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进步神速
    姑娘怎么又忘了走慢点,还在跑?她刚想完,很想提醒一下,望眼欲穿看到姑娘,想着郡主一会又得教训姑娘了吧,郡主和姑娘说过,她也提过。

    姑娘觉得慈母多败女。

    脚步声急急到了近前又停下来,哦,赵嬷嬷松口气,姑娘还知道掩饰一下,只是是不是太晚了?

    这个时候才想到停下来,呵呵,她觉得姑娘就是一时急了跑快了,最后想到迟了,早一点多好,郡主不会发现。

    反正没有人会说,郡主就不会知道,姑娘好好和身边人一说,就不会有人说,外面的人谁会乱说?

    姑娘停下来等了下,她隐约能看到姑娘急得不行,团团转的样子,可能也是意识到后怕了。

    和身边的人商量着怎么办,想着郡主有没有生气,不敢进来。

    打帘的丫鬟没打帘,倒是有请安声。

    姑娘像是说了不用,急急的,帘子忽然掀了起来,是打帘的丫鬟打起来的,姑娘想好进来了?

    不怕了?

    也不在外面别想了?也是,姑娘的性子总是胆大的。

    她该知道姑娘不可能真怕,反正郡主就是教训一番,姑娘打下浑也许就过去了,身边还带着人,姑娘带着人走了进来。

    回头和打帘的丫鬟说了一句什么,很是活泼,身后跟着人,没有用跑了,走得很淑女,姑娘总是这样。

    她身后的人有点紧张,打帘的丫鬟在行礼。

    姑娘身上是一身嫩粉的粉色襦裙,白色绣花上衣,嘟着一张脸,很符合郡主的要求,让姑娘更粉嫩娇美,走过来,叫娘。

    一步也没有跳,也没有跑,天生的撒娇音,赵嬷嬷只看了一眼,叫了声姑娘,很好,她的姑娘就是好看,比谁都好看,此时更是,她看向郡主。

    姑娘身后的人请安,郡主盯着姑娘。

    姑娘好像有点紧张,面上看不出来,叫了一声赵嬷嬷,赵嬷嬷点头,不再说话了。

    姑娘也回了头。

    萧菁菁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女儿,纪昕颜知道娘为什么这样,她不想娘改变主意,要是娘不高兴不让她去骑马了怎么办,想到什么,撒着娇叫了一声:“娘,我给你看。”

    她说完脸色不再笑,立马转身招手让身边的丫鬟过来:“把我练的字帖给我。”

    丫鬟先还有些怔仲,很快回神。

    “姑娘。”丫鬟把手上拿着的字帖给姑娘,纪昕颜接过来,看了看,把手上的字帖给娘看:“娘,你看这是我练的字,是不是更好了?我练了很多,娘不来看,我就自己拿来给娘看了,娘。”

    纪昕颜撒着娇,软糯糯的说道,望着娘,萧菁菁见状,看了看她,接过她写的字看起来。

    “哟这是姑娘写的,不错。”

    赵嬷嬷看到这里,看了姑娘身后的人,再看姑娘手上的字帖,姑娘原来是过来把练好的字给姑娘看的呀?

    她还以为是什么,姑娘最开始练字是四爷找的帖,适合姑娘的,姑娘不喜欢,四爷又找了几张,姑娘都没好好练,现在练的是郡主找出来姑娘觉得喜欢的柳体,写好了很漂亮,姑娘如今照着临摹。

    她不久前才和郡主说起姑娘练字练得好,姑娘就拿着练好的字来了。

    “娘怎么样?是不是好多了?”纪昕颜又撒娇,看着娘问,拉着娘的手。

    萧菁菁还在看,没有说话。

    纪昕颜嘟着嘴。

    娘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回答,难道她写得不好?她觉得她进步了不少,赵嬷嬷也说过的。

    她不高兴看向赵嬷嬷。

    赵嬷嬷对上姑娘目光,她知道姑娘不高兴,郡主还在看。

    “郡主怎么样,姑娘写得不错,老奴虽不知道也看出来了。”

    赵嬷嬷也看着郡主手上的字,见到姑娘的样子,心疼,为姑娘说话,姑娘练的字她只瞄了一眼就觉得不错。

    又比她先头看到还要好点,姑娘又进步了,郡主,她盯着郡主,郡主还没有看完吗?

    姑娘显然也急。

    “娘!”纪昕颜听了赵嬷嬷说话,不高兴的。

    “还不错,还要多练,只是比以前好一点。”

    萧菁菁抬了头,没有再看,她只是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颜姐儿写的字,看向颜姐儿:“急什么?你这点要改。”

    把字放到手边。

    “娘!”纪昕颜可怜兮兮的,萧菁菁:“我不看怎么知道。”

    “娘,我会认真临摹的。”纪昕颜马上高兴起来,乖乖的。

    “姑娘会越来越进步的,老奴相信,姑娘这不就又进步了。”赵嬷嬷朝着姑娘还有郡主说,主要学是说给姑娘听,也是和郡主说一说。

    纪昕颜更高兴了,萧菁菁听出赵嬷嬷话中有话,向着颜姐儿:“是进步了,多练练就好了。”没有再说什么,算是夸奖了。

    “好的,娘,我。”

    纪昕颜开心得不行,她想扑到娘身上,娘太好了,想到就做,扑了过去,跺了下下脚,蹦了起来。

    “娘,你真是太好了,娘,我爱死你了。”

    “姑娘。”

    赵嬷嬷也高兴了,就是看姑娘的动作,郡主那里。

    郡主听了她的,鼓励起姑娘,姑娘就会更有干劲的,以后就会更好,只是——萧菁菁:“又蹦了起来。”

    *

    纪尧回来,他刚去沐浴更衣换了一身过来,挥手让人下去,接到菁儿送到手中的纸,他拿起来一看,笑了笑,这是什么?菁儿给他这个干什么,他没有展开,不以为然的看向她,刚扫了一眼是练习的字,菁儿的?

    不像,那是——

    “菁儿给为夫做什么?”他坐了下来,随口问起,把纸放在一边,端起一边丫鬟端上来的茶水磕了下下茶杯,喝了一口,感觉舒服了不少,放下茶杯转了玉板指,抬头。

    “是颜姐儿写的,进步了。”

    萧菁菁道。

    走到四爷的身边,看着四爷,还有手边颜姐儿写的字。

    “哦?颜姐儿练的字?”纪尧倒是有了兴趣,听到菁儿说,他不再转玉板指,再次拿起字帖来,展开看了看,果真是颜姐儿的字,颜姐儿的字他还是认识的。

    他抬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