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非同一般
    七巧冬菱也一样。

    “不知道老奴做得有没有让郡主满意?”赵嬷嬷继续问。

    “很好。”

    萧菁菁说了两个字。

    赵嬷嬷听到郡主说很好终于放下了心,没有再说。

    *

    另一边,一处大宅里面,赵嬷嬷带人呆过离开不久的那一户,这户苏州数一数二的商户人家的几位主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看着少女。

    “你到底干了什么?大丫头?”府中的老夫人手一拄拐杖,觉得丢脸。

    “我做了什么?”少女抬头,慢慢说。

    “还不说清楚,人家都找上门了,你来——”老夫人就要用拐杖打人。

    “老夫人,老爷,夫人,二老爷,三老爷,二夫人,三夫人,姑娘只是……”

    少女不说话,她身边的人很急。

    “……”

    赵嬷嬷在的时候这些人不敢说什么,赵嬷嬷实在太强势。

    赵嬷嬷已经走了,不在这里了,他们这些人依然不敢随便乱说,站在那里面面相窥,赵嬷嬷说了不少都叫他们担心。

    猜测赵嬷嬷一行他们到底是谁,说是从京城来的,是官家,世家大族,不知道是哪一家?。

    会不会真的得罪了,小声的议论。

    他们想弄得更清楚……

    赵嬷嬷带着人可以说是就这样闯到了府里来,不管他们有没有想见他们,这户的几个主子一开始不知道来人是谁,还想让人赶出去。

    可惜赵嬷嬷太强势,直接进来,还带着人。

    他们的大姑娘居然也被抓住,送了回来。

    所以……

    可以说惊动了她们所有人,来了这里。

    人家更是和他们挑明,大姑娘想要勾引他们主子,他们主子不是一般人攀得上的。

    简直是丢人现眼还被嫌弃!

    威胁再有下次,他们的命别想要了。

    对方毫不在意的威胁,让他们担心害怕,对方若有若无表明的一点身份,就让他们不敢再说什么了,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们都不敢做什么。

    要不是对方说,他们都不知道大丫头去了哪里。

    后来发生的——他们想着还是说不出话。

    过了半晌他们才想到找人出去看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走了,看了后没有发现人,还是觉得外面说不定有人盯着,不敢轻举妄动做什么!

    “没有人也不代表人家都走了!”

    老夫人听了拄着拐杖道。

    其余人:“……”是。

    “还不快派人去再看看。”

    “是。”

    “……”

    人来来去去,很快又清静下来,没有动静,他们又想着对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身份,他们只是商户,是绝不敢对上京城来的权贵。

    要是真的是京城来的权贵,更是不敢,对方肯定也看不上他们,贵人不可能看得上商人女。

    作妾也不可能。

    商人女和官家之女不能比,除非大姑娘人好,被人看中,才能想办法攀上,不然不能硬来。

    只能收手,好好的,希望对方能满意,不再做什么,放过他们。

    商量了一阵决定不止要派人打听一下对方身份,从哪里来,最好是派人入京,再看一看,他们在京中也是有些人脉的,想来能打听点什么来,到时候好做决定。

    又看向少女。

    “你倒是说你——”

    少女还是一脸呆呆的,她不相信,她还想去找他,她就知道她看上的不是普通人。

    “不说是吗?在想什么?事情成了这样!”“你再任性也不该惹上这样的人,不是二婶说你。”

    “……”

    “没有用的东西,都不敢回答了,老大你看看!”拄着拐杖的老人道。

    “娘,先还是不要做什么,等一等。”

    “随你,老身不管。”

    “好了,大丫头不要再出去,对方看起来不是我们能攀上的,你们看住大姑娘,不要让姑娘再出去,等人回来再说。”

    “是,老爷。”

    “……”

    少女身边的丫鬟嬷嬷听了,行了一礼,看着老夫人,夫人和老爷还有二老爷三老爷,二夫人三夫人是在笑姑娘?

    姑娘还是……

    二夫人又说了,笑着:“府里的脸面还是要的,这次遇到的贵人还好,不算太过,要是下一次,大丫头还是要好好说一说了。”

    “……”

    她们听着,和姑娘一起回到院子里。

    姑娘一来来就坐下来,一脸郁郁寡欢,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丫鬟嬷嬷看了看,对视一眼。

    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姑娘一直在想着什么。

    “姑娘?”

    “……”:

    她们也不敢劝。

    姑娘看上的人,不是普通人,姑娘才打听到消息出现,就被人拦下来,后来更是查到府里,带着人闯了进来,见了老爷还有夫人,警告老爷还有二爷三爷不要让姑娘出去。

    说了那些话,每一句都不好听,都是对姑娘还有府里的警告,姑娘也是受了打击。

    才会这样不说。

    只是一个婆子就如此强势,要是对方亲来?身份肯定非同一般。

    要是真的得罪了对方,那——老爷几人都吓到了。

    不会再让姑娘出去,再做什么。

    老爷几人也说了,不让姑娘再多想,再出去,让她们看着姑娘,姑娘要是有什么动静,她们要及时禀报,拦住。

    别得罪了人。

    她们不敢不看住姑娘。

    姑娘。

    府里只是商户,姑娘再怎么也只是商人女,那些人要是京城的权贵是不会看上姑娘的。

    她们想到对方说的话。

    从对方口中,好像商人女是多么低贱一样,只有权贵才会这样说话,虽然没有完全表露,但也露了出来。

    姑娘也是受此打击,还有老爷们。

    那种没有表露太明显,可是骨子里的轻视还有不屑很清楚。明明,明明以前不那么觉得,虽然和官家不能比。

    她们还曾说姑娘出身大户人家,对方肯定在笑话吧。

    还说姑娘是楼子里出来的。

    姑娘不是,可商人女。

    她们知道商人不值钱。

    少女:“为什么,我哪里比不上她?商人女又如何,我不信我——”她一下子回过神来,站起来,要做什么。

    “姑娘啊!”

    被她身边的人拦下来,不让她出去。

    她们听出姑娘不甘。

    *

    京城。

    太后又去看了皇帝,眼看玉妃被她赐死的事一直瞒住了,皇帝身体并不见大好,太子又忙起来。

    她便去看了皇帝。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