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什么时候
    就是和烨哥儿说话,终于有消息,派去的人回来了,知道驸马为何没有入宫。

    呵呵。

    是啊她这个女婿没有做什么,好好的。

    他是没有做什么,跟着容姐儿回来,一路从南边回来,她不信是被逼的,肯定也是和容姐儿一个想法,一个心思,想要的差不多,偏不入宫,让容姐儿入宫来打头阵,他倒是可以安然无悠的回府里呆着,等着。

    容姐儿还一心往前冲。

    要是这是和容姐儿商议后决定的——就算是商议的,又如何,怕的是并不是如此,她想着容姐儿提起驸马的样子。

    说不得两人还有争执,驸马不想入宫,容姐儿想。

    以前她没有太过往这个方向想,觉得容姐儿野心大,怪她,也怨过驸马,不过还是觉得驸马不错,至少还理智,清醒,不会什么事都像容姐儿那样,知道劝容姐儿,此时此刻想着容姐儿,看着容姐儿被她关了,驸马却好好的,再听到驸马在干什么,她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想到了。

    可能是她心里阴暗吧。

    就像是一下子清醒了,从迷雾中看通透了,看到了驸马的想示,还有容姐儿一个人的傻。

    以前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一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一想心也冷了。

    冷得不行,要真像她想的,她不敢置信,何止是心里冷,身上也冷。

    她的容姐儿被人这样指使,越想越是觉得是这么回事,要不是这么回事怎么驸马不入宫来,就容姐儿一个,就是商量好了,她也觉得容姐儿被驸马——

    驸马,容姐儿,她的容姐儿越来越蠢指不定也有驸马的原因在内。

    她愤怒又生气,只想马上把驸马那个该死的东西召入宫来,好好问问,容姐儿她恨,看不上,也是她生的。

    驸马要是真的做了,她不会放过,一个驸马死了不可以再挑,想着想着以前很多当时没有多想的再一深想,如今重新想一遍,更是怀疑了,不行。

    该死,她手握紧,很想叫人把驸马叫进宫来。

    “太皇太后?”

    下面的人抬头,感觉到太皇太后冰冷的目光,太皇太后不知道想什么,听了她说的话后就不知道想什么,看向她,目光一点点变冷,看得她不敢再这样,旁边站着的宫人嬷嬷也发现太皇太后生气。

    且是越来越生气,她们也看着太皇太后,叫了一声。

    太皇太后听见她们的话,愣了一下才算是回过神来,她回过神来后,第一件事不是别的,而是手一拍,用力的,不是像平时轻轻的拍。

    砰一声响,她的手重重的拍下,怎么可能不发出声音,声音很大,直刺人心,下面的还有旁边的人宫人嬷嬷望着太皇太后,被突然的啪一声吓到,她们对视一眼,差点跪下,好在最后没有跪下去,不知道太皇太后这样生气是?

    是因为驸马爷吗?还是长公主殿下?她们不知道太皇太后生气得拍得这样重是为了什么,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才这般的,心中紧张害怕,担心,太皇太后一眼也没有注意。

    她的心思还在刚才想的那里。

    拍了一下后,她大着声音,很不悦,很生气,重重的,阴沉的:“真是好驸马呀,真是哀家的好女婿,容姐儿的男人,从来都是这样,什么时候都是这样,让容姐儿来,还真是会算计,算计得死死的。”

    她大着声音,话中有话,看着下面的人还有外面。

    “太皇太后?”

    宫人嬷嬷还有下面的人一听,一时不知道太皇太后说的是什么,指的是,她们想不明白。

    只能知道是说的驸马,驸马爷算计了什么?

    还把长公主殿下算计得死死的,这怎么会?

    她们面面相窥,听太皇太后的语气,还有方才用手拍的那一个啪,能知道太皇太后格外的生气,以前太皇太后不会这样,驸马到底做了?

    “每次都是让容姐儿来。”

    太皇太后见她们居然不懂,更加的生气,又是一拍,砰一声,她一点也不觉得手痛,或者哪里不好。

    宫人嬷嬷下面的人渐渐想到点什么,就是还不明白。

    太皇太后一眼看穿她们的表情,知道她们是个傻的,不比容姐儿好多少,也不知痄,最多是想到点什么。

    呵呵,驸马这心思啊。

    她现在看到了,可还有人不知道,她也不想和她们说了。

    “太皇太后,驸马爷?”

    宫人们又开口。

    一边的宫人嬷嬷:“太皇太后你?”还有人想问。

    太皇太后在她们这样都不能明白后,懒得说了。

    她吩咐了起来,手一挥:“驸马那里还是要让人看着,虽然不清楚了他还要干什么,容姐儿这里,我去和她说下。”

    索性也不说了,她让人看着驸马,等她想好要不要召见他,容姐儿那里她是要去的。

    然后就是皇帝了。

    “太皇太后。”

    宫人们听见。

    *

    “皇帝应该也可能会派人盯着驸马还有这里。”这是太皇太后想到的,皇帝不是会被她话说了就什么也不做的人。

    也许会派人看着,这时就盯着他们呢。

    下面的人还有宫人等反应过来,脸色一变,皇上派人盯着,太皇太后还要盯着吗?想着,太皇太后既然吩咐了,她们忙应了一声,磕起头来。

    “再来就是。”

    太皇太后又说了。

    宫人等听着。

    *

    没多久,太皇太后带人走近正殿,看容姐儿。

    容姐儿还在抽着侍卫,还在闹腾,都这么久了,皇帝来了都走了,她还是这样,她没有让人扶着。

    一个人走过去。

    “容姐儿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