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年少风流
    突然之间就长大了,成了十几岁的少年郎。

    姑娘也大了。

    快成大姑娘了,不过比起小公子们还是要小得多,她看着郡主,郡主永远是那么年轻好看,瘦了很多,京城可是都传着郡主美名,郡主身边的就是姑娘,姑娘乖乖坐着,一张小脸圆圆的跟郡主一个样。

    圆圆的眼晴,白皙的皮肤,小小的嘴,俏俏的鼻,秀发梳了起来,看过来,一身嫩黄的小襦裙,拉着郡主的手,看着乖得很,当在她眼中还是乖,可身体总是忍不住移来移去,坐不住,想要看外面。

    眼神活络得很。

    也灵动得很,她看了看姑娘,再看郡主,郡主一直不让姑娘动,不然啊,她掀着马车布帘,看了小公子,发现姑娘也在看,姑娘。

    她收回目光,恭敬的。

    “郡主,前面就是了,快要到了。”前面就是郡主要去的地方。

    “嗯。”

    萧菁菁应一声也看着。

    姑娘则是马上就看过来,糯糯的:“嬷嬷到了?”

    叫得赵嬷嬷心软得不行。

    “嗯。”赵嬷嬷道。

    “小公子们看看——”

    赵嬷嬷此时带着人陪着郡主带着姑娘去街上。

    两位小公子今天也是难得的没有读书,休沐,四爷倒是没空,他们一起陪着郡主还有姑娘。

    再看一眼外面的两位小公子。

    两位小公子骑在马上看着前方,赵嬷嬷不再看了,放下马车布帘。

    小公子们因为长得似四爷,长得格外的出众,她听到不少人说小公子们比当初的那位大公子,还有四爷以前还好。

    这是当然,她家的小公子怎么可能比不上当年那位大公子,小公子们可是四爷的儿子。

    只要出门,参加诗会宴会花会什么的,就会有不少小姑娘围着她家的小公子们,也不知羞,小公子们还会收到不少小姑娘送的香包,只是小公子们从来都不收。

    只因两位小公子心思不在这上面,而且一向自傲。

    根本不把这些小姑娘们送的东西放在眼里,所以——她太了解她的小公子们了,她的小公子们也从来不在意是不是被人誉为什么京城第一美男子。

    对了还有第二美男子。

    小公子们是两个人,也没有把大家觉得他们长得比四爷好有什么。

    禛公子不在乎,小公子一向知道自己长得好!

    两位小公子总是让人不由想起那一句用烂了的,但也只有这一句最能形容少年的风流挺拔了。

    用在两位小公子身上最恰当,别的她一时找不到好的,也许别的人行,她一个婆子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以前形容过别的人,比如那位不知去向的大公子。

    虽说让人觉得腻歪,可是,算了。

    当然主要是前面几句,最后的几句小公子们还小,还没有到成亲的时候,亲事还没有订。

    还早得很。

    更别说什么妾似将身嫁与了。

    郡主和四爷是不会这么快让小公子们成亲的,定亲,不说小公子们的亲事很重要,要慢慢看,小公子们还要科考,等科考了再说。

    京城的好姑娘不少,但也不是好姑娘就行的。

    还要看家世,和小公子们配不配,合不合得来,还有八字匹配不。

    两位小公子是从小看大,不过禛公子比起小时候更稳重了,没有那么跳脱了,如青松,小公子斯文俊秀如修竹。

    两位小公子站在一起,就是青松和青竹。

    没有人会不注意。

    整个京城找不出两个比得上小公子们的,也难怪有人觉得小公子们是京城第一美男子。

    小公子们还是第一才子呢。

    这是她心里想的,郡主却不让她太高调,让她低调一点,不要她说出来,怕弄得大家都知道!

    小公子们长得好,又有四爷这样的爹,郡主这样的娘,从小读书读得好,就没有读不懂的。

    也不知道小公子们长的是什么脑子,可能就像有人说的,像足了四爷吧。

    只要学堂教的小公子们就知道,有时候甚至学堂没教他们就知道了,和小公子们一起上学的还差得远,小公子们已经学会了。

    小公子们哪怕有点自傲,也很正常不是吗,像小公子们这样,没有什么不好的,当然要有一些骄傲,也是傲气。

    这没有什么不好,除了四爷会提一下让小公子们注意下,郡主提一提,四爷郡主老夫人都没觉得有什么。

    以小公子们的出生就该如此,四爷空了也会抽查两位小公子,两位小公子学习进度很快,有时候四爷都不得不看着小公子们,小公子们不听话,四爷也找不到罚小公子们的。

    两位小公子的心思也都是一直放在科举上,知道什么对他们来说最重要,别的都只是消遣还有娱乐一下。

    不像有的人,明明就不够聪明也不知道好好学,只知道玩耍,仗着出生还有身份,自觉自己出身好,不怕担心别的。

    看不上别人,觉得自己一辈子就是躺着吃也吃不完,仗着身份欺负人,还看不上认真读书的。

    勋贵子弟不说了。

    他们和小公子们不同,天生就不用读书,要不就是一群纨绔子弟。

    小公子们也不像那些自觉有几分聪明就得意了,不好好学的,京城只有寥寥几个能稍比得上小公子们的。

    自以为不好好学的后来就是伤仲永,她也不是没有听人小声议论小公子们长大了会不会就是一个伤仲永。

    必竟小公子们太出色,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比较,那些羡慕的人说什么都可能,表面上还话,底下面有嫉妒什么的算不上什么。

    她听着不喜,在她的心中,小公子们绝不是,不等她说,郡主知道不让她出面。

    郡主觉得没必要。

    待到小公子们高中的时候就知道了,世人也闭嘴了。

    赵嬷嬷明白,还是有点憋屈就是了。

    她觉得两位小公子就是神童,天才,天生生而知之,什么都轻而易举就能知道,就算是最爱玩闹的时候也没有忘了读书,受四爷的影响很深。

    永远都不会是伤仲永。

    早在几年前小公子们其实就开始下场了,本来可以不用这么早,官宦子弟都可以不用从童生考起的。

    但四爷让小公子们磨练一下,郡主也不说什么,老夫人赞同。

    四爷当年也是这样开始,小公子们也想试一试,以试天下读书人,看一看。

    磨练几次,用四爷的话说就是多磨练才能更好,小公子们先考过了府试,一次就考过中了秀才,不过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中秀才并不算什么,所以没有人觉得多厉害。

    重要的是后面。

    秀才只是开始,也不值得庆祝。

    就算有人知道送来贺礼,派人恭贺,府里也是该如何就如何,就算皇上知道,派了人来,赐下东西,还提起,四爷也还是那样。

    四爷当年可是高中榜首。

    因而高中状元才是庆祝的时候。

    就算小公子们府试也是得的案首,两位小公子都是,你来我往的,也差了很多,不过是让人觉得不愧是四爷的儿子而已。

    没有因为是官家子弟就有所懈怠。

    本来前两年两位小公子就可以依次参加乡试,考取举人的功名了,按两位小公子的能力肯定能上,只是四爷觉得两位小公子还小,文章上面还诸多不足,怕两位小公子得中了更加骄傲了,还是再多磨练一下,磨练得更老练一点,就往后压了压,压了几年。

    让他们明年再考。

    不然两位小公子已经是举人的功名了。

    再来就是春闱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