “殿下没事就好,醒来就好。”

    宫人放松,嬷嬷心中点头,总算没有再想,再次向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娘娘一夜没有睡,都在这里。”

    她再一次恭敬的向太子殿下表明。

    “嬷嬷不要说了。”

    太子妃打断。

    “可是娘娘。”嬷嬷还要说。

    太子在这时笑起来,望着太子妃,眼中带着什么,含笑:“多谢太子妃,孤会铭记在心。”很有君子之风。

    叫人没有料到,都怔了下。

    嬷嬷等还没有回神。

    太子妃:“殿下好起来就好,我是太子妃,你想用什么吗?”问起来,宫人还有一边的人也听着,太医们退开,总管公公向太子殿下行了一礼,要去吩咐人了。

    他不想留在这里看太子妃娘娘和太子殿下——

    “殿下,杂家先走一步。”

    “……”

    太子就算醒了,知道的人也少,经过最后一次拔毒,太子因为醒了,拔最后一次毒的时候就不像前两次了。

    很是难受了一番,脸色都惨白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