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她怎么忘了郡主有四爷送的信鸽,和四爷的人送差不多,难怪郡主不急,郡主想来在听到她的话还意外了吧。

    “用四爷送给我的信鸽一样的。”

    萧菁菁大概看出赵嬷嬷没想到。

    “嗯,是老奴太急躁,这不就说错了。”

    赵嬷嬷知道四爷送的信鸽并不止一只,到时候,郡主在江南有庄子,也有人在那里,会送到叶姑娘手上。

    叶姑娘知道就行了,郡主的通知也完成了,和四爷那边比起来落脚点稍不同,人也不同快慢和四爷那边也差不了多少。

    “现在郡主把信写了也送下去,送出去了,也别再想了。”

    事情其实到这里就完了,赵嬷嬷怕郡主还在想。

    萧菁菁站了起来,点头。

    赵嬷嬷正要说话,发现郡主的手上沾了一点墨迹,还有写过信的文案案桌上面还没有收掇,郡主哪里能收掇,她也没有空,此时丫鬟都不在,她马上看向门口,叫了一声,有丫鬟进来了。

    丫鬟那个样子。

    赵嬷嬷指了指,懒得多看,不高兴的又指了指郡主,让人收掇,又打水来,就不知道抬头看下。

    赵嬷嬷忘了冒犯一说,萧菁菁不说话,赵嬷嬷说完看了郡主。

    丫鬟们应了,去了。

    萧菁菁走到一边,赵嬷嬷也跟着,等着丫鬟再打干净水来,给郡主亲自净手,郡主写信并没有磨墨还是沾了点,衣袖上也有,她看着。

    “郡主要不要沐浴更衣,换一身衣裳?”

    “不必。”

    萧菁菁顺着赵嬷嬷的视线看到了衣袖上不小心沾到的一点墨迹,她想了下知道是自己写字的时候碰上的。

    当时就感觉到,没想到真的。

    抬起头看了看,只是蹭到一块,没有什么,赵嬷嬷听了也不再语,只等一会回去再和郡主说。

    净了手,擦干净后,丫鬟下去,案桌上也收掇好,信送下去的丫鬟回来,赵嬷嬷问了问,让郡主在一旁听,得知信送去了,下面的人也送去,放了心,郡主也是,她希望郡主好好休息,

    郡主还是回去和四爷对了,四爷那边呢,四爷在郡主来书房的时候也说要去外书房,现在郡主要回去了,四爷?

    四爷让郡主来写信,他到底去外书房忙什么还不知道。

    “郡主,四爷。”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朝堂上的。”萧菁菁道,对上赵嬷嬷目光,赵嬷嬷听了颔首,也觉得,丫鬟们低着头。

    好在她服侍着郡主回去后,四爷不久也回来了,她们这些服侍的也不好待下去,四爷一看郡主就走过来。

    “菁儿写好了。”

    “嗯,四爷也忙完了?”郡主也回答,她们也想帮着回,可要行礼,等到起来。

    “忙点事,到时候好陪菁儿。”纪尧语毕看向赵嬷嬷等,赵嬷嬷等还没有说话,姑娘还有小公子们来了。

    随后的两三天,信送走的两三天,还不到去庄子,没有别的事,去庄子上骑马的准备已经打点好了。

    赵嬷嬷又继续听那对母女也就是国舅夫人的事,京城真是没大事。

    还是传的是这件事。

    这事一波三折,宫里没有消息,国舅夫人母女并没有出宫,并没有见娘家的人,娘家的人入宫求见也一样,让人又多了猜想。

    国舅夫人娘家去了宫里的,求了皇上还有皇后娘娘,国舅夫人不知道为什么不见,皇上还有皇后娘娘那里也是依旧没说什么。

    可能问过吧。

    那对母女还是好好呆在宫里,国舅爷也入了宫一趟,又是去见皇上的,什么也没传出,去了一趟就出了宫。

    也不知道见没有见到那对母女,见了又如何。

    宫外,那位小妾被国舅夫人娘家喊打喊杀的,国舅夫人娘家的人没有入宫见到人,不死心,可能是觉得女儿受尽委屈,可能是没有达到目的,想着这样也是替那对母女讨回公道吧。

    呵呵,觉得都是国舅爷的错还有那位小妾。

    又跑到国舅爷面前闹,一直闹着国舅爷要给一个交待,还要让国舅爷入宫,打杀了那个小妾。

    国舅爷哪里肯干,说是已经送去庄子上。

    什么都不同意。

    明明那对母女都说了和离,没有人提。

    国舅夫人娘家也一样,也有人提了,可是没有什么别的。

    对于国舅爷说的,国舅夫人的娘家可不相信,怎么会相信呢,还要进去找人,后来还问是哪个庄子,可能是没看到人,想来是要去算帐。

    放出口风一定要一个交待,什么算是交待。

    国舅夫人都没有出声。

    也许这也是国舅夫人无奈,亦或者想出来的办法。

    但国舅夫人不见娘家人,显见也有问题,这些事赵嬷嬷听过就算,也就是再次和郡主主唠叨一下。

    就和她还有郡主想的一样混乱,还要继续,没有一个明确的。

    终于在赵嬷嬷和郡主说完不久。

    国舅夫人出声了。

    那对母女还是要和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