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真不害臊
    知道阿弟是不相信,他也担心有什么事,想要问一下赵嬷嬷。

    “是啊,两位公子。”赵嬷嬷想说是,那些就不和两位小公子说了,和郡主说了就行,对上两位小公子目光,想了下,正要说什么。

    “娘这个给大哥吧,这个——”“你觉得好就行。”

    “娘,这个也给大哥,算了,二哥,我虽然讨厌二哥,不过,哼。”

    姑娘又挑了几样,指着几样,给禛公子挑的,然后姑娘虽然说了不给小公子挑,最后还是不高兴的挑了。

    姑娘啊,姑娘和小公子真真是,这不还是忍不住给小公子挑选。

    “虽然二哥惹我不高兴,惹我生气,我说只给大哥挑,看他那么可怜,我还是挑了。”哼了一声,纪昕颜看了过来,望着娘撒娇。

    萧菁菁看了她,笑了起来,纪昕颜见娘笑了,觉得娘在笑话她,她是说过不理二哥,不给挑,可是。

    娘是在笑她是不是。

    “娘。”她不满了,拉着娘不悦,萧菁菁:“我没有笑你。”

    “没有才怪,二哥。”纪昕颜又要说什么,看向二哥大哥,哼,赵嬷嬷听着姑娘别扭还有撒娇的哼声还是跟着看了过去,郡主也一样看过去。

    两位小公子站着,刚才还在说别的,两位小公子此时不知道?尤其是小公子。

    “娘,就不知道有人领不领情了。”纪昕颜又说了一句。

    怎么会不领情,赵嬷嬷想。

    萧菁菁:“颖哥儿禛哥儿,你们也来看下,你们妹妹挑的喜欢吗。”她也开了口,直接对着两个儿子。

    她听到儿子在问赵嬷嬷,不想儿子们管女人之间的事。

    赵嬷嬷见状,往一边退了退,让开位置,不再说了。

    “娘。”纪禛纪颖都看着娘,纪禛还想找赵嬷嬷,又看向妹妹,妹妹看着他和阿弟:“妹妹,你选的,我都喜欢。”他转头想叫阿弟。

    纪颖走过去。

    赵嬷嬷站了片刻,眼晴看着门口,听着小公子们姑娘还有郡主说话,挑选定下后就和接待的少女说。

    她没有看,只知道姑娘定下不少,郡主都没有说什么,丫鬟婆子跟着她站得远,侍卫还是一如既往守在门口,能看到在哪里。

    忽然她听到声音,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远远过来,不止一道,想来是又有人来了。

    接着,她隐隐听到少女的声音,还有一个妇人的声音,在说着什么,接待换少女那种特定的声音也传进来。

    果然是又来了人,想来和郡主姑娘一样。

    她才想着,脑中一闪,一下子想到了后面跟着的马车,会不会?她摇头,要是真是那些人——她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声音。

    眼见声音就到门口处了。

    她可以听得清楚一点了,这一行人一直说着话。

    “娘,应该上来了,下面没有人,不知道在哪里?怎么还没有看到人,娘,我们问一下吧。”这是一个少女的声音,有些不高兴,带着抱怨和不满,声音并没有压低,然后是另一个少女:“娘,妹妹,可能——”虽然没有抱怨也没有不满,但迟疑中还是能看出和刚才少女一样。

    “我怎么知道,我们。”这是一个妇人的,不是很高兴,说着,想到什么,然后问起来:“不知道——”后面的声音她没有听到了。

    似乎是在问接待的少女,声音压低了,

    “你们不知道想选什么样的,夫人姑娘是想进哪处包间。”这是接待的少女的话,还在问着,显然没有反应过来那对少女妇人的话。

    赵嬷嬷还是听出来了的,经过叶姑娘培训,这些接待的少女变得不同了,赵嬷嬷从这些对话里听出是两个少女一个妇人,而后。

    再听,已经没有声音了,可人却不少,随即,赵嬷嬷脸色不好了,她又回想起刚才这对少女还有妇人对话中的意思,说的话,就这样听没什么,组合起来,加上她心中本来就有想法,觉得听出了什么。

    更是记起来那跟在后面的就是一个妇人两个少女。

    现在也是一个妇人两个少女,那还有什么错,结合她们说的话,这样一想,呵呵,什么都出来了。

    什么想不到?

    “我们想问一下,就是。”这是那个妇人的声音,没有回答接待的少女,又问了起来,像是要询问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询问,迟疑犹豫,她可不相信她真的犹豫。

    不过是不知怎么开口罢了。

    呵呵,赵嬷嬷又听了一声,人就在外面,包间的门没有关,只是放下了珠帘,不然听不到这么清楚。

    她准备出去,看一看有多不要脸才敢跟在她们身后来。

    这母女三人到底想怎么巴结上郡主?

    还是为了小公子!

    再和人交待一声不许她们进来,拦住,要是再有什么没长眼的也一样。

    绝对不能放进来,没有郡主的话,谁也不能见郡主。

    她上来的时候可是吩咐了婆子,让她看着,看紧张,居然还是让人来了,也不知道过来通知一声。

    那对母女来了,她吩咐的人还没有动静。

    她如何不生气,呵呵,何止是生气,她等一会事情结束,一定要好好问一问。

    下一刻外面那对不要脸的母女又说了。

    开始问了,果如她想。

    “在门口的时候看到纪府的马车,是不是纪府哪位夫人带着人来了这里,既然碰到,怎么也要见一下礼。”

    妇人的声音又响起。

    还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真是会装。

    “不知道是纪府哪位夫人。”妇人又道,怕人家不回答吗?

    “对,娘,问她,你说一说,是纪府哪一位,我们在外面看到。”先头那个娇气的声音不高兴的问起来。

    一点不怕有人听到,也一点不害臊,想像得出肯定是高昂着头,娇蛮的样子,什么样的娘养出什么女儿。

    姑娘再怎么也不会这样。

    秀气的少女声音:“娘,妹妹,不要急,也许,可能。”

    似乎觉得太急了,不好,想要阻拦。

    倒是知道,没有那么不要脸,赵嬷嬷心想。

    接待的少女明显没料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