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退位让贤
    摔了不少东西!

    他就说他的太傅今天怎么没有入宫,也没有派人入宫说一声,要不是有事,他早就派人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

    一个个不把他放在眼里,想要他身下的位置,他正拿下面的人发气,脚一踢,踢到跪着的人,让他们滚,他会让他们知道他才是天子。

    他笑了起来。

    下面的人听到皇上的笑声,吓了一跳,以为听错了,可是一抬头,皇上真的在笑,他们面面相窥。

    不知把措,旁边的人倒是看出来了什么。

    “皇上。”

    萧瑀听到菁妹妹生了一个女儿,太傅大人得了一个女儿,萧瑀看着下面的人,高兴的:“菁妹妹生了一个女儿?太傅大人算是如愿以偿了?”

    “皇上。”

    下面跪着的人还有一边的人听到皇上说话了,心里一松,脸色好了点,他们刚才很怕皇上会……得到菁华郡主生产的事忙过来,皇上交待过要是菁华郡主生产了要报上来。

    要不是这样他们还不敢来。

    他们虽然怕,还是来了。

    听到皇上的话,看着皇上的表情,皇上这样,他们也放下心。

    有人抬头,恭敬的望着皇上,说起来:“是,皇上,菁华郡主是昨天夜里生产的,一切平安,没有什么事,太傅大人应该是担心,所以留在府里,派了人入宫告假,之前皇上在早朝,所以没有报上来,现在。”

    把菁华郡主是何时平安生产还有纪府的动静,纪太傅为什么没和入宫,派人告假的事一并的说了。

    以期望皇上听了都知道,不会生气,皇上发怒起来没有人不怕,想到不久前,皇上大怒的样子。

    他们看着地上摔得一地粉碎的东西,外面的事情还有谣言让皇上怒不可斥。

    说完磕了一个响头。

    “朕就说太傅怎么没有入宫。”

    萧瑀笑了,啧啧两声,挑着眉头,想到什么,要说什么,最后没有,高兴的笑着,又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

    下面的人看了看皇上回复的神情,心里还是放松了一声,只是没有人敢在这时候插话,说什么,低下头恭敬的:“陛下……”

    “终于有一件让朕高兴的事了,你们说呢,是不是不容易,朕还以为不会有让朕高兴的事,最近都是一些什么事,你们说说,都是一些朕不想听,不想看到的事!”

    萧瑀还是笑看着他们,说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变得阴阳怪气起来。

    下面的人也好旁边的人一个个屏住呼吸,感觉到皇上的变化,心一紧,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陛下又提起来了。

    陛下说着说着又说到之前的事。

    就是外面的流民还有天灾谣言,那些想逼陛下发罪已诏的人。

    他们不敢多想,听着皇上说。

    “朕还说不会有什么好消息,原来还是有的,看来朕也不是真的像那些谣言说的得罪上天,你们说是不是?”

    萧瑀又笑了起来,盯着他们。

    “皇上,那都是乱说,是谣言,是——”下面的人旁边的人都跪在地上磕头,皇上提起外面谣言,他们一个字也没有办法说。

    “你们也说是谣言,怕什么?朕还能吃了你们?有人就是觉得朕会在意外面的那些话,朕是真命天子,怕什么?”萧瑀忽然说了起来。

    “……”

    “你们说朕该不该高兴?这么好的事,朕要怎么做,是不是要感谢一下朕的太傅还有菁妹妹?”

    “……”没有人能回答。

    “对了,菁妹妹可不是你们能说的,朕不止要好好感谢一下朕的太傅大人,在这个时候弄出一件高兴的事,朕还要找时间去看一看。”看一看朕的太傅有多高兴,还有看一下菁妹妹生的女儿。

    “皇上。”下面还有旁边的人一听,就不由开口,看着皇上。

    “你们想说什么?”萧瑀笑问。

    “皇上,现在事情正——你要是出宫,要是去纪府,那?”下面的人还有旁边的人磕着头说了起来。

    “朕怕什么?要怕也是那些人怕!”萧瑀忽然冷笑起来:“要不等太傅入宫,朕好好问问他。”

    “……”

    下面的人一听,皇上不去了?他们还以为皇上真的要去,刚刚皇上那样说,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皇上要是出宫去,要是有什么?

    他们不敢让皇上去。

    “对了。”

    萧瑀再次笑了笑,挑眉,派人马上去从他的私库里挑了几样好东西,送到纪府,算是他赏给菁妹妹的,等太傅回宫后,他问了问再去看一下,现在太傅应该在陪菁妹妹。

    菁妹妹刚生产,还是等菁妹妹恢复一些再去,他想看一下太傅的女儿,好不好看!

    “是,皇上。”下面的人应了一声,去了。

    “……”

    萧瑀又拿起旁边放着的花瓶,忽然又砸了起来,砸到地上,剩下的人忽然见皇上这样,心中一跳。

    磕头请罪,皇上!

    皇上难道又生气了?不知道皇上又是为了什么,是外面的谣言?身体不由一僵。

    “朕还是来说一说先前没有说完的!”早朝上那些人的目光别以为他没有发现,就知道顾左右而言其他,说些无关紧要的,他一盯,一个个不敢和他说话,萧瑀哪里看不出他们也是觉得他不配当皇帝!

    都觉得他该退位让贤,让给谁?去了皇陵的秦王还是晋王那个肥猪?

    想要他下罪已诏,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只是没有人敢先提。

    更别说别的人了。

    “皇上,皇上——”跪在地上还有旁边的人往后趴了一下,只知道头碰着地面。

    “让朕高兴的事过去了,你们说呢,以为朕就这样?”一件喜事不过让朕高兴一会,萧瑀走向跪在地上的人。

    “皇上。”

    *

    宫里皇上的大怒,虽只是在养心殿里,里外都有人,还是有人知道,有人不知,有人有私心,有人……并不意外,从事发就在预料中,宫里的变化,还有宫外的气氛还有谣言。

    一切一切,加上天灾**的,一下就来了,堆积在一起,全都是皇上的错。

    外面还有很多等着处理,宫里宫外都是。

    全都要皇上。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