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都知道了
    感觉到什么他低头一看,看到吐出来的血,很腥,隐隐发黑,在他的面前,他脸一黑还待再说,整个人本来靠坐着不稳,眼前又一黑,就这样晕了过去。

    “该死的东西,朕,朕要拿他,朕——”

    晕过去前,他只大吼出这几个字,想要做什么,可惜已经做不了。

    “皇上,皇上!”

    总管公公叫了几声,他先看到皇上吐了血,还没有再看就看到皇上抖着身体脸色发黑想要怒斥什么,手一抖,一下子歪了过去。

    皇上!皇上,你,你怎么,怎么了?你不要吓老奴,皇上,他吓到了,连忙连扑带滚的滚了过去,扑到龙床前,扑到皇上的面前,啪一声跪在地上,跪行几步,拉住皇上,望着皇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也顾不上抹了,就那样哭了起来,叫着。

    皇上以前只是晕过去,这次吐血晕倒!

    “皇上,你不要吓老奴,你不要这样吓老奴了,老奴吓到了,皇上!”总管公公一边哭一边。

    “皇上!”

    暗卫后退了一步,也看着吐血晕过去的皇上。

    侍卫:“……”面无人色,他们还没有把查到的说出来,皇上就吐血晕了过去。

    “皇上啊,你,不行,老奴,老奴马上叫太医进来,让他们进来,皇上你等等,等老奴一下,老奴就去,很快就回来,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去叫太医,皇上吐血晕过去了,那些该死的太医——”

    总管公公又了几声,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忽然想到什么,他没有再叫,猛的起身站起来,看到一边的暗卫还有侍卫,他马上甩着拂尘尖着嗓音叫。

    “……”

    “……”

    侍卫们去了,暗卫退开,消失。

    总管公公转身扑在皇上面前:“皇上,老奴——”

    *

    太后回了慈宁宫,她坐着舒口气,喝了一杯茶水,也不让身边的人说什么,她知道她们想要说的是什么,无非是皇帝。

    她们跟着她去见了皇帝,看到了皇帝的转变,觉得高兴,替她这个太后高兴,可能是想替皇帝说好事。

    她不是不想听她们说皇帝的好话,而是说来说去就是那些,她懒得听下去。

    “太后娘娘。”

    “行了,退下去吧,一会哀家要人再叫。”

    太后道。

    宫人退出去。

    太后挥了挥手,她一个人坐着想了想事情,一时也没有人来打扰她,过了半晌,她喝得差不多了,才叫了人进来,宫人进来跪在地上,行了一礼,她看了一眼,心情是好的。

    皇帝的态度变化,她怎么会不高兴,就算回到慈宁宫里,想到皇帝态度的改变,她也还是高兴的,心情也总是好。

    只是想到玉妃已死,想到皇帝,她才会担心。

    算了,算了,纠结干什么。

    小丫头她问过,在做自己的事,做完后她让她去看太子妃了,珠丫头回了京,但离府太久府里应该有事,她让她回去,暂时没有事不要入宫来。

    她不想珠丫头在宫里心情受到影响,宫里最近太过压抑,小丫头是太小,不然她也要让她出宫去呆一阵。

    不过她大多数时间也是让她去太子妃那。

    太子妃那里终归要平静点,东宫和后宫还是有区别,加上太子监国,不过小丫头小是小,该懂的也都懂,没有不懂的,见得太多了。

    “太后娘娘。”

    宫人等不了了,可能等了太久。

    “嗯。”太后回过神,盯着进来的人,看了一眼手上空掉的茶杯,没再说别的,让她再倒一杯,她把茶杯放下。

    宫人上前来,看着太后娘娘,小心的倒了一杯。

    太后娘娘让人再次下去,她端起茶杯,低头扫了眼,上面有不少茶沫腥子,她慢慢吹了吹,喝了起来。

    有点烫,她才喝了一口,很小的一口,这一口下去还是烫到了她,吹了几下,还是感觉不到凉,依然有些烫,她不再喝,怕再烫到,嘴里烫到的地方木木的,都是太心急了。

    也怪下面的宫人,都是她倒得太烫,要是不这么烫她也不会烫到,要是说一声,她吹吹也不会如此。

    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她自己不该心急,宫人也不该没个话,不过她并没有怪罪,把玩着茶杯,外面有人进来了,砰一声跪在地上,很是紧张。

    “太后娘娘。”

    “什么事?让你这个样子?”

    太后端着茶杯,一见,不是很高兴,有什么事让她这样急,急什么?手轻轻摸着杯身,看了过去,问起来。

    “太后娘娘。”跪在地上的宫人想要说什么,着急的,磕了一个头想要说什么,说了几次都没有说出来。

    “好了,急什么,有什么好好说,看你像什么样子,给哀家说清楚,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太后缓了一口气,试图让她也冷静下来,好好说。

    有什么天大的事情也不必这样,慌得像天垮了。

    她也知道肯定有事,要不然不会这样。

    “太后娘娘,皇上吐血后晕了过去,好像是,好像是——”宫人惶恐磕起头来,磕完终于说了起来。

    只是说到一半又说不出来了,一直磕着头,惶恐的说着,念着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却说不出来。

    “太后娘娘,你快点去,皇上。”

    哀家倒是想快点去,可是你也不说清楚,哀家。

    太后想发怒,想怒斥这个宫人,让她好好再说,但从她口中听到的关于皇帝的情况让她没有心情质问,她陡的一下站了起来。

    “皇上,你说皇上怎么?再给哀家说一遍,皇帝到底如何了,给哀家说清楚,哀家不久之前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有什么事,才不过多久,怎么会?”

    这才多久?

    她居高临下盯着地上的宫人,不明白在她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皇帝怎么会没有什么事就一下子吐血晕了过去,快速的问起来,带着焦急。

    以前也……

    “太后娘娘,皇上。”

    宫人说了,磕着头,一个字一个字。

    “你说什么,皇帝知道玉妃被哀家赐死了?知道玉妃的死了?皇上怎么会知道?”太后一听。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