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不过不早
    “哀家不知道,没有听到太子说,可能是没有来得及。”

    太子来也没说,可能是不好说,也可能是时机不对有人在,她一会她找机会会他一下就知道了,太后想着接下来:

    “那为什么刚才不说?皇帝在让你找人进来查玉妃那个女人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依然质问。

    “老奴怕太后娘娘知道,还有老奴做的要是让皇上知道,老奴的命——”总管公公尖着嗓音,甩了一下拂尘,后面的话总管公公没有说。

    太后已经明白。

    “行了,哀家也没有说你什么,哀家明白你的立场,你的担心。”她不用他再说就知道他怕。

    现在皇帝是没醒,可是万一醒了呢。

    要是知道身边的人吃里扒外,把他不想让人知道的告诉了太子,会怎么做可想而知。

    他不可能不怕。

    不过他在做的时候就该知道,现在知道怕了?他敢对不起皇帝,告诉太子,虽对她和太子有利,她还是不满的。

    哪怕她看好太子,对总管公公也没有好印象了。

    总管公公不知道。

    太后也不管他知不知道,扫了侍卫还有皇帝身边的人,她身边的人没有在这里她:“好了,你还没有回答哀家另一个问题,哀家记得没有说得不清楚,你是没有听到还是?”

    她不高兴,想到自己问的另一个问题,那才是最主要的,她想知道了。

    总管太监居然不说了。

    “太后娘娘,老奴,是老奴的错,老奴只顾着前面,忘了后面。”

    总管公公闻言,倒也知道自己错了,他立马就说了起来。

    紧跟着回忆了一下摇头道。

    “太后娘娘问皇上让老奴叫人进来前有没有发生什么,老奴想不起来,只知道送了太后娘娘回去就——”

    皇上只一个人坐着。

    关于这,他也告诉了太后娘娘。

    太后听罢,想不出有哪里不对,那就是没有哪里不对。

    “那就是并没有什么事,真的是见了哀家,起了心思,突然就想到了,亦或者哀家走后就想玉妃那个女人,或者早就想,也想派人去查,不过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成行,看到哀家就想查一下,不好在哀家面前表现,想私下,不想查到的结果不是他想要,就。”

    太后闭着眼晴往下说,要是没有她过来,皇帝可能不会马上派人查。

    皇帝看到她就想到了。

    她真不该来,她脸上就写着玉妃两个字?

    不过她知道就是她不来,皇帝早晚也会派人,就因为玉妃死了,他就这样吐血昏迷,一个女人而已。

    就像她觉得他派暗卫查一样。

    太后不去想皇帝其实不止是为了玉妃吐血昏迷,还有她和太子的联手还有隐瞒,想要蒙蔽他。

    他是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病倒在床,被他最亲最信任的人背叛。

    太后也不想。

    太子也不想,都是他太看重玉妃。

    “老奴不敢说。”总管公公听了。

    “有什么不敢说,哀家看就是。”太后盯着他,看了皇帝身边的人还有——没有好气没有心情。

    “太后娘娘。”

    总管公公等低头,侍卫看过来。

    “好了,哀家只是想问一下,知道清楚。”太后挥手,不想说,准备回去皇帝身边了。

    总管公公退开。

    “皇祖母,你在这里?”

    太子走了进来,带着人。

    他知道皇祖母叫了总管公公几人到偏殿,想要问什么,他空了也带了人过来,想听一下。

    “太子。”太后看到叫了声。

    太子进来,身后的人并没有。

    人没有进来,留在了外面,只有太子一个人过来,太后本来要走,一看到他,没有走了,等他过立刻问他是不是早知道皇帝派人查的事。

    是不是总管太监通知他的。

    太子点了头回答了。

    “是,皇祖母,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是他说的?孤是早知道,不过也不早,刚知道就得知父皇昏迷过去,不然一定告诉皇祖母。”

    太子看了总管公公一眼。

    总管公公几人向太子殿下行礼。

    太子让他们起来。

    太后听了太子的话,知道不用再问下去了,太子已经说了出来:“嗯,哀家不过是听到,问一下。”

    “皇祖母。”

    太子叫了一声,目光看向总管公公他们。

    太后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也跟着看了过去。

    总管公公几人看过来,抬头。

    “父皇。”

    太子道,转向皇祖母。

    “哀家要进去看你父皇了,该问的哀家已经问过,你父皇就是。”太后向太子说起来,又问他皇帝如何。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