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宽宏大亮
    一切定下来。

    “皇上就样驾崩,对太子殿下很幸运!”

    纪尧再次看着太子殿下,对他说。

    “是幸运吗?孤可不觉得幸运,孤付出了什么才得到这一切,孤的太傅大人,你说呢,这样的幸运可不是随便就能得来的,都是孤历经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啧啧。”

    太子听了太傅的话,笑了起来,笑得忘情:“你说是不是?”他边笑边问向身边的人还有下面的。

    “太子殿下——”下面的人还有他身边的公公尖着嗓音想要说什么,抬头对上太子殿下还有纪太傅的目光又没有说出来。

    纪尧看着太子殿下笑得忘情的样子。

    “孤有今天只有孤最清楚是怎么得到的啧啧,孤斗赢了秦王那小子。”太子忘情的笑过后,敛起了笑,说起来。

    公公还有侍卫见状低下头。

    太子盯着纪尧。

    “所以太子殿下以后要好好的做,做好天下之主,当好这个皇帝,才不负这一切,太子殿下说是吗?以后有很多事都要太子殿下一个人承担了。”纪尧慢慢的说。

    “从太傅的口中说得好像孤当这个皇帝并没有什么,太傅似乎从来都不在意皇帝是什么,让孤也跟着不在意了。”太子忽然说起来。

    “太子殿下是天命的皇上。”纪尧转了一下玉板指。

    公公还有侍卫等松口气。

    “你在奉承孤?”太子道,眯了眼,想要看出什么来。

    “没有。”纪尧坦然的,并不以太子要成为皇上怎么,太子看了看,看着看着,又忘情的笑起来。

    他就喜欢这样的太傅!太子眼中的喜欢太明显。

    纪尧不由后退了一步,叫了一声太子,太子才笑起来,公公还有一边的侍卫见罢,也往后退了退。

    “你怎么跟皇祖母一样,你是不知道皇祖母让孤稳重一点,每次都这样说,让孤跟着你学,啧啧。”

    太子这时想到什么,玩味笑起来,和纪尧说着。

    “太子殿下可以不学,太子殿下现在就可以了。”纪尧平静的,背负着的双手还在转着玉板指。

    “孤也觉得!”太子哈哈笑道。

    “……”

    “说起来没有人知道孤做了多少,父皇才会这样,只有你知道,连皇祖母都不知道,今后天下就是孤的囊中之物了。”太子笑过后,一点点说起来。

    纪尧:“恭喜太子殿下!”

    太子高兴的听着,公公还有侍卫也跪在地上恭喜起太子殿下,太子扫过去,笑容加深,他们更恭敬。

    “老奴等也顺势再次恭喜殿下,再次——”

    “……起来吧,孤高兴!”

    “太子殿下登基后是想怎么处理秦王还有秦王府那些人。”片刻,太子殿下不再笑,纪尧抬头望着太子,还是想问一下太子殿下登基后会怎么处置。

    主要是以后会怎么处理,是还是现在这样还是?

    以前是以前,太子殿下登基后不同,就算开始还有顾忌,以后,他想知道太子殿下现在的想法。

    以便知道太子现在的心思还有想法,他虽然和太子一起多年,但是。

    天子不再是太子。

    一旦成为天子,君心难测,他也要有所注意了,知道太子殿下心思,还有处理秦王的他也知道自已该怎么对待太子殿下了。

    公公还有侍卫听到纪太傅提起太子殿下对秦王还有秦王府处理才想起来秦王还有秦王府虽然被关了被圈禁,但是。

    以前是皇上还在,皇上没有驾崩,殿下要顾忌皇上,不可能对秦王还有秦王府做什么。

    可是如今皇上驾崩,殿下登上天子之位,这一年因为顾忌可以不做什么,以后呢。

    日子还长,殿下准备?

    是准备就这样还是要再次处理秦王殿下还有秦王府?

    太后娘娘以后肯定是不会管这些事的,也没有精力,也不可能为此和太子殿下作对,在太子殿下登基后,太后娘娘可能就会移居五台山,常年在那边了,很少再回宫。

    由于不在宫中,手也伸不回宫里。

    到时候都是太子殿下的天下,一切都是太子殿下说了算,太子殿下想怎么只要想个好的借口就可以动手了。

    其他的人就算想到,也不会拆穿,成王败寇就是如此。

    他们是恨不能殿下把秦王还有秦王府都处理干净,一点也不要留下,秦王殿下该死,秦王府也没有留的必要,找个理由让秦王一系的都灰飞烟灭就是,他们脑中想着当初太子殿下被秦王秦王府压下的一切。

    那个时候他们这些东宫当差的,连一个秦王府里出来的都比不上。

    无论在什么地方,秦王一系的都是耀武扬威,看不起东宫的人。

    后宫的女人们在宜妃得宠还有皇上的态度秦王的得势下,也都不把东宫放在眼里。

    朝堂内外更是觉得秦王比殿下更像储君,无论是太子殿下的肆意还是别的,一个个夸秦王夸得跟什么一样。

    什么文韬武略无一不行,太子殿下呢,什么也不是,皇上也是一心看重秦王殿下,什么都觉得秦王殿下好。

    一心想要废掉太子殿下,几次由于太后娘娘还有一些人才没有,秦王殿下不是储君胜似储君。

    太子殿下明为储君却连一个庶出的也比不上,只有少数的人支持太子殿下,那也是因为太子殿下是正统。

    不想乱了嫡庶,对太子殿下也是看不上,要是太子殿下不是嫡出,早就支持秦王殿下了。

    这些人太子殿下等有时间了也要一一清算。

    秦王府一系更不用说。

    “孤会让他安心的去,啧啧,孤会帮他——”太子笑着回答了太傅,眼中带着笑,没有回答完,似笑非笑,就像在问孤回答得满不满意。

    “太子殿下有决定就好。”纪尧看到太子殿下眼里,知道他的意思。

    公公还有侍卫们没有想太多,满意了。

    他们听到太子殿下表了态。

    和他们想的一样。

    “秦王府,就算了,孤就宽宏大亮留下她们,又如何?孤还不置于和几个妇孺计较,这不是显得孤心胸狭窄吗?”

    太子又眯眼。

    “殿下是对的。”纪尧说。

    “是不是孤说秦王府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太傅会说孤错了?”太子一下子又问。

    纪尧:“……”他不想理会太子。

    公公还有侍卫不满意又满意,望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