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如你所料
    他们是在警告她?

    那一团团的肉泥就那样放着,为什么没有人收掇?就像摆在那里专门留给人看,血腥味弥漫,漫天的苍蝇争着一团团的肉。

    长公主脸色格外难看。

    去了回来跪在外面的人抬了抬头。

    “公主殿下,那里,那里——你还要去?奴婢求公主殿下不要去了那里太——”宫人也过去了,看到了,她往前爬了两步,爬到公主殿下辇车前,一想到那个情形,她就又想吐,她一路吐回来的,吐得脸色发白,跪在地上,望着公主殿下,以为公主还要去,她不敢说别的,磕了一个头,白着脸艰难的道,另一个宫人也是。

    侍卫并没有说什么,站着。

    长公主坐了回去,没有再说话,看着远处锦衣卫大狱的门口,过了一会,她开了口,她要亲眼去看一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去看一看。”

    “长公主殿下——”两个宫人一听,吓到了,抬头想再说什么,长公主殿下还是不要去了,脑中闪过刚才看到的,又想吐了,对上长公主殿下难看的脸色,还没有说出来,忽然被身边的宫人嬷嬷拉住拉到了后面,捂住了嘴。

    怎么了,谁捂住她们,拉着她们,她们还要动,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压得很低,极为小声,好像就只有她们能听到,怕有人听见。

    “住嘴吧,没有看到公主殿下不想听吗?”

    “呜……”

    宫人听到捂着她们嘴还有拉着她们的嬷嬷的话,挣了一下没有再挣,突然抬头望着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目光很冷,拉着她们的嬷嬷宫人看向长公主殿下。

    行了一礼。

    “长公主殿下你要去就去,这两个宫人乱说,还是不要说了。”

    长公主扫过收回了目光,她们松口气,拉着宫人又往后退了退,侍卫也退开,长公主殿下要去看,下了命令,辇车动了起来。

    长公主坐在里面。

    她们也跟着一起,不过想到将要面对的,一个个没有脸色好的。

    长公主不信有什么能吓到她的。

    母后,你等着看我会不会被吓到!

    她觉得母后以为她肯定会被吓到。

    辇车转过去,往锦衣卫大狱去,眼看着快到了,隐隐能闻到一股令人恶心的血腥还有腐臭味,一个个脸色变了。

    侍卫还有宫人看向长公主的辇车。

    长公主在车里也闻到了,她脸色更不好,不过并没有让叫停。

    外面的人也不敢停下来。

    眼看着到了,辇车停下来,抬头就能看到锦衣卫大狱的外面,侍卫还有宫人看过去,捂住了口鼻,有人围在锦衣卫大狱外面,显然还有人来看,在吐着。

    他们站在长公主辇车外面,看着长公主殿下,行了一礼:“公主殿下,已经到了。”

    长公主知道到了,她看到了,掀起帘子,再次看过去,大狱外面的那血肉模糊被苍蝇争食的情形映入她眼帘。

    她没想到亲眼看到比听到还要让她不舒服,她脸色沉了下去,侍卫还有宫人小心的开了口,长公主一个字也不想说,她心里烦躁。

    “长公主殿下?”

    “……”他们的出现吸引了不少目光,有人看了过来。

    “滚开,给本公主滚开,本公主,看到了!”

    “公主殿下?”

    “……”

    不远处有人听到声音,更多的人看过来,看向长公主坐的辇车,有人认出来了,说了起来,还有人过来,不过都被侍卫拦下,看向公主殿下。

    长公主殿下不想吐,她也不想见任何人,母后没有骗她,那血肉模糊的一切比她想的还要恶心欲吐。

    她知道母后为什么告诉她,让她来看了,母后知道她会来看,看了就知道她的意思。

    她扫向母后派来的人。

    跟在队伍后面的太皇太后派来的人见状,低下头去。

    长公主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母后不可能一个人不派放心让她出来,这一次母后想对了,看到那些肉泥,她不会再做什么了。

    *

    慈宁宫里,太皇太后在容姐儿出了宫后坐着,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就坐着,也不让人打扰她。

    不让人发出声音,她就那样,不知道自己要坐多久,没有因为容姐儿出了宫,就真的不管,不问了。

    像是都过去了一样,她看着宫外,容姐儿出了宫,到哪里了?她会回长公主府还是像她想的那样——

    她一边想一边目光注视着宫外的方向,看了好一会,什么也看不到,她正打算不看了,等人回来吧。

    宫人嬷嬷的话,她不想听,直到时间过去了好一阵。

    有人回来了,在外面行礼问安,她看出去,让身边的人去问一下,等到人出去问了,带着人进来。

    她:“怎么了?”待到这时看清了后面跟着的人是谁,正了正身体,是她派给容姐儿的,她眼晴不是很好,隔得太远了看不清,只有近了才能看清,人是跟着容姐儿出了宫。

    这个时候回到宫里是?

    难不成她想的已经发生了?一切如她所想?还是说有别的事?由不得她不这样想,她以容姐儿的性子猜测过。

    才会派人去盯着。

    她想的同时叫了人起,看着人。

    问了起来。

    宫人也起来后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太皇太后娘娘,如你所料,长公主殿下出宫后马上找人问了,后来让人去看了看锦衣卫大狱外面,知道了锦衣卫大狱外面的情形,还是亲自带着人去看了。”

    跪在下面的宫人磕了一个头,抬头,望着太皇太后,想到太皇太后让她们注意的,她把长公主殿下去看了的事禀给了太皇太后。

    “是吗?真的去看了。”

    太皇太后就知道,她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一边的宫人也没有料到,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了。

    下面的宫人则是跪着不再说话。

    “容姐儿,哀家果真没有想错,容姐儿去看了,看了后——”

    太皇太后这时候又问了起来,脸色没有变化,叹了口气。

    宫人也敛起心神不再去想。

    “太皇太后娘娘,长公主殿下脸色很不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