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多了威严
    37小说

    外面恭敬的声音传来。

    “等一下。”

    长公主一点也不想叫太子为皇帝,在她眼里,太子根本就不配当皇帝!只有秦王才有资格,太子连太子也不没有资格。

    她不知道太子是用什么办法让秦王被——

    “先去母后那里,我就不信了,先不要去皇帝那里了,我要问一下母后皇弟是怎么驾崩的,还有——太子凭什么能登基,我这个长公主都不知道,居然不通知我这个长公主一声,让我回京来!”长公主改变了主意,声音变大,冷厉的。

    “……是长公主殿下!”

    “……”

    很快长公主的车辇行进了起来,一行全都调转头跟着长公主往慈宁宫方向去。

    长公主只想马上见到母后,问清楚。

    “快通报,快!”“……”

    远处的宫人还有太监看到长公主的坐驾还有一行停了一会不知道说了什么,本来看长公主殿下是要往养心殿找皇上不知道为何又往慈宁宫去了。

    他们想了想,对视一眼,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们本来是想拦下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擅自闯宫,可是……

    “长公主殿下往慈宁宫去了,不是前面!”“……”

    太子殿下登基后,就住在养心殿里,不像先帝多数是在乾清宫,他们快速去通报。

    *

    曾经的太子殿下当今的皇上萧瑀此时挥退了所有人,把玩着手上的东西,笑看着下面的纪太傅,也不说话。

    纪尧笔直的站着,望着上面的皇上,也没有开口,看了一会,皇上要是没有事他就要回府了。

    此刻没有一个人,很安静,安静中能听到外面的声音。

    纪尧手指轻轻拔弄了一下手上戴着的拂珠,萧瑀忽然伸手手拄着下巴,看着纪太傅,想到什么笑出了声。

    纪尧就那样看着皇上,看得皇上不得不说话。

    萧瑀笑完后,还是那样看了过来:“孤的太傅大人怎么不说话?”

    “皇上想让臣说什么?”纪尧开口,平静以对,没有丝毫变化:“皇上想听什么?说一声,臣在说。”

    “你不说孤也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孤下旨送秦王去皇陵的事太急了?该等一等啧啧。”萧瑀说了起来,挑着眉头,玩味的。

    “……”

    皇上是不是想太多了,有人是这样觉得,但不包括他,他早就料到,纪尧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难不成孤想错了?”萧瑀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好奇了。

    “……”纪尧不说话。

    “孤让秦王去守皇陵,太傅难道不觉得孤很宽宏大亮?”萧瑀又笑起来。

    “皇上。”

    纪尧看着皇上,摇了摇头道:“你该自称朕,你现在不是孤了,不是曾经的太子殿下,已经成了皇上,登基为帝了,皇上忘了吗。”紧盯着他。

    “哦,太傅不提醒孤还忘了,怎么办,孤用习惯了,一说起来就用了孤,啧啧。”

    萧瑀才想起来,人也站起来,走近:“对了,孤又没有要他的命,有什么——谁让他在朕登基大典上弄出那一出。”

    “那是陛下——”

    纪尧没有再转着玉板指:“陛下明明不是忘了,是。”是什么他没有说。

    “还是太傅了解孤,怎么办。”

    萧瑀笑得不行;“是朕又如何,朕吗,朕和父皇一样了,父皇九泉之下想必会很欣慰,欣慰朕做的,知道朕如此的善待朕的兄弟们,你说是不是,父皇会高兴吧,朕想看一下秦王敢不敢,不想!”

    纪尧看着皇上,原来的太子殿下,身份不同整个人也不同:“……”还拿先皇来说事。

    先帝要是知道,九泉之下只会气得跳起来,皇上这么急就动手。

    “朕也没想到他这么急啊。”

    萧瑀又笑得不行。

    “他敢那样做,朕当然不能放过他,他的人都暴露出来,朕才能安心,你说是不是?朕要看看他身边有多少人,还有多少人愿意为了他和朕作对。”

    纪尧:“……”

    秦王殿下要是再不做点什么就没有办法再做了,秦王殿下输得彻底,就算知道可能是一个局,也只能上。

    皇上赢了才可以这样说。

    “没想到还有不少,都觉得朕该留他在京城养一养病,病着就送去了,啧啧,朕偏就要现在送去!”萧瑀又笑,啧啧两声。

    纪尧继续:“……”

    “朕说完了,太傅没有什么要说的?”萧瑀问太傅。

    “皇上没有做错。”

    “朕就知道朕的太傅理解朕……”

    是吗?

    没有多久,纪尧看了出去,他看到外面有人想进来,只是,回过头来:“陛下外面应该有事,有人想进来。”

    只是皇上有命,不敢进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看了一眼。

    萧瑀看出去,他高兴了,直接让人进来说,纪尧盯着,很快有人进来。

    “有什么事和朕说。”

    “皇上!”进来的人可以说是跌进来的,一跪在地上,磕头行礼问安,抬头,看到皇上和太傅大人,忙对着皇上,不敢再看太傅大人:“禀皇上,长公主殿下带着人回京了,直接入宫里来,还有。”

    他把长公主殿下回京擅闯禁宫的事说了。

    他们在外面团团转,都不敢进来,皇上交待了,好在太傅大人知道,他们终于,不用再担心了。

    “你说朕的姑母回京了?”

    萧瑀挑眉不已,笑了,看了一眼跪着的人,看了一眼,心中想到什么,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姑母会回京可以说没有太过出乎朕的意料,父皇驾崩,朕登了基,想必是让姑母失望了,姑母不回京才怪。

    随即看向纪太傅。

    呵呵笑了起来。

    “皇上,长公主殿下。”

    纪尧有些没有想到,听完,没有再问,感觉到什么,转着玉板指望着皇上,长公主回了京,带着人,她想干什么。

    “姑母回京是来找朕还是?”

    “那就要问长公主殿下了。”

    纪尧没有回答。

    “朕也觉得是。”

    萧瑀转头又挑眉,看向下面的人。

    纪尧也是。

    “皇上,太傅大人。”

    下面的人抬头。

    “朕的姑母是要过来找朕还是?”萧瑀问着下面的人也是问纪太傅,漫不经心的,又带着威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