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皇帝外甥
    宫里,萧瑀看着纪太傅,真是朕的好舅舅,纪太傅不说他还不知道!

    “皇上,臣是和你说一声。”纪尧看了皇上,什么也没有说,他退到一边去。

    “真是朕的好舅舅,朕知道了,知道你是来告诉朕的。”

    萧瑀开口。

    纪尧站着,一边的总管太监抬了一下头,马上低下头。

    “竟然这样对朕的舅母——朕都不知道,要是知道早就,你说朕要不要帮一下舅母?朕的舅母还是不错的,对朕还好,朕还以为舅母好好的,幸亏被镇北将军夫人救了下来。”萧瑀又说了起来,笑着玩味。

    最后还啧啧两声。

    “你说朕要怎么感谢镇北将军夫人?”

    “镇北将军夫人不错。”

    纪尧一直望着皇上,他打听到皇上还是很尊敬这位舅母的,才会说,不然说了也没用,他这样算是为了菁儿。

    菁儿在意,他便说一说,不然他不会说。

    转着手上的玉板指,摸到手腕上的佛珠,停了下来,放下手。

    “朕的太傅也知道?镇北将军夫人,朕要怎么感谢呢。”

    萧瑀道,盯着纪太傅,又说了一遍。

    “皇上想怎么感谢就感谢,皇上是天下之主,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皇上你说呢?”纪尧点头,看出皇上心思。

    “纪太傅的意思朕懂了。”萧瑀笑起来,然后:“朕记得这个镇北将军夫人是个母老虎,要不是母老虎不会一个妾也不纳,又怎么会不敢一个美人也不敢要,朕赐他美人也敢推脱。”皇上仍然耿耿于怀。

    赏赐几个美人,居然敢不要。

    纪尧知道皇上说是的是镇北将军李卫,皇上赐了几个美人被当场推拒了,还说和夫人很好,不用美人。

    “皇上,臣也是,菁儿也不是母老虎。”

    纪尧看到皇上眼里。

    “菁表妹倒不是母老虎。”

    “这不就是了吗,皇上。”

    “那你说朕要不要派人去镇北将军府看一下朕的舅母还有把舅母接入宫里,让舅舅入宫来接人?”

    萧瑀又玩味道,想到了什么觉得好玩,挑着眉兴味的。

    “皇上自己做决定,这是皇上的事,臣没有办法帮皇上,只是把知道的告诉皇上一下。”

    纪尧并不建议。

    “朕知道。”

    萧瑀走回御座上,坐下来,忽然想到什么又笑了:“昨天菁表妹带着颜姐儿还有禛哥儿他们出去玩了?纪太傅没有去,是不是很想啊?要不要朕放你一天假,让你去陪下菁表妹?”

    “要是皇上放臣两天假,臣谢过皇上。”

    纪尧望着皇上,谢过皇上。

    “朕也好久没有出过宫了,你还想朕放你两天假?”

    “皇上……自己说的。”

    萧瑀这时居高临下的对着一边的总管太监:“给朕宣——舅舅入宫,朕要好好问问他怎么想的,还有那个妾,你说呢纪太傅?”

    “看皇上,皇上要问,问一下也好。”

    纪尧说。

    “本来把事情交给他,只要给朕办好,朕就懒得追究别的,只是朕的舅母还不错。”

    萧瑀开口。

    纪尧早就知道,他知道自己派人打听没有错。

    “皇上。”

    一直呆在角落里,跪着低着头,低眉敛目,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的总管太监感觉到皇上的目光,再听到皇上的吩咐。

    跪行了出来,磕了一个头,望着皇上应了一声,尖着嗓子:“老奴马上就去。”

    “还不快去。”

    萧瑀手中抓起什么,一下子扔了下去,摔到总管公公身上,总管公公快速的退了出去,到了殿外面。

    纪尧转回视线。

    皇上又找了人进来,说的正是刚才说过的,比他说得详细,纪尧看着皇上,他不说皇上也会知道,皇上的人盯着京城。

    萧瑀啧啧两声,让人滚下去:“给朕滚下去,朕的好舅舅宠妾灭妻,抢了的女人,还宠得跟什么一样,朕的好舅舅不止让妾害朕的舅母,还派人追杀,当街拦下要人,闹得沸沸扬扬,果真是朕的好舅舅。”

    “皇上好好问一下国舅爷就是了。”

    纪尧没有什么表情。

    他知道皇上生气的是这位便宜国舅爷闹出这样的事,当时不少人,知道的人不少。

    只要有一个人看到,就会有第二个人,一个人说就会有第二个人。

    *

    没有多久,纪尧见到了这一位国舅爷,这位国舅爷明显是急冲冲进宫的,被皇上派人突然召入宫,这位国舅爷怎么会不急。

    必竟不是真的国舅爷。

    请了安,抬起头来,望着皇上。

    “皇上,不知道皇上召臣有什么事?”身材英武,白面有须,很是英挺,一点不像文官,反而像武将。

    和皇上也不像,皇上长得像先皇后,不像先帝。

    他本来正派人找正室妻女,派人到镇北将军府里威胁要人,不过是一个武将,他并不放在眼里,他的外甥是皇帝,只要和他的外甥说一说,不想接到宫里的旨意,不知道怎么了,怕有叙事,只能急切的入宫。

    他不知道这个皇帝外甥有什么事要见他,要找他,他看到一边的纪永叔,再看皇帝外甥。

    突然有了不好的感觉。

    “皇上。”

    他这个皇帝外甥为什么不说话,他看着皇帝外甥的表情,在外面他可以摆国舅爷的谱,在皇上面前并不敢摆国舅爷的谱,他只是皇上隔房的舅舅。

    纪尧就在一边看着。

    再看皇上。

    皇上也不说话,这位国舅爷额头上都出了汗了,快速的擦了擦,不知道是不是猜到了什么:“皇上,臣——”有些不敢说,还没有说完。

    “朕的好舅舅,朕听说了一件事。”

    萧瑀笑了笑,走了下来,走到他的面前,走了几步,来来回回,停在舅舅的面前,盯着他。

    “皇上不知道你?”

    “舅母被镇北将军府救了,可有这回事?”

    萧瑀慢慢的笑着说。

    “皇上从哪里听说的?”

    国舅爷吓了一跳,他不知道他这个皇帝外甥怎么知道的,看向一边的纪永叔,觉得真相了,一定是这个纪永叔说的。

    他不知道有什么告诉他皇帝外甥的。

    “皇上。”

    “朕一直想舅母。”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