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黄莺出谷
    要是出现在人多的地方会吸引不少小姑娘。

    这一路来又不是没有遇到过,不止一次,还一度让小姑娘投了瓜果,真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不对,只是这些天这位三公子戴着面具。

    叶姑娘让这位三公子戴上的,每次遇到被吸引的小姑娘都要叶姑娘出面。

    叶姑娘可能是不想再烦,以前喜欢三公子的脸,成了亲后可能又觉得太招摇,太吸引小姑娘,不想让人看,让这位三公子戴了面具,以此避免,不知道哪里找的面具,画得很花,看不出是什么,好像是叶姑娘亲自做的,她们也觉得这样好,老是遇到一些小姑娘,也影响她们的游兴。

    不知道以前叶姑娘和这位三公子是怎么出门游山玩水,是不是也是这样,还是说不露面,这位三公子单独的时候又是如何,没有遇到叶姑娘之前。

    赵嬷嬷没有再想,这不关她的事,从这位三公子身上可以看得出他是被看习惯的。

    如今戴上面具只能看到半边脸,不那么吸引人,可也多了股神秘感。

    也是分外吸引人的,只不过这位三公子总是跟着叶姑娘。

    就没有那么惹眼。

    反倒把四爷显了出来,她们由于四爷身上的威严还有一向没有多少人敢靠近四爷,因为每一次都是这位三公子吸引小姑娘,因此她就没有往四爷身上想,没想到这次的小姑娘看着四爷。

    按理说小姑娘也该看向这位三公子,为他着迷。

    不知道现在看到三公子会不会改变?

    她很想让这个贱人看到三公子的样子,就不用盯着自家四爷了,郡主也不用担心,还有——

    郡主和四爷。

    萧菁菁:“……”突然没有再走。

    赵嬷嬷一看不知道郡主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个贱人的目光,准备说点什么,郡主一定是不高兴,四爷。

    “菁儿怎么不走?”纪尧依然没有看对面的人,问着身边的菁儿,拉着她,轻轻的问。

    “有人。”萧菁菁道。

    “那又如何,与我们何干?”纪尧一笑,赵嬷嬷也听到了,她刚才没说就是想听一下四爷怎么说,本来还想说那个贱人,听到心里高兴了。

    四爷说了与他们何干,郡主想来也满意了。

    看了过去。

    那个贱人还是那样,要是听见四爷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到?她派过来的人过来,到了面前,停下步子。

    看样子没有听到四爷的话,要是听到就该有点自知之明。

    快点办了事走开。

    “不好意思,姑娘的帕子不小心——也是无意冲撞,我们过来捡起来,姑娘的贴身之物不能留在外面让人捡到,请行个方便。”过来的人开口,先见了一个礼,然后说了起来,话没有说完,但里面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帕子不能有失,就算扔了,倒是很有规矩,就要往帕子掉的地方去。

    赵嬷嬷:“哼。”在心中想,还是不待见,行什么方便,又没有人不让她们过来捡。

    就像四爷说的,有什么必要说,恐怕是想让四爷捡,四爷没动,只好自己来。

    不要脸的!

    也知道是贴身之物不能丢掉,让人捡到,为什么还不小心?

    想让四爷捡,可惜四爷不会捡,怕还有人捡到,心里紧张了?

    女人的贴身之物原就不能随意让人捡到,会说不清的,要是弄出点流言什么很正常。

    指不定还会坏了名节,说私相授受。

    什么无意冲撞,就是有意的!

    “嗯。”萧菁菁点头,没有说什么。

    纪尧也一样。

    还是那样不在意的样子,就像是没有听到,可能明白也不想说,赵嬷嬷发现四爷就是随意一点头。

    那个贱人派过来的人又行了一礼就往前走了,去捡手帕去了,赵嬷嬷看了一会,觉得四爷和郡主都没有发脾气太好了,但她也知道必竟那个少女也没做什么,要是闹起来反而不好看。

    四爷和郡主想来是真没放在眼中,特别是四爷。

    那个贱人身边的人走到了帕子面前,蹲下身体,弯腰捡起了帕子,然后收起来,但也有一股香味就袭来。

    赵嬷嬷:“哼。”所有人看着。

    没有人说话,出声,一时之间就只看到这个捡起来的人很快走了回去,走到那个贱人面前说了什么。

    那个贱人点了点头,和身边的人一说,看过来,还向这边行了一礼,像是感谢。

    脸上也不戴帷帽,旁边的人手上倒是拿着,还不走还要干什么?还站在这里。

    四爷和郡主仍旧没放在心上。

    那个少女脸上多了点什么,又失望了?赵嬷嬷想。

    七巧冬菱等一样。

    还有人:“……”

    赵嬷嬷就要提醒郡主和四爷,那个贱人想勾引四爷,不走,那四爷和郡主带着他们走就是了。

    不要再在这里。

    郡主想来会同意。

    “啊,美人在感谢。”叶姑娘的声音又起,叶姑娘还在唯恐天下不乱,总是如此,又出了声音,还是带着兴趣,和唯恐天下不乱,此时又在说了。

    赵嬷嬷不满,看过去,叶姑娘再说她就要让对方注意三公子了。

    叶姑娘还是那精神百倍的样,笑嘻嘻的,云表姑娘也想说什么,不知道叶姑娘要是发现那个贱人看上三公子——不过叶姑娘的心很大。

    以前也有过。

    叶姑娘都不怎么放在心里。

    二夫人,二夫人和锦姑娘说着话,好像指点什么,小公子们不高兴了,想来也是和她一样,那位三公子,云表姑娘还有一旁的人……

    “郡主,四爷,我们该走了。”

    赵嬷嬷不想再看,回转身来,向着四爷郡主,照着她方才的想法提醒四爷和郡主。

    对面的贱人想是也听到,还算没有太不要脸开口主动让四爷捡起来。

    纪尧和菁儿继续往前。

    纪尧真不在意,萧菁菁走着,少女还在,只是在他们走近后,退到一边:“打扰了。”

    声音若黄莺出谷。

    赵嬷嬷再看过去。

    少女一笑,整个人一倒,往四爷怀里扑了过来,像是没料到,惊呼了一声,声音带着惊慌还有失措。

    赵嬷嬷:“该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