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别想骗我
    她看了一下街道两边,感觉到姑娘又要看过来,她就要放下马车布帘。

    忽然她发现身后好像有马车跟着。

    她也是放布帘的时候觉得不对,听到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准备看一下,要是听错了就看了,要是没有听错,她就看下,一边想着一边往后一看,不想,就看到了。

    看到有一辆马车跟在他们的后面,也一路行着,不知道跟着他们要干什么,她就要说,想了一下,脑中一转,想到另一个可能。

    这里是大街上,可能只是同路,并不是跟着,要不是这里是大街,她肯定觉得是跟着他们,派人去了。

    也回转身告诉郡主,告诉小公子们了。

    只是虽然可能是同路,但这街上不是没有马车,大多都是相反的方向。

    就算有,也——不会离得这么近,这一行人却这么的近,就像是跟着一样,由不得她不多想,当然也不排除是她想多,可能真的不是跟着。

    再看来往的马车不少,人也不少。

    她不可能冒然就做点什么,让人过去拦下质问,冒然拦下质问人家还以为怎么了,等到对方知道她们是谁,会让人说纪府不好。

    说郡主不好,这可不行,姑娘长大,小公子们也长大,要说亲的,她的小公子们这么好,还是再看一下吧。

    她给他们一个机会,看一看再说,要是过了一会离开了这条街道,或者说到了另一处还是跟着。

    她就让人去找他们。

    她还不信那么巧,去的地方都一样。

    其实她心里清楚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巧合,要是真的都往一处去,到时候下了马车,看对方的行动就知道了。

    赵嬷嬷想定。

    下一步郡主要带姑娘去叶姑娘开的店里买首饰,还有胭脂水粉什么的,不知道后面的马车是何时在后面的。

    跟了多远了,是半路才过来还是?她想不到,必竟才发现,哪里能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在后面的?

    她不是神,对方也是带着侍卫,跟着不少人,她快速的探头又往后扫了一眼,想要再看得仔细一点。

    由于马车在前,人在后,她要探头往后看。可惜只看到模糊簇拥的人,看不清别的,马车上也看不出什么。

    她知道自己再看下去,再这样,郡主姑娘肯定会怀疑,会问。

    就现在姑娘郡主可能就会问了,她的动作就在这里,她正和郡主姑娘坐着,怎么会看不到,一看到就会疑惑,这会可能正看着她动手,她放下马车布帘,回转身来。

    一切就是一刹那的事。

    因而她看着外面,掀着马车布帘又放下马车布帘,姑娘还没有来得及过来,也可能是郡主压下了姑娘。

    姑娘还有郡主果然看过来,盯着她的动作。

    就是丫鬟也是。

    姑娘满眼好奇,坐不住一样看着她,想看外面的样子。

    她隐约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是什么呢,她要想一下,不过面对姑娘郡主不有丫鬟的视线,一时也没有时间去想,一会再想吧。

    想来不是多重要的。

    可心里总是有点什么,她先不去想,外面的侍卫应该也发现了后面的马车,可能和她想的一样,才没有行动,小公子们骑行在前面,没有关注后面。

    街道两边不停有人探头看小公子们。

    还有——

    好在有侍卫在,小公子们天生贵气,没有什么没有眼色的人扔花果的。

    “郡主,姑娘。”

    她赶紧先叫,敛下所有的想法心思,不去想,就那样,马车布帘放下,看不到外面了,只有光线透进来,她看清了郡主姑娘脸上的好奇,郡主姑娘脸上都带着好奇,丫鬟也是,她开了口。

    “郡主和姑娘看着老奴做什么,是老奴脸上有什么吗?”赵嬷嬷说着还摸了一下脸上,摸了两下后问,接着,不等郡主姑娘回答:“哦,老奴看了一下外面,郡主和姑娘是想问这吗。”她随口问起来,态度很正常,就像是她表现的一样。

    没有着重说外面有什么,她看到了什么,也没有轻描淡写,先是问,其它的等一下她想好再说,郡主姑娘会问的,她问完等着姑娘郡主说着。

    “赵嬷嬷看到了什么,刚才?”

    纪昕颜啊一声,就要站起来,她很好奇,糯糯的好奇问,看着娘,再看向赵嬷嬷,挨着娘。

    赵嬷嬷就要回答,不等她说出来,听到郡主也问。

    萧菁菁:“是有什么吗?”

    赵嬷嬷看过去。

    丫鬟们相比就不可能问了,她们不敢,听到郡主姑娘问了,就是在那里看着,赵嬷嬷望着姑娘还有郡主,丫鬟她没有看,很快便一并不失恭敬的回答:“姑娘,郡主,老奴没看到什么,就是。”她顿了一下,在想怎么说。

    “就是什么?赵嬷嬷不要骗我和娘,你别想骗我和娘,赵嬷嬷方才探出头去,就快探出身子看了,还是往后是什么?”

    纪昕颜嘟了一下嘴,不高兴的,她听到赵嬷嬷说的,觉得赵嬷嬷就是在骗她和娘。

    怎么会没有什么,那方才那样是干什么,以为她和娘好骗,她本来喜欢赵嬷嬷的。

    赵嬷嬷是娘的人。

    娘,她叫了一声,看向娘。

    赵嬷嬷:“姑娘。”听到姑娘这样说,她想说点什么,她不是不告诉姑娘和郡主,也没有骗,姑娘!

    “姑娘,郡主,老奴哪里敢骗你,你说呢,但凡老奴骗你,姑娘这么聪明会不知道,看不出来,肯定拆穿了老奴。”

    她接着捧阗姑娘。

    萧菁菁只看着赵嬷嬷,丫鬟们也一样。

    “我知道你不敢骗我和娘的。”

    “姑娘知道就好。”

    “……”

    “郡主,姑娘,外面,不是老奴不说,是老奴也不确定,不知道是不是如老奴想的那样,就是看到。”赵嬷嬷见状,说了她看到的:“可能是老奴想多了吧,就是同路的,所以老奴为了看清楚就——探出头去多看了一下,那样能看清,可是还是没有看出来,只能。”

    后面没说,也不必说了,她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