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先堵住嘴
    可以把容姐儿好好留在这里,还有容姐儿身边的人,一个不漏的都可以关起来,她可以不用担心,但还有别的事要办,随即她想到,容姐儿入宫的事瞒不了人。

    还是要和皇帝说一声。

    不管是派人去还是如何,她想着。

    是她亲自过去还是派人去,还没有想到,又想到宫外的驸马,容姐儿是关起来了,驸马呢。

    要是回长公主府和烨哥儿说了什么——

    她怕会再发生什么事,还是派人去看一下。

    把容姐儿一行处理好了,太皇太后看了一眼,转开目光,没有再看,充耳不闻容姐儿的话,也不看她身边的人,目光没有再留在那里,她看向外面。

    沉吟着再想了一下,她收回目光了,只是目光还没有落下来。

    “太皇太后?”宫人嬷嬷在侍卫进来后就退了出来,站在太皇太后的身边,看到太皇太后的目光不由的望着,恭敬的问。

    耳边是长公主殿下的声音还有——她们跟着太皇太后看了又低下头。

    “去一个人去皇帝那里,就说容姐儿会留在哀家这里,别的不用说,简单一点,直接告诉他,他会知道,怎么想就不管,哀家……再派人去宫外看一下驸马在干什么,不要让他乱来,容姐儿这里有哀家。”

    太皇太后吩咐起来,盯着她们。

    也没有在意容姐儿在,有人听到。

    “是,太皇太后。”宫人嬷嬷闻言,再次抬头看了一下不让人碰的长公主殿下,还有长公主殿下身边的人,望着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没有再说话,宫人去了,她没有动,直到。

    “母后,你不能关着我,你们干什么,滚,滚滚,你们敢,敢本公主是你们能碰的吗?给本公主让开,拦下他们!”

    “长公主殿下,属下奉太皇太后的命令……你出去不了,你还是……”“长公主殿下!”

    “本公主也是你们能拦的……”

    “……”

    太皇太后懒得再呆在这里看容姐儿闹腾,听她说话,已经让人出去安排好,看了一眼还在闹腾着的容姐儿一行,和侍卫嘱咐了一声,带着人出了殿。

    她找了一个地方休息。

    坐下来后,她吐出一口气,看了看四周,休息了起来,休息了一会,正觉得少了什么,有些渴想要开口,要宫人嬷嬷上前行了一礼。

    “太皇太后。”她们似乎是想说点什么。

    长公主殿下一行还在那里,太皇太后?

    “什么?”太皇太后看了她们一下,正要说的话没有说出口,只看一眼不必多问,就知道她们想什么,宫人嬷嬷低下头去。

    不敢再看太皇太后。

    “去给哀家沏一壶茶来,还有。”太皇太后顿了顿,把没有说出来的话说了出来,盯向她们。

    “是,太皇太后。”宫人嬷嬷闻言,抬头低头,开了口。

    她们听着太皇太后的话。

    太皇太后没有提别的,就那样看着她们。

    宫人嬷嬷一听,心里一松,马上去了。

    太皇太后坐着,手轻轻的放在一边的扶手上,动了动,想要敲击起来,又觉得敲击起来很可能敲得手痛。

    没有那个必要,她又不是要想什么,眼见还有宫人没有下去,她看过去。

    宫人不知道太皇太后看什么,一下子跪下来,磕了一个头,叫着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脑中并不是真的什么也不想。

    还在感叹着容姐儿跑回京就是给她带来麻烦,后悔派去南边的人太慢。

    “你们跪着干什么?”她一边想一边盯着跪下的宫人。

    她又没有说什么,让她们请罪,或者如何,她们倒是一看到她看过来就跪下!她语气很平静,自觉并不吓人。

    就是她的目光也不吓人,不过是随意看过去,她们怕什么?她要是生气不高兴目光可不止这样。

    要不是她知道,她会以为她们做了什么心虚了。

    “太皇太后,奴婢,。”

    宫人面对太皇太后的话还有目光,想说点什么,又磕了几个头还是没说出来。

    “起来吧,不用这样。”

    太皇太后更不高兴,看着她们的样子还有动作,听着她们半天吐不出来的话,懒得再听再看,很想让她们出去。

    继续跪着,转念还是让她们起来了。

    懒得理会,不想有人一直在面前跪着,说着什么,破坏她的心情,索性叫她们起来。

    她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

    因为刚才容姐儿出现,她吩咐人做的。

    “谢太皇太后——”宫人还是站了起来,太皇太后为了长公主殿下很生气,明显怒火还在,她们才会紧张。

    太皇太后看她们起来,不再跪着,也不再看了。

    宫人心里一松。

    太后太后想到容姐儿真是大逆不道,想做的事就是完全是不要命的,一句一句都是她的野心,她叹气又气怒,她不拦着就去了,命也丢了,她在想怎么打消她这野心。

    想怎么让她的命留下来,让她好好清醒一下,洗去她脑中所想,她想了下,又安排了一下人过去,交待人把容姐儿的嘴堵起来。

    不管怎么样把嘴先堵着吧,不让她再乱说了,刚才出来的时候她忘了,没有想到。

    只是觉得有人在就是容姐儿再说也没什么,现在一想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堵住好一点。

    现在容姐儿应该还在那边乱说着,不能让她再继续说下去。正殿那里是里里外外都是她的人,容姐儿说得再过也没有什么,万一有别的人呢,也不能保证她的人就只忠于她。

    不行,越想她越担心,她不允许有人传出去。

    要是谁敢说出去——

    哼,如今容姐儿也说了不少不能说的,她想了想,还在一定的程度,不知道她过来的这段时间又说了什么。

    但愿没有说一些不好收场的,她看着宫人:“马上去,快一点,堵住,容姐儿不让你们就硬堵上,就说是哀家的命令,让侍卫帮着,反正就是给哀家堵上。”

    她的意思很明确。

    相信她们懂。

    “是太皇太后。”宫人听了她的话,知道太皇太后意思,行了一礼,忙去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