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老四媳妇来这里干什么?啊?

    心中的不高兴已经没有掩饰了,也没有必要掩饰,她责怪张嬷嬷没有办好。

    还是她亲自去吧,她就是头痛,还是老毛病,可不像老四媳妇。

    “老夫人,是四夫人,四夫人知道你要过去,就说。”张嬷嬷面对老夫人不高兴的目光,把当时的情形说了,还有见四夫人的经过。

    她感觉出老夫人不高兴,丫鬟婆子也在听。

    “老四媳妇啊。”

    听到这里,纪老夫人哪里还不知道这是老四媳妇孝顺,尊重她这个婆婆,觉得她去不好,要亲自过来。

    她就是想去看一下老四媳妇而已,老四媳妇想这么多干什么?她一边觉得无奈,一边又……

    她知道要是自己硬要过去,不让老四媳妇来,说不得老四媳妇还会多想。

    她想来想去。

    “我就知道是她!”

    “老夫人。”

    张嬷嬷见状:“四夫人明日要过来看你,你?”

    “还是让她等着我去,算了,先看下她的身体,要是没事,那就等她来吧,既然她有这份孝心,我能怎么阻止,还不是——要是有什么再说!”纪老夫人先是决定自己去,转瞬又决定让老四媳妇来。

    张嬷嬷不知道是松口气还是,老夫人想通了,不亲自去了,她不用担心,只是想到四夫人的情况又担心。

    她想着还是应了:“是,老夫人。”

    纪老夫人睥她一眼,见她的表情,知道她在想什么,要不知道很难,她那个样子已经表明了:“你是担心老四媳妇了?你以为我不?”

    “老夫人。”张嬷嬷只是叫。

    “要不就我过去,要不等老四媳妇来,可听你说的。”纪老夫人说着,张嬷嬷闻言点头,主仆俩不再说话。

    丫鬟婆子:“……”

    “老四媳妇还有不少就要生产。”纪老夫人忽然道,想要算一下时间。

    “老夫人国丧期间,很多事都不方便。”张嬷嬷听了来了一句,她也在想算着,只是想到四夫人生产是在国丧期间,到时候也不能热闹,望着老夫人,不想老夫人像是愣住了。

    老夫人?

    纪老夫人确实是在听到国丧两个字后愣了一下,看着她。

    一时说不出话来,回不了神,因为她想到一件事,一件被她忽略没有想起来的事,也没有人说。

    说不定也和她一样忽略了,或者不知道。

    “老夫人怎么了?”张嬷嬷等了一会也没有等到老夫人说话,感觉到老夫人的目光,不知道老夫人看她做什么。

    不由出了声,小心的。

    纪老夫人又看向她。

    “你说国丧?”她一个人说起来,也不算是问,就是说着,她就说之前总觉得有什么没想到,张嬷嬷不明白老夫人所想,点头。

    就是一旁的丫鬟婆子也知道是国丧期间。

    不明白老夫人这样是什么意思。

    纪老夫人是什么意思?她已经没有意思,没等人想,她开了口。

    “那老四媳妇身边的丫鬟可不能配人了,不能办喜事,必竟是国丧期间,要是这样配人,也说不出去,老四媳妇身边的人,服侍得不错,这么久,也不能随便了,还是等一下,出了丧再慢慢找个,再办喜事吧,老四媳妇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国丧,才会提起,还有她身边的人,其他的人不知道,连我都差点没有想起来,还在担心老四媳妇,你也是!”

    纪老夫人盯着张嬷嬷。

    有点怪她,还有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没有人提醒,也没有想起来,要是老四媳妇真让身边的人配了人,办了喜事才是糟糕,好在来得及,她也知道老四媳妇多半办不成,她想不到,也会有人想到提出来。

    老四媳妇那边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没有想起来,派人去看下最好。

    “老夫人,老奴也忘了。”张嬷嬷一回神说道。

    “我就知道。”

    纪老夫人都不想说看向她。

    张嬷嬷还是惊讶自己和老夫人都没想起来,丫鬟婆子反应过来,纪老夫人叫张嬷嬷再派人去老四媳妇那边看一下,提醒一下老四媳妇,要是老四媳妇知道就算了,不知道要提醒。

    张嬷嬷立刻应是,去了。

    *

    张嬷嬷到竹园很快,她把老夫人要她说的说了,萧菁菁听罢:“我想起来了,告诉娘,我已经和她们说了,等出了国丧。”很感谢张嬷嬷。

    婆婆想到还专门又派人来告诉她。

    “那就好,四夫人,老奴回去告诉老夫人。”张嬷嬷听了道,恭敬的低头,行了一礼。

    赵嬷嬷七巧冬菱盯着。

    萧菁菁点头。

    张嬷嬷又来,她还以为是有什么事?原来是——

    纪老夫人在宜园等着,没一会张嬷嬷急忙回来,一说,纪老夫人安了心,老四媳妇想到,也决定了。

    不会有配人的事了。

    没两天,又有消息出来,皇上下旨送秦王殿下去守皇陵,为先皇守陵,以尽孝道,代替皇上。

    倒是没有不好的话出来,但是还是让人不免猜测皇上的心思。

    皇陵不是没有寝陵卫。

    皇上是让秦王殿下去?还是让人看着。

    不知道皇上怎么想的?这么快就把秦王殿下送去守陵了?她还以为要很久,至少这一年过去了,必竟才登基,先皇才去,皇上该遵循先皇的旨意的,皇上到底是真的想让蓁王殿下守陵还是另有所图?

    没有人知道。

    皇上太急切了,先皇一去,一登基就拿了秦王殿下开刀,让人禁不住多想,再怎么也要过一段,纪老夫人心里嘀咕,消息都传到她这里,可想而知外面如何。

    皇上不在意?

    先皇可是下旨把秦王殿下圈禁在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并不是好地方,让秦王殿下呆在那里也是好去处,皇上啊皇上。

    皇上把人送去皇陵,算是违背了先皇的旨意,这么快违背,说着不好听,也不好看,按理来说皇上是不该这样的。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令皇上做出这样的事?

    她准备等老四回来,等了老四回来,问了,她望着老四,等待着他和她说。

    “娘,你要问的,儿子知道,可以回答。”

    “那就回答。”

    纪尧转着玉板指,听了娘的疑问,这不是娘一个人的疑问,菁儿应该也会问他。

    他笑着,挥手让人下去,没有留人。

    纪老夫人看着也不说话,知道就回答啊。

    “不过是秦王殿下派了人想找皇上麻烦——”那个时候还不是皇上,是太子殿下,纪尧微微笑,对娘说。

    “秦王殿下怎么敢找皇上麻烦?”

    纪老夫人可是记得秦王殿下被关着,怎么找麻烦的,何时找的,还有——老四这话是想说什么,是秦王派了人外面的人?

    难道真的是这样,秦王有办法联系外面的人?

    她隐隐想到什么,凝着老四。

    “娘想到了?”纪尧对上娘的视线就是一笑,笑容加深,娘想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只要一提就可以了。

    没想到娘这么快想到,娘。

    “没有,你也要和我说一说,我想是我想,怎么知道对不对。”

    纪老夫人没好气的。

    “娘。”

    纪尧挑了一下眉,没有再调娘胃口,说了起来。

    纪老夫人知道了。

    *

    萧菁菁也想知道。

    纪尧再次说,和菁儿说。

    “菁儿,秦王派了人出来,就在皇上登基的那一天,知道吗菁儿,不过被发现,抓了起来,然后……。皇上并不意外,早就知道,也是皇上安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