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站在门口
    “哦,夫人你?”似没想到会打听郡主的消息,一时说不出来,愣在了那里。

    正在赵嬷嬷急的时候。

    “夫人,你要是要看首饰这边请,要是不是来看新上的首饰,只是找人,恕我不能说,这里的客人都是周大福的客人。”

    这些接待的少女不愧是叶姑娘培养的,很快回神。

    “怎么不行,我们也是认识纪府的夫人的,只是看到马车想问一下。”那个妇人不高兴得很,语气也不好了,很是厚脸皮。

    “就是,娘,不要和她们废话,她们怎么会不知道,肯定是不想说,我们直接找就是。”

    娇蛮的少女蛮横的。

    “对,你们说不说,我们又不是不认识。”妇人也点头。

    认识才怪,赵嬷嬷可不知道郡主还有她们何时认识她们了,真是谎话连篇,要不是她听到真是——

    “娘,妹妹。”还是另一个少女知道想要劝。

    赵嬷嬷怕郡主姑娘们听到,不再等了,看了郡主姑娘小公子们一眼,小公子姑娘郡主果然也听见了,看着外面,在听着,她心中有点紧张,是她没有处理好。

    郡主他们怎么可能会听不到,外面声音那么清楚,她都听到了。

    不仅是姑娘他们,接待的少女也有点急,显然是听到,担心外面有什么想出去看看,可是又要接待郡主姑娘,郡主姑娘没开口,她哪里敢去。

    丫鬟婆子,这些一直跟木头一样站着的,也看着门口。

    一脸意外。

    “郡主,老奴去看下。”赵嬷嬷和郡主说,没有刻意多说,这会还是先出去拦住。

    郡主没有说话,像是想到什么,看着她,赵嬷嬷点头,知道郡主想到了,她也不再多说。

    姑娘皱眉不高兴:“赵嬷嬷外面是谁,怎么敢跑来,还要见我和娘,她是谁,我怎么不认识,难道认识娘?”

    她问着赵嬷嬷又看向娘,两位小公子也一样,虽然没有开口像姑娘一样问她。

    “老奴现在还不清楚,老奴先出去看下,别让人在外面乱来了,姑娘不用急,还是选首饰吧,郡主,小公子。”

    赵嬷嬷开口回答了,摇头又和郡主说一声,还有姑娘小公子们,依然没多说,她知道可以了,姑娘小公子们都看着她,郡主也是,其它的人一个样。

    她在这些目光中往门口去,她去的半路还没有到门口,隐隐看到外面的人,门外那个娇蛮的少女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声音传进来,还有脚步声,是往这里急来的。

    “娘,这不是吗?你看?”

    赵嬷嬷一滞,相信其余人等也一样,这个娇蛮的少女发现了?她再次看出去,想看一下看得到不,接着。

    “妹妹,你。”发现了?是另一个少女声音。

    “你说得对,这。”妇人的声音也响起。

    “娘,你看纪府的人肯定在里面,这外面的侍卫不就是纪府的吗,娘你还记得吗,我们光顾着和人说话,没有看到。”

    这个娇蛮的少女又道,就在门口了,想来正指着门口的侍卫,这个少女应该是转身的时候看向门口的侍卫的。

    然后认出来了,叫了身边的人,必竟她们已经在外面,稍微注意一下就会看到,因此并不叫她意外,赵嬷嬷心中也早有所料,方才这母女三人没有注意,不过是问接待的少女去了或者还有别的原因。

    “对,就在这里,里面。”

    妇人说着像是也看到,只是声音说着停下来,可能是想到她们说的里面的人会听到,因为没有关门。

    知道担心了?呵呵,赵嬷嬷又冷笑。

    另一个少女:“娘,妹妹,我们。”这个少女似乎是怕了,也担心了。

    现在知道晚了,郡主也好,她也好还有姑娘小公子们哪一个没有听到她们在外面的话,没有就算不知道她们想干什么,也大体猜到了一些,如今才知道停下来不说,怕人听到,呵呵。

    “娘,姐姐你叫什么。”

    “先这样,我们在这里说里面会听到的。”“妹妹。”

    “娘,那又怎么样,既然找到了,我们怎么不进去,娘你说了带我们去的,姐姐不知道担心什么。”娇蛮的少女不乐意,可能是看自己姐姐母亲不动了。

    急了吧,还要拉人进来。

    这母女三人,尤其是这个娇蛮的少女比她想的还要不要脸。

    “不要急。”“妹妹等等,娘,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说什么呢。”“就是娘,姐姐吓到了,我们等什么?”

    “你们,夫人姑娘你们不能进去,你们除非得了同意,不然不行,包间是不能乱闯的。”接待的少女这时拦了起来,声音也传进来。

    可能早就想说,插不进去话。

    “你为什么拦着我们,你有什么资格,不过是这里的哼,你——我和娘要进去见——”娇蛮的少女不满接待少女的阻挡,口中的话并不好听。

    很是不屑,轻蔑。

    “不要说了。”

    “妹妹你这样不好。”

    “姐姐你就知道说这些。”

    赵嬷嬷冷笑出了声,不要脸的东西,听不下去,一下子出现在门口,她走得很快,步子迈得很重,一下子到了门口,掀起珠帘的动作也大,带着压抑的怒火,让整个珠帘不停晃动还有响。

    她不用回头,就知道郡主小公子姑娘是什么表情了,直接看出去,伫立在门口,声音很大,一点也没有收敛,大声久质问,目光冰冷扫过:“怎么了?怎么回事?是谁,谁在外面喧哗,吵到郡主还有姑娘小公子们?不是让你们守着不让人靠近,吵到吗,怎么?”

    冰冷的视线扫过几步远处的母女三人还有接待的少女以及跟着母女三人的丫鬟婆子,直看着她们不敢再出声,再质问门口守着的侍卫。

    她没有一点掩饰不悦还有生气怒火,就那样气势十足的站在那里。

    她代表的是郡主。

    不能示弱了,最好是直接让对面的人后悔来,吓到,赵嬷嬷此刻的样子是很可怕。

    赵嬷嬷的表情还有出现样子,侍卫还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