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青天白日?
    不痛不足以镇压一切心思动乱,她语气铁血,杀气腾腾,冲天而去,似要刺破了天!

    萧菁菁:“……”

    七巧冬菱也感觉出来了,赵嬷嬷又是这样想扑过去啃一口。

    赵嬷嬷还要说。

    不过她察觉郡主还有七巧冬菱几个的反应,马上道,没有再杀气腾腾了,缓过神来:“郡主,老奴不是冲你,是冲着那个贱人。”她忙低着头。

    七巧冬菱再次:“……”

    “我知道。”萧菁菁不用她说。

    “那就好,老奴昂起对那个贱人,郡主不用想。”赵嬷嬷接着道。

    按她的想法,让那个贱人去楼子里反省一下,吃尽苦头,这次要实践,弄得那家人在苏州呆不下去,财产缩水一大半,不是苏州数一数二的大户自称大户人家,自以为自己虽是商户比不上官家也比一般人强,整天想要巴结四爷和郡主,一看平时就是没少送礼的,就该让他知道什么是商户,才算是教训。

    不知道四爷和郡主是想怎么教训。

    四爷派去的人和她的人是不是一个目的?

    赵嬷嬷想着还没有说出来。

    “嬷嬷,四爷不会轻易放过,你放心吧。”萧菁菁看到她的眼里,开了口。

    “郡主你知道老奴想问什么,你,也是,看老奴就知道,郡主说了,老奴就更安了心?”

    赵嬷嬷一听,听出什么了说道。

    “嬷嬷留下的人想?”这次换成萧菁菁问,也是七巧冬菱想知道的,她们默默的,从刚才到现在。

    “老奴。”

    赵嬷嬷一说又气,把她方才想的说了,也是她的决定。

    “老奴只知道这还算便宜了他们,要是在京城,老奴有时间,定要好好炮制一番。”赵嬷嬷最后还是愤愤不平。

    萧菁菁:“嬷嬷和四爷差不多。”

    “哦?真的?四爷和郡主也是这样决定?”赵嬷嬷高兴了,听到郡主的话,反应过来,很开心。

    “对。”萧菁菁点头。

    七巧冬菱也有点没料到。

    “那就行,老奴彻底——”彻底什么赵嬷嬷没有说出,四爷和郡主和她要给的教训一样,就好了,她就是怕不够。

    “嬷嬷放心了?”萧菁菁问,轻轻一笑,赵嬷嬷赶紧颔首,发觉七巧冬菱看她,她看过去,没好气的。

    七巧冬菱收回视线。

    赵嬷嬷看着也想骂一声,这两个丫鬟是不是又觉得她是想要欺负她吧,别以为她不知道,呵呵。

    “你们什么也不知道做!”赵嬷嬷为此骂了七巧冬菱一句,骂得她们懵懵懂懂的,不明白。

    萧菁菁:“嬷嬷。”赵嬷嬷想七巧冬菱做什么?

    *

    苏州的少女还有她的家人。

    一直想要打听清楚那一行人是什么身份,可是时间来不及,加上对方是来苏州游玩的,身边的人也紧得很,打听不了。

    只能想办法赔礼道歉,等派去别处还有京城的人送回消息,托人能不能托到,看能不能攀上关系,当然面上他们不敢太过巴结,怕对方不满不高兴,要是对方真的是京城来的权贵,要是惹了对方厌?

    他们也怕对方并不是他们以为的权贵只是吓人的,到时候不是白做一场?很是谨慎小心,也想过先巴结,要是不是再回以颜色,不过他们心里还是觉得对方是京城来的贵人的可能性要高一点。

    做得很仔细。

    可他们再是赔礼道歉,对方是从来不接的,像是不看在眼时在,他们派的人也只能见到下面的嬷嬷还有丫鬟,见不到主子。

    在他们想尽办法赔礼道歉的时候,大姑娘还偷跑出去,他们都不知道,被人家留下的人逮住,送了回来,让他们很惶恐。

    他们明明严禁了大姑娘出去,不知道怎么出去的。

    被人家又找上门来,心情可想而知,对方还很强势,这次没说什么,送完就走。

    他们一边担心一边又觉得对方并没有做什么。

    会不会是吓他们?他们并不敢做什么,胆子大了一点。

    准备再试探,商量后派了人去跟着那一行人,看一看。

    也许能看出什么。

    表面上派人去赔礼道歉,又送了不少的礼,对方依然没收,不冷不热的,他们也不在意了。

    派去跟着的人传回来的消息不多,可是也让他们又紧了心。

    要不是大姑娘偷跑被人家拦下送回来他们还不知道,更不知道对方留了人下来,就守在他们府外。

    随时盯着他们,他们要是有任何不轨,就会被发现。

    这也是他们最担心的地方,自己祖宅在这里,对方留了人,要是空了做点什么,他们跑不掉,可挨不住。

    不由开始找关系。

    等到得知那一行回到了扬州,他们禁不住小心的派了人去,最初还担心留在府外的人发现,他们是叫的别处的人跟的,等过去几天没有被发现。

    也没有被送回来,大起来的胆子又大了,觉得会不会对方发现不了。

    那他们可以继续跟。

    等到人跟去扬州,他们知道那一行人去哪后,一度以为他们真是骗人的,是扬州城的人,不过是假借京城来的名义,要是扬州的,这么近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也不用再担心什么。

    一打听却不是,这一行人来扬州是有人嫁来了扬州,来观礼的,礼观完就到处游玩一下,他们心又一紧。

    如今这一行人离开了扬州,像是要回京城,他们送的礼还是被拒之门外,想送大姑娘去赔礼也没有办法。

    他们派出去的人一直跟着。

    不知道跟在哪里了?

    就在他们想着的时候,外面有人进来,急冲冲,跪下行礼说了,他们派去跟着的人被发现了,被抓住,送了回来,还不等他们开口,有人闯进府里来,直接闯了进来。

    要做什么!

    “你们,你们是是不是——你们要做什么?青天白日的。”

    “……”

    另一处院子,少女来来回回走着,她还想跑出去,上一次她跑出去不过被带回来,没有什么。

    那些人一定是吓她的。

    才想完,就有婆子跌撞进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

    没几天苏州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出了事的消息传开。

    萧菁菁他们一路游山玩水,比来的时候慢得多,每到一处都看看,京城再次来信。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