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仗头木偶
    她也陪郡主看过木偶戏。

    京城也有。

    郡主是喜欢木偶戏的,她还记得,府里,不对是安郡王府里郡主住的院子里还有木偶呢,还有面具。

    可以自己玩耍,郡主这几年很少看木偶戏,也没有提起,她们也忘了,四爷竟然记得。

    四爷怎么想直来带郡主过来的。

    四爷肯定知道郡主喜欢,也看到郡主收藏的木偶,派人打听到扬州也有才会今天一起来。

    不过扬州的木偶戏——不知道和京城的有什么不一样?

    看起来就不太一样,所以她一开始才没有认出来,直到过了一会,才认出来是木偶戏。

    扬州的木偶……

    她又看了几眼,听了起来。

    她听到旁边的有人在说什么,隐隐听到点,还有四爷也在和郡主说。

    她收回心思,认真听四爷说起来,七巧冬菱还有几个丫鬟也听到,看过来,侍卫们守着门口。

    不让人随便进来。

    “木偶戏。”七巧冬菱两个丫头好像在说,赵嬷嬷睥她们一眼。

    让她们不敢再出声。

    “扬州木偶戏又称为傀戏、窟儡戏,菁儿,你知道吗,以”刚柔相济“”细腻传神“称于世!”纪尧正在和菁儿说着。

    细细为菁儿讲道。

    萧菁菁见猎心喜,看向四爷。

    纪尧低低的:“为夫知道菁儿喜欢木偶戏,打听到后,带菁儿来看看,算是一个惊喜,虽然和京城的木偶戏不同,但是。”他看着戏台上,让菁儿也看着。

    “我知道只是没看过,现在。”

    萧菁菁回过神来,侧过头来,看着四爷,她知道木偶戏有几种,只是并没有见过,现在看到了,她目光又看向戏台上面和四爷一起。

    上面正演绎着。

    “那菁儿就好好看。”

    纪尧抓着她的手没有再说,低笑了一声。

    萧菁菁应了一声,然后:“四爷我很喜欢。”她又望着戏台,看得认真,纪尧也和菁儿一起看起来,赵嬷嬷和七巧冬菱几个听到这里,也都点头,四爷还真是为了郡主。

    这时四爷又继续和郡主说,她们再次听着。

    纪尧接着向菁儿解释:“以前就知道菁儿喜欢木偶戏,终于陪着菁儿看一次。”轻轻的一笑,笑出声来。

    “四爷。”

    萧菁菁又看过来。

    “看吧,菁儿,。”纪尧说,笑着让她回头,萧菁菁目光转回去,然后——

    “这种木偶,和提线木偶还有布袋木偶齐名,三者都很出名,都是木偶戏,菁儿看过布袋木偶还有提线木偶吧。”纪尧又道,在菁儿的耳边。

    萧菁菁点头,她看过,这一种是。

    四爷想说什么?她想着。

    赵嬷嬷也听完了,觉得四爷真是了解得多,也想知道四爷还想说什么,七巧冬菱等近的,没有一个没有听到。

    心里也是想知道四爷紧跟着要说的是什么。

    “最早的时候只有木偶戏,后来才有这三种的。”纪尧细细的道。

    “……”

    “这种叫仗头木偶,杖头木偶一直都是艺人躲在幕后表演,唱念做打都是靠一个演员来完成,木偶戏所用乐器有很多,二胡、鼓、锣、钹子等,包括灯光、布景等,一样都不能少,菁儿你听一听。”

    纪尧手放在菁儿的耳边,摸了一下,让菁儿用心的听,是不是不同。

    萧菁菁顺着四爷的手,她觉得耳朵发痒,不过还是没有动,纪尧也跟着一起听起来。

    就是赵嬷嬷几人也不由自主照作。

    七巧冬菱更不用说,在场的,只要离得近的,侍卫远了一点没有。

    一时之间静下来,而且变得格外的静。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了一样,静静的听着,心跳声都能听到。

    听着听着,好像听到了什么又没有听到,赵嬷嬷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回神了,她看看左右还有右边。

    觉得自己怎么也傻了,四爷是叫郡主听,可是郡主了解木偶戏才听,她跟着郡主听什么,什么也没听出来,还浪费了时间,她可不像郡主懂这木偶戏。

    也就能听出演绎的是什么。

    她也不是很感兴趣,她来是好好服侍郡主和四爷的,不是来听这戏唱的什么。

    再看七巧冬菱这几个丫头也和她刚才一样,也在听着,更不悦了,听什么听,她们也和她一样,什么都不懂,能听出个什么来。

    不过是浪费时间。

    她叫了一声,当然为了不打扰到四爷和郡主,她的声音不大。

    只是低低的叫了一声你们,带着点不悦,加上七巧冬菱这几个丫头都在她身边,倒是听到了。

    七巧冬菱还有几个丫鬟很快醒了过来。

    而后就东张西望,像是在找是谁叫她们,真是叫她生气。

    几个臭丫头还看什么,没有看到她?看来是听得连她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忘了。

    “是我叫你们,在看什么。”赵嬷嬷又压低声音道,不过没有叫出来,而是拉了她们,这下总知道了吧,四爷和郡主还凑在一起,想来是没有听到,她没有打扰到。

    她最怕的就是打扰到四爷和郡主说话了,这几个臭小丫头偏让她几次开口,再傻在那里,她一定要好好——找她们算帐。

    “赵嬷嬷?”

    七巧冬菱几个左看下,再听到赵嬷嬷的话,被拉了下,愣了愣,终于是意识到是赵嬷嬷在叫她们,看了过来,想要开口,赵嬷嬷目光制止。

    让她们没有说出来,只能睁着一双眼晴。

    “你们在干什么?”

    赵嬷嬷又小声的,再瞪她们一下,她觉得这几个丫头该是明白她指的什么,不会再像方才那样了。

    七巧冬菱是明白了,她们知道嬷嬷是什么意思,可是几个丫头没有,她们还想说话,对上赵嬷嬷瞪过来的目光,赵嬷嬷的目光一直瞪着,要说可怕也可怕,要说不可怕也不可怕,虽说不知道赵嬷嬷为什么瞪她们,还是学着七巧冬菱没有再说。

    她们:“……”

    赵嬷嬷见状,看了一会,心里总算高兴了一点。

    不管她们懂没懂她的话还有意思,还是跟着七巧冬菱那两个,没再跟着郡主和四爷学就行了,她也不再管。

    好好服侍就行了。

    比如现在,郡主和四爷来了这么久,也说了这么多话,说不定想喝水,她示意一边的七巧冬菱,指着茶水还有点心,没有眼色,还不去。

    七巧冬菱见罢上前去,丫鬟还站着,赵嬷嬷看着四爷郡主。

    “菁儿,听到了?”

    纪尧没有再倾听,轻轻问起菁儿,萧菁菁也笑起来,侧过头,她听出来了:“不一样。”

    “唱的是大禹治水。”纪尧说,萧菁菁颔首。

    “人物是很逼真,就像真的,神像粗犷,这就是仗头木偶,和布袋木偶不一样,也和……”纪尧压低声音,说了不少。

    萧菁菁同意,也对比起来,她发现她也喜欢这样的木偶。

    “郡主要是喜欢可以收集一套。”

    赵嬷嬷这时。

    “嬷嬷。”萧菁菁看过来。

    纪尧笑笑:“可以。”

    “郡主听到了,四爷,这么久了,要不要喝点茶,老奴让人去沏一壶新的,还带了茶叶。”赵嬷嬷这一会小声的提议。

    “去吧。”纪尧道,萧菁菁没说话。

    赵嬷嬷得了四爷的话,看向七巧冬菱,很快出去,新沏了茶水过来。

    这一天,四爷和郡主看得很开心。

    走的时候郡主真的让人去收集一套,四爷派了人去。

    回到府里。

    天已经黑了,第二天二夫人还有云表姑娘派人来问郡主和四爷去哪里了。

    郡主在下面的人收集了仗头木偶后送了二夫人云表姑娘也就是卫世子妃一人一套。

    *

    三日回门,叶蓁一大早就带着姑爷回来了,赵嬷嬷等守在外面,一下子看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