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恶心变态
    “这个说的人是傻子吗?”“不怕宁郡王府的怒火?”“要是萧瑜有什么事他能逃掉?就算能以后能好,宁郡王爷和王妃可是宠萧瑜,还有。”

    “对啊,谁这么直接。”这样明摆着说萧瑜丑黑,她们都有些佩服了,这是不把一切放在眼里才敢做的。

    再看颜妹妹,颜妹妹显然很生气,替萧瑜打抱不平!敢这样说女人的长相,还这样评价,是人都受不了。

    不打得那些乱说的人找不到娘她们是不会停,她们手中有鞭子。

    萧瑜也是没用。

    要是有人敢这样说她们,哪怕一个字,更别说她们长得丑黑难看,她们直接打回去,哪里会气得病倒。

    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明明不是软弱的人,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她们想到,要是一般的人萧瑜不会饿得病倒,显然是在意的人说的,萧瑜才会想瘦下来,饿病。

    再听颜妹妹说下去,萧瑜还瞒着,不告诉她们,这个人有什么资格让萧瑜瞒着,她们七嘴八舌说起来。

    其实说的都是一样。

    “堂妹,怎么有这样的人,瑜妹妹。”纪锦温吞的,不相信还担心。

    “就是这样。”纪昕颜。

    “七妹妹。”

    纪府六姑娘也无话呆说。

    听到的人都在想是谁这样说萧瑜,让萧瑜饿得病倒,颜妹妹说了,萧瑜就这么受不了打击?

    “颜妹妹这个人是谁?”

    “萧瑜为什么要瞒着,不告诉宁郡王妃王爷就不说了,我们也被排在外,她在想什么,大家一起玩的。”

    这个人?

    以她们对萧瑜的了解肯定是萧瑜在意的,那会是?她们想着,猜着,颜妹妹呢,颜妹知道这么久想到了吗?

    还是派人去了?萧瑜不是随便便谁都能气到,最多就是听了生气把人打死而已,要不就打伤,打到一个字也不敢再说。

    不管是谁!但凡惹到她们,就别想跑了,这是她们这一群人会一起玩的原因,萧瑜就算比不上她们也不可能软弱得成现在这样。

    一定有问题。

    “我们去看下萧瑜,再问一下,她为什么不说,我们想帮她她还不让我们帮,宁郡王妃不可能不查,萧瑜想瞒过所有人,我们就帮她查出来,我们的人居然敢欺负,颜妹妹。”

    “你们想到这个人是谁没有,颜妹妹你有没有查到?”“颜妹妹说不定也在想,还有派人去查了,还没有消息。”

    “萧瑜不想有人知道,还瞒着我们,要不是宁郡王府还有王爷担心找了颜妹妹,颜妹妹都不知道。”“宁郡王府,萧瑜还当不当我们是朋友?这是想自己一个人——要是当我们是朋友不会这样不说。”“亏得颜妹妹和她最好!”

    “想保护人不想让我们知道,怕我们查到?”“就算萧瑜不肯,我们也要查一查,颜妹妹说呢?不能让人欺负了。”

    “对。”纪昕颜说,之前就知道的人附和,大家不再说了,都看出来了,算是商量着定下查的意思。

    纪锦听着,纪府六姑娘有些忐忑,想问一下七妹妹,萧瑜有没有说过让她们帮,明显萧瑜没有说过。

    七妹妹还是要这样做。

    不等她想完,忽然听到一个人说。

    “现在就是有人大胆,现在这样的人多,也不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什么都敢说,这是不怕被打死,觉得我们怕了?”话中有话。

    有人想到那些言论还有冒出来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开始传这些言论,皇上都没有说什么。

    又不是前朝,她们以前就是这样过。

    纪府六姑娘看过去。

    七妹妹这一群人还是惹了一些人眼的。

    “对,有些人自以为是,胆子大得很,连我们也敢说,不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又有人也想到了什么,一个个说起来。

    很是不悦,看得出都是一样心情,很烦。

    “以为我们是和她们一样的人,给脸不要脸!阤不看一下她们是什么身份。”

    “她们是能和我们比的?我们这里哪一个不是贵女,她们那些人不过是一些破落户,就敢在我们面前得意,什么书香贵女,出生世家,不像我们这些勋贵之女整天游手好闲,不对,这是形容那些纨绔子弟的。”

    “但也有人觉得我们就是纨绔子弟,把我们当成纨绔子弟对待,不去管那些真的纨绔子弟,我们是听懂她们的米还是饭了?不过是看我们自由,羡慕,说什么我们是女子里面的纨绔女。”

    “还想让我们和她们学,怎么可能!”

    “觉得我们都要和她样一样,见不到一个人,不对,明明没有人让她们关在屋子里不见人,她们自己愿意,还出来干什么,还敢说我们。”

    “既然大门不迈这么好,怎么不锁在屋子里,还出来恶心人?这是想所有人都同意她们的,一群蠢货。”

    “就是这些破落户想我们跟着学,还想真不抛头露面呢。”

    “颜妹妹,这些人太可恨,我们要找机会给一个教训。”

    本来是在说萧瑜的事,说着说到最近京城最让她们气愤的事情上,一时都说起来。

    纪府六姑娘听到要教训,心一紧。

    “还有一些读书读到狗嘴里去了,不知道怎么又跳出来,还说我们不像女子,根本不知道我们身份,一个个以为自己是名士,居然说什么女子还是讲娴静之美,什么琴棋书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传出来,说要编写什么?”

    不知道哪里来的话,这一年开始在京城传起来。

    突然之间盛行,说她们这些贵女整天抛头露面的,该关在屋子里?不能出门。

    凭什么?

    她们是见一次打一次。

    “要是真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她们一样,还有什么趣味,我们就算不如男子,也自由,无非就是戴帷帽。”

    “那些人被养废掉了以为自己过得好。”

    “最可气的居然还有说女子最好是要裹小脚,从小开始,裹住脚,不让它长,从小缠到大,简直是恶心,变态!”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