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分开睡觉
    赵嬷嬷站着望一眼就收回目光,就这样站着她就出了汗,还没有做什么呢,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抽出身上带着的手帕细细的擦了擦,直到擦干净了,才没有再擦。

    不擦干净,一身汗味怎么服侍郡主。

    郡主现在月份大,闻到一点不干净的味道就不舒服,要贴身服侍郡主就得洗干净了,拿着手帕看了下上面有点脏了,她折到一边,放着。

    转身看着身后跟着的人,吩咐丫鬟们去厨房端绿豆汤来解署,同时又吩咐了一些其它的,都是给郡主准备的,别热到了郡主。

    太阳亮晃晃的,一转眼又到了一年特别热的时候。

    她往郡主那里去,去看郡主有没有哪里不好。

    今年是国丧中,很多都要守着,不能像往年一样,郡主肚子大更是热,只要动一下走一走就热得不行。

    她看着心疼,四爷问郡主去不去庄子上,郡主不去。

    郡主是坐着也热,就和怀两位小公子的时候一样,用冰才能好点,可还是要人不停扇着风,郡主午歇夜里休息也容易出汗,翻身也困难。

    要人帮着翻身。

    一翻完身才好点,而且一出汗人也更不舒服,需要沐浴更衣,可沐浴更衣郡主不方便!

    没有扶着怕摔到。

    夜夜郡主和和四爷挤在一起也热,不方便,四爷早出晚归,换了皇上,忙得脚后腿打地,夜里还有事要处理。

    有时候夜里才回来,郡主又想等着,不等夜里也会醒。

    四爷怕吵到郡主,有时会看过郡主就去书房休息,郡主看到四爷才安心,才能睡下去,弄得两人都睡不好。

    一些日子下来,郡主清瘦了,脸色不好,四爷看着还好,但郡主担心四爷休息不好,必竟四每天忙得很,郡主也有身体,四爷也担心郡主,两人这样下去,怕不好。

    郡主和四爷分开睡了。

    很是难得的,以前没有过。

    郡主提出来的,四爷想了想同意了,就是舍不得,必竟郡主再有身子也是一起的,夫妻两人,分开不是很好。

    可这回不同,郡主何尝舍得,郡主这次怀着姑娘的月份不一样,加之四爷特别忙,天气还要热一阵,只能如此。

    就是他们这些服侍的丫鬟婆子什么的也是不想四爷郡主分开的,但事情到了,再说别家一直如此。

    也没有发生什么,她们担心的注意就是,四爷也不是那种人,四爷一般都在书房,身边的人都是男人。

    她们也可以看着,四爷也不会让郡主伤心伤到身子,郡主更是信任。

    四爷和郡主分开又如何,虽然分开睡,四爷和郡主还是一样。

    郡主一个人睡,四爷有时歇在外间,有时候歇在书房,大多时间还是书房的,在书房忙,完了会在书房,没那么忙就会在外间的榻上。

    外间放了一张软榻,能睡人,只是不宽也不长,丫鬟婆子睡着还好,平时也是守夜的丫鬟婆子睡的。

    四爷睡换了一张更大的,可是还是短了点,四爷睡很是窄小,睡着也不舒服,她们想劝,又想着四爷一片心。

    四爷也不让人说,睡得很坦然,郡主劝过四爷,四爷就说不放心,也不是夜夜睡。

    到后来郡主也不劝了,四爷这些天来,身边还是干干净的。

    赵嬷嬷知道郡主没有精神,就安排着四爷身边的事。

    四爷也不说什么。

    “郡主,外面还不下雨。”

    赵嬷嬷到了郡主身边,叹了口气,看了半支的菱木窗,能看到外面的一切,一扇窗子能揽尽花色,突然有点风了,她惊喜了下,真是……好久没起风了,赵嬷嬷望了望天,还是看不出乌云,也看不出会下雨,叹一气,再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天天这样,没有点别的,京城的人都不出门,出门的都快挨不住,四爷啊,风微微吹进来,倒是不大,还凉爽了,她舒服了,心情好了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一边丫鬟拿着扇子给郡主打扇,还有人端着水。

    一个个站得笔直的。

    郡主又躺在软榻上休息了,半闭着眼,看着窗外面,手摸着肚子,侧着身子,享受着吹来的风,睁开了点眼,想来是没想到有风,赵嬷嬷检查完回头和郡主说。

    也是看郡主没有睡着,

    郡主喜欢躺在软榻上,尤其是四爷睡过后,每天都这样。

    躺着养神。

    只有下午,晚上凉的时候会走一下,整个府里都关心着郡主的身体,也都关注着,等着郡主生产。

    “嗯。”

    萧菁菁应了一声,她知道赵嬷嬷担心,也不知道何时会下雨,每天都是这样,眯着眼,风轻轻吹过,她感觉到了,看向赵嬷嬷。

    “有风。”

    打扇的丫鬟还有端着水的人也都感受到,看出去,回过头来也激动起来:“郡主有风了,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她们比赵嬷嬷想得多,高兴。

    “激动什么,看你们的样子,只是一点风而已,不知道的人以为你们想什么!”赵嬷嬷一看一听不高兴。

    丫鬟还有七巧冬菱等一怔回神,对上赵嬷嬷目光,再看郡主,低下头。

    “赵嬷嬷。”

    萧菁菁稍微坐正了一点。

    赵嬷嬷上前扶着,丫鬟们也发现上前,赵嬷嬷没理她们,扶了郡主靠起来一点。

    “是有了一点点风,也舒服,要是一直有多好,这样下去可能就会下雨了。”丫鬟倒是想得好,有风就会下雨?

    赵嬷嬷退开了一些,松开手,对郡主道,低声说起来。

    萧菁菁点头,丫鬟们也在心里点头。

    “郡主。”

    赵嬷嬷又要开口,和四爷分开睡后,郡主夜夜也好睡了点,开始可能是不习惯还睡不着,比和四爷在一起的时候还不好,四爷看了差点又回来,四爷脸色和郡主一样,这就是相思苦吧。

    赵嬷嬷不知道自己形容得对不对,反正就那意思,她读书不多,想不到别的形容的了。

    郡主和四爷后来还是没有一起睡,渐渐的再看郡主的脸色明显一日日好了起来,不再像先前,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