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越是关键
    “父皇还是没有醒,皇祖母。”

    太子说一半留一半。

    只能意会,在场的都意会到了。

    “还是没有醒……”太后说了一句,又不知道说什么了,看着太子。

    “皇祖母你说得很对,父皇可能早就想找玉妃了,与你无关,最多。”太子笑了笑,又开口说起来。

    “最多就是看到哀家,心里不舒服,更想玉妃了,就下了决定。”

    太后接了他的话不悦的反问,睥着他。

    “皇祖母你不要多想。”

    太子安慰,又很想笑,皇祖母的表情还有话语说的反话令他不知道说什么。

    “不要多想,呵呵,哀家这脸真是长得碍眼,亏哀家当时还以为你父皇好起来了,这就叫自作多情,真的想多了。”

    太后一想到就觉得自己被打脸了,活生生的被打脸,心底的不愉不可言说。

    中间更是呵呵冷笑了两声。

    “皇祖母你没有错,都是父皇的错,皇祖母可能没想错,父皇是变了,在孤看来皇祖母长得那么好看,哪有碍眼。”

    太子眼中多了笑。

    太后盯着他,心里好了点,又不好,不过:“行了,这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哀家满心都是你父皇。”

    “孤也是。”太子道,正经的。

    “……”

    “……”

    回到正殿,皇帝的寝宫,一齐守着,问着太医,看着太医的结果。

    太医还是在一边研究一边小心下手,等了再等,皇帝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太子那边派下去的人也没有消息,后来人回宫了,他们才知道,人到了那位‘神医’的住处,可是那位‘神医’并不在,带着人出去就诊了。

    要去找,找到才能送到宫里来。

    希望快点找到人,太后很失望,她还把一部份希望放在这上面,以为,以为,如今——

    太子劝她说要不了多久就会找到。

    但愿如此。

    现在还是要太医来。

    不过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没有提前派人通知那位神医,人家不知道他们要找他,当然想出去就出去义诊了,据说这位神医平时也常带着人出去义诊。

    倒是很符合神医的形象,那位神医的住处是在京城郊外的一间小院。

    是那位神医治好太子后,太子问他想要什么赏赐,要不要留在宫里一直呆着,入太医院,那位神医自己要求的,神医不好名利,也不想呆在宫中,也不喜欢入太医院被管着。

    乡野出来的神医多是如此,不喜欢束缚,喜欢闲云野鹤,她不是没有听说过,以前就听人提起过。

    一些神医的事迹,历史上也有,越是如此,越是表明他的医术高明。

    太后越是有想法。

    越是觉得有医好皇帝的可能。

    小院是太子派人找的,然后就请了神医住在那里,要是有事再请入宫,太子是不可能放他归去。

    必竟治好了太子,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暂时不能放人走,这位神医看样子也知道。

    除了出去就诊。

    “你说那位神医就在周边,那——”

    “皇祖母放心。”

    “嗯。”说了几句,太后也按下心思,没有再说。

    *

    太子的人回来,也说明了请神医的情况,只要再等就是。

    太子不可能一直守在皇帝的寝宫里,他也要离开了,有事要做,要是真的什么也不做,一整天呆在这里,把时间耗掉,才是正事不做。

    皇帝这样危险,需要人,太子和她最好是一直守着,可不能叫人知道,光这一点,太子就要出去,太后可以,她老了,没有什么事可管,后宫有贵妃,前朝有太子,没有任何需要她来,太子监国,多的是事情。

    呆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太后一听说他要走了,让他要干嘛就去,本来就让他走,她还在,太子笑着点头后走了,出了寝宫。

    太后站在皇帝身边,看着皇帝还有太子带着人离开的背影:“皇帝你看着,太子走了,不在这里陪你了,就只有哀家一个人在这陪着你了,不对,还有总管太监,你身边的人太医们,要是他们也算的话,要是你觉得他们也在陪你,哦,总管太监他们也送太子去了,哀家知道你心里怨着哀家还有太子,可是又如何,你还是这样,起不来,醒不过来,哀家不知道你听不听得见,也许听得见,也许不能,一般像你这样哀家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意识,不管如何,哀家都想说,你这吐血昏迷多半还是为了太子和哀家瞒着你,蒙了你耳目,觉得被冒犯,被背叛吧?突然之间得知了玉妃的事,身为皇帝,万万人之上,手掌天下,身边多的是人,就是病了也以为自己掌握一切,没有不能知道的,不去听不去看不过是你不想,只要想就可以知晓一切,不想在最宠爱的玉妃身上栽了,玉妃你多宠呀,为此负尽一切,觉得哀家不敢对她下手,以为她还活得好好的,最多受点折腾,再是被人下药还是心念着,只是面上过不去才没有亲自问哀家,可也找了太子,想让她受点教训,更听话?不想听到哀家赐死了她,心痛?难受?恨哀家还是怨?不得而知,说不定都有,想着玉妃不在,不能再看到抱着,心痛得无法呼吸,想为玉妃报仇?又思念哀家和太子可能一起,一起背弃了你,呵呵,居然联手,不然不能让你这么晚才知道,身为皇帝的尊严被侵占,哀家都知道。”

    太后说着就蹲了下来,在皇帝耳边。

    她身边的人想叫娘娘。

    看着娘娘的样子不敢,只能看着。

    太子一走带走了身边人,总管公公带人出去送太子了,只有太医,寝宫人少了安静了,太后也不顾忌,慢慢在皇帝耳边说。

    声音不小,说给皇帝听。

    “太后娘娘?”

    太医们在旁边不远,商议说着,眼见太后娘娘的举动,不禁。

    “叫什么,哀家陪皇帝,和他说下话,让他听听。”

    太后头也不抬,不悦的。

    “可是皇上。”

    有太医想说,被拦下。

    ‘可是什么,没有可是,你们继续你们的,哀家看下皇上会不会听了哀家的话醒过来。’太后还是说。

    “……”

    *

    太子带人出了寝宫,挑着眉转回头来,目光落在送他出来的总管公公几人身上,总管公公几人站在殿门口,看到,叫了一声太子殿下,不知道说什么。

    就在这时太子笑着说了一声说得好,办得好,当然要夸奖一下,父皇身边的人……

    “太子殿下。”

    总管公公知道太子殿下的意思,听了抬了抬头,看着殿下,想说什么,他旁边的人也听到,不由抬头。

    总管公公感觉到,看过去,拂尘一甩,让他们低头。

    “孤记住了。”

    太子又笑道。

    笑完带着人走了。

    “是,太子殿下。”总管公公看着太子殿下离去,这不是第一次得到太子殿下夸奖,他回头,说了一句什么,让人不要乱说。

    回了寝宫。

    总管公公什么也不再想。

    回去的路上。

    太子问了问身边的人一些事,一边走一边听,听完笑了笑挑起眉头。

    很好,越是到关键的时候越是要小心。

    不能有半点的错。

    孤能不能上去就看——

    “太子殿下?你要?”

    侍卫还有小太监看着殿下,不知道殿下在笑什么,想到殿下问的,和总管公公刚才说的。

    又想到皇上的事,殿下是因为皇上的事?皇上不在,殿下就能马上上位。

    殿下问秦王殿下那里还有别处有没有什么。

    没有。

    “越是关键的时候孤越是要小心,你们说呢?”

    太子问了起来,笑出了声。

    “是,殿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