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婠婠,我在认真地追求你(精)
    划下接听键,沈婠并未第一时间开口。

    那头似乎也极有耐性,你不说,我不言。

    明明通话进行中,双方却诡异地沉默着,像一场幼稚的拉锯战,谁先出声谁就输。

    半晌——

    “怎么,连声六叔都不会叫了?”

    沈婠笑笑,心平气和:“六叔。”

    “乖。”

    “……”

    “往后看。”

    沈婠微愣,下意识回头,只见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不远处,驾驶位上权捍霆拿着手机,黑眸沉沉望向她。

    许是阳光晃花了眼,沈婠竟然看见男人高高扬起的嘴角。

    六爷是威严的、凛然的,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及的,自然,笑容也是浅的,淡的,冷的。

    可刚才那一瞬间,沈婠看到的却是外放的、张扬的、肆无忌惮的愉悦。

    “愣什么?上车。”

    就在这稍许之间,黑色奔驰已经滑停在她身旁,男人降下车窗,露出那张英俊不失精致的脸。

    沈婠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

    冷气扑面而来,每个毛孔都透着凉爽,果然,比起蒸笼一样的室外,车里简直就是天堂。

    “安全带。”

    沈婠立马系好,眼神微动,“真巧,这都能遇到……”

    “不巧。”

    “?”

    权捍霆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爷专门在这儿等你,看不出来吗?”

    理直气壮,又暧昧非常。

    换成其他姑娘恐怕早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可沈婠却连眼睛都不多眨一下,哦了声,面色如常:“六叔找我有事?”

    权捍霆那个心情,当真一言难尽。

    挫败与失意交织,颓丧与苦涩兼备。

    通通简化成俩字儿——

    难搞!

    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心却比石头还硬,捂不热、蒸不熟、嚼不烂!

    内心苦兮兮,表情却丝毫不露,权捍霆点头:“嗯,有事。”

    沈婠开口想问,被他一句话按下——

    “到了再说。”

    一路疾驰,驶向郊外。

    四十分钟后,车停在铁闸门前,一座像极了四合院的建筑跃然眼前。

    沈婠推门,下车站定。

    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最终确定这就是东篱山庄——权六爷的老巢。

    上次来已经半夜,虽然有灯,却无法得窥全貌,如今在阳光下细看,除了之前既定的印象外,还多了一股庄严感。

    “走吧。”权捍霆伸手牵她。

    男人动作又快又准,沈婠没来及避开,被抓个正着。

    “你干嘛?”

    “牵你。”

    “我不要。”沈婠试着抽了两下,没成功,忍不住瞪他。

    权捍霆被这幽幽凉凉的一眼看得尾骨酥麻,似有电流顺着脊椎往上窜,某个瞬间,脑子全然清空,除了懵,还有一种隐秘不为人道的畅快。

    他轻声一咳,故作正经:“别闹!又不是没牵过,矫情什么?”

    沈婠:“?!”她闹?她矫情?

    呵,男人……

    反抗无效,沈婠被权捍霆一路牵着走进去。

    男人的手很大,骨节也粗,指腹有一层薄茧,源源不断的暖意从他的掌心传到她的掌心,近乎滚烫。

    迎面撞上目瞪口呆的楚遇江和凌云二人,权捍霆目不斜视,带着沈婠径直往里。

    楚遇江:“什么情况?”

    凌云:“爷牵她手了。”

    楚遇江:“该不会在一起了吧?”

    凌云:“很有可能。”

    楚遇江:“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科学。”

    凌云正色:“有的。”睡过算不算?

    那厢,沈婠被权捍霆牵着,径直穿过客厅,进了一扇门后,别有洞天。

    宽敞的室内空间分布着各式各样的运动器材,那从最常见的跑步机、哑铃、拳击沙袋,到一般人不会用到的西洋剑、梅花桩,还设有专门的拳击台、击剑场,可谓中西古今应有尽有。

    沈婠两眼放光,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健身房”了,应该叫“练功房”才对。

    十八般武艺,只要你想,都可以在这里被训练出来。

    “怎么样?”权捍霆凑到她耳边,笑着询问。

    沈婠猛然回神,不动声色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六叔带我来应该不会只想问一问我对这里的评价吧?”

    “上次你说想练拳脚。”

    “然后?”

    “合适的师父也找到了。”

    沈婠挑眉,“谁?”

    权捍霆拿起一副拳击手套丢给她,“你觉得爷怎么样?”

    “你?!”沈婠稳稳接住,有些诧异地挑眉。

    “怎么,有意见?”

    “我怕给不起学费。”

    权捍霆轻笑:“你已经给了。”

    沈婠皱眉,却见他再次牵住她的手,牢牢握紧,举至半空轻晃两下:“这个。”

    眉眼间浮现出几分得意之色。

    “如何?”虽是询问,却势在必得。

    “成交。”沈婠扬起下巴,迎上男人灼热的视线,笑意盎然。

    一时间,有火花迸裂的声音。

    权捍霆:“上楼。”

    “做什么?”

    “你打算穿这身练拳击?”

    “……”

    换好衣服,两人回到“练功房”。

    权捍霆从一架子的拳击手套里,选了一副型号最小的:“会戴吗?”

    沈婠摇头,上辈子她就是个运动小白,这辈子长进不少,可也只会跑跑步,练练瑜伽。

    其余一概不通。

    “手伸出来。”

    沈婠依言,权捍霆亲自替她戴上,临了还问:“看清楚了吗?”

    “嗯。”沈婠摘下来,按照他教的又戴了一次。

    “学得还挺快……”听着似有几分遗憾在里面。

    沈婠沉浸在对拳击的期待中,并未察觉。

    “先热身,活动手腕和脚关节,像这样……”权捍霆示范给她看。

    男人穿着黑色运动背心,极富弹性的布料紧贴包裹着贲张的肌肉,他皮肤很白,不是型男标配的古铜色,但浑身依旧散发出不可抵挡的荷尔蒙气息,内敛,持重,像峻拔的高山,深沉的大海。

    沈婠学着他的动作,依葫芦画瓢。

    “手绷直,侧身力度加大,脚迈开!”

    权捍霆是个好老师,一说开始,就完全进入状态,眼里除了认真再无其他。

    沈婠起初还抱着观望的心态,如今却不得不端正态度。

    他有心教,她便努力学。

    再说,能让大名鼎鼎的权六爷亲自授课,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她却是对方上赶着,代价也不过拉拉小手而已。

    做人要识抬举。

    很快,沈婠就出了层薄汗,好在身上的运动背心格外吸汗。

    “差不多了,停吧。”

    沈婠轻舒口气,顺势收手。

    “首先,两脚前后开立,左脚在前,膝关节微屈;然后,双手握拳屈肘,左手在前,举至眉心前方。右手出拳时,让力从右腿传向上身,并最终带动腰部,身体绷紧,以拳面击打沙袋,记住,打沙袋讲究顷刻发力,即出即收,才能集中力量。先看我做……”

    砰砰砰!

    伴随着几声闷响,男人手臂肌肉骤然收紧,可以看到皮肤下暴突的青色血管。

    沉重的沙袋也像秋千一般晃荡起来,且摆幅不小。

    权捍霆抬手稳住沙袋,退开半步,转眼看沈婠:“试试?”

    “好啊!”

    她摆好动作,深呼吸,抬手出拳,“嘶!”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砸下去的瞬间,是真疼,整条手臂都麻了。

    “当心……”权捍霆上前,抬手抵住因惯性再次回落的沙袋,给沈婠留出一个空间。

    “动一动手腕,感觉怎么样?”

    “还好。”

    “疼吗?”

    “现在不疼了。”

    男人面色稍缓,“遇到沙袋因晃动产生的惯性冲撞过来,不能迎着打出重拳。如果腕力不够支撑反弹回来的力量,很容易造成伤害,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这样——”

    他摆出拳击的姿势,一边做,一边讲解:“当沙袋冲过来,尽量避让,也可以迎着沙袋用前手臂进行阻挡,等回撤的时候看准时机,再行出拳!”

    砰!砰!砰!

    “明白了吗?”

    “我试试……”

    这一教一学,转眼便是夕阳西下。

    房间里有一整壁的落地窗,拉开百叶帘,大片橘色光芒照进室内。

    沈婠背靠扶栏,大口喘息以平复心跳,胸膛也随之起伏不定。

    大片汗水浸湿了背心,使之颜色加深,紧贴在肌肤表面,勾勒出女人纤细的腰身,以及不算丰满但胜在形状漂亮的胸部。

    由于领口稍低,两片精致的锁骨随着呼吸的起伏,形状时而显现,时而不显,像极了蝴蝶扇动翅膀。

    夕阳笼罩下的她,没有一处不美。

    权捍霆恍若怔愣般注视着,漆黑的眼底流露出更浓郁的深邃,宛若千年枯井,一眼望不到底。

    沈婠歇够了,摘掉拳击手套放在身旁。

    虽然手软肩酸,浑身冒汗,却有种难以言喻的酣畅。

    “喂,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一声师父?”

    权捍霆闻言,不急着回答,而是用牙齿撕开拳击手套,轻车熟路摘下来,不经意间流露的野性与狂放被沈婠看在眼里,暗自惊艳。

    网上说,男人在三个瞬间会让女人心甘情愿献身——

    靠在斑驳的墙壁上,落寞又性感地吐着烟圈;

    挥汗如雨打完拳击,用牙齿撕开手套;

    将军一样攻城略地却仍然没忘戴套,迫不及待用嘴咬开包装。

    沈婠不知道第一个瞬间和第三个瞬间的权捍霆是什么模样,但第二个瞬间确实令她呼吸停滞,心跳加快。

    果然,这个世上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爱美色。

    “师父?”尾音轻扬,权捍霆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如果叫老公,我会更高兴。”

    “……”想得美!

    沈婠歇够了,上楼去客房冲澡,顺便把衣服换回来。

    等她下楼,权捍霆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头发还湿着,根根分明。

    “时间不早了,我想先回去……”沈婠出言告辞。

    “急什么?”男人强势打断,朝她招手,“过来。”

    沈婠走到沙发前,被他一把拽到身旁坐下,女人发间好闻的香气顽强地钻进鼻孔,权捍霆心神一荡,不动声色靠她更近。

    “哪里痛?”

    沈婠实话实说,“手,肩,脖子和腰。”

    权捍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打开,浓郁的药味扩散到空气中,清凉刺鼻。

    “邹先生自制的药酒,”他摊开手,倒了一点,然后掌心对着掌心搓散,“手,伸出来。”

    “哦。”

    从手腕到指关节,男人力道均匀地揉按,推开,手法相当娴熟,仿佛做过千万遍。

    药酒的清凉与男人掌心的温度通过两人肌肤相触的地方,径直传递到沈婠心头,味道是刺激的,感官却是兴奋的。

    她下意识垂眸,借以掩盖眼中不自然的情绪,从权捍霆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女人轻轻颤动的睫羽。

    “嘶……”突然,她瑟缩了一下,倒抽凉气。

    “弄疼你了?”

    “嗯。”

    “这里?”

    “不是……”

    “这里?”

    沈婠继续摇头。

    权捍霆找到踝关节偏左的位置稍稍用力。

    女人惊呼:“你轻点!疼!”

    “应该是伤到了,惹着点……”

    陆深最近过得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尤其看着沈谦那副焦头烂额、无暇自顾的窘态,他就忍不住暗爽。

    自从被凌云威胁不准在客厅讲电话之后,陆深就转移了阵地,把“家里疯”变成“外面乐”,最近几天和一群狐朋狗友四处浪,不到凌晨不归家。

    原本约好今晚在一个朋友的别墅开“内衣趴”,没想到那位朋友下午出了车祸,他这刚从医院出来,也没什么兴致再去high,索性直接回家。

    刚进门就发现楚遇江和凌云俩货趴在客厅窗户外面,一副做贼的样子。

    “喂!干嘛呢?”

    两人被吓了一跳,反应却不慢,一个伸手去捂陆深的嘴,一个缚住他双手。

    转眼间,陆深就从自由身,变成了现在被捆的“傻粽子”,一脸懵逼。

    突然,一道娇软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眨眼,再眨眼,询问的眼神投向楚遇江。

    后者见他安静下来,顺势收手,陆深嘴巴得了自由,赶紧叫凌云把他双手放了,不过音量却压得极低,“你俩鬼鬼祟祟就是为了在这儿听墙角?”

    楚遇江丢给他一个“你不懂就闭嘴”的眼神,也不看看是谁的墙角。

    凌云更直接,虽然没发出声音,但陆深看懂了他的嘴型,说的是——蠢货!

    小七爷炸了,扯开两人,霸占了偷听的最佳位置,够长脖子,几乎半张脸都贴到窗户上。

    他倒要听听看,到底什么玩意儿……

    下一秒,陆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轻点儿……别按了……疼……”

    “忍着!”

    “权捍霆!”

    “叫老公。”

    “嘶……你用劲儿别这么猛啊……我受不了了……”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来,动作不标准怪我?”

    “你个混蛋!痛死了!”

    “再叫我就更用力。”

    “你敢!”

    “永远别对男人说这两个字,不敢也敢了。”

    “啊!疼疼疼……”

    陆深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傻愣在原地,最后被楚遇江和凌云架一人架着一边肩膀拖走。

    “不是……六哥和一女的?光天化日之下,就这么……”陆深俊脸涨红,没想到六哥平时闷声不吭,其实比谁都骚。

    楚遇江已经过了惊讶的时候,此刻全然平静下来。

    凌云还一脸懵懂,但他憋得住,刚才一语不发,这会儿才开口问道:“爷跟沈小姐是在**吗?”

    楚遇江一脸不赞同:“小孩子家家,纯洁点,瞎说什么大实话。”

    “等等!”陆深后知后觉,“你刚才说……沈小姐?别告诉我是沈婠?”

    凌云点头,“没错啊,就是她。”

    “靠——”陆深拨开两人,气冲冲往屋里大步而去,“小狐狸精又来勾引我六哥!妈哒!”

    等他单枪匹马杀进客厅,却没看到现象中旖旎无边的一幕,陆深傻了。

    像个木头桩子僵在原地,表情还维持着那副愤怒兼孤勇的样子,眼神却是蒙的,怎么看怎么滑稽。

    “小七?”权捍霆下意识抬眼,眉头随之一紧。

    “六、哥……”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你们在干嘛?”

    “不会自己看?”

    “……”

    “好了。”权捍霆放开她的手腕,转而想要扶上她双肩。

    沈婠向后一避,“剩下的我自己来。”

    男人轻飘飘的目光落到她肩膀上,“你确定?”

    “……”好吧,她还真没法自己来。

    权捍霆:“转过去,明天还想不想练了?”

    沈婠当然想,眼珠一转,还是乖乖听话好了。

    男人温热的大掌贴上她后颈,不轻不重地推揉,沈婠舒服得半眯双眼,差点喟叹出声。

    这可比市面上所谓的精油spa舒服多了,她还有什么可矫情的?

    当下便一脸坦然地享受起来。

    两人这一来一去的互动,看得陆深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他英明神武高高在上不近人情冷心冷肺的六哥特么在帮一个女人做推拿?!

    他可能是眼花了……不,不是可能,是一定!

    天啊!这个世界还要多玄幻?

    权捍霆到底还知道分寸,没有要求帮她推拿腰部。

    沈婠拿上药酒,准备离开。

    男人跟着起身,“我开车送你。”

    最终,两人一起离开。

    陆深蔫蔫儿地窝在沙发一角,目送两人的背影越走越远,突然悲从中来——

    “六哥,我救不了你了,那只狐狸精道行太高,我没办法啊……嘤嘤嘤……”

    在夜幕降临之前,权捍霆把沈婠送到沈家门口。

    “谢谢。”她解了安全带,却并未第一时间推门下车。

    “谢什么?”

    “你愿意亲自教我。”

    “那是因为你交了学费。”权捍霆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沈婠顿了顿,没有拒绝。

    车内暖黄的灯光,静静投映在两人身上,中间是相握在一起的手,一大,一小,同样白皙。

    “婠婠,我是认真的。”

    沈婠眼皮一跳,转头看他,“认真什么?”

    “认真地在追求你。”男人的眼睛像两颗闪闪发光的宝石,凝聚着专注,闪烁着希冀,一片赤诚。

    这句话似乎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以出口。

    权捍霆收紧掌心,更加用力地握住她的手,“你这么聪明,应该早就猜到了,不是吗?”

    “我……”

    “爷不听拒绝的话。”

    沈婠被他一脸霸道样子逗笑了。

    权捍霆冷哼:“既然是给你的,那就好好收着。我不要求你马上给出回应,但至少留一个机会给我。”

    “就算最后血本无归,你也还是打算一意孤行?”

    男人眼中闪过一抹亮色,笑容自信又张狂,他说——

    “爷输得起。”

    沈婠垂眸,清丽的侧脸在灯光掩映下显出几分淡漠。

    突然,“我收购明亚能这么顺利,是不是你在背后运作?”

    权捍霆都已经做好再次被她拒绝的心理准备了,没想到沈婠会突然转移话题,说到收购明亚这茬儿。

    “是不是你?”她追问。

    “……是。”

    “你做了什么让沈如不战而退?”

    “她有一笔过了公司账户的巨额款项,可能涉及洗钱,只要税务局介入调查,有了污点,不攻自破。”

    沈婠:“为什么帮我?”

    “爷想追你。”

    “那刚才为什么只字不提?如果我不问,你是不是也不会说?怎么,想当无名英雄?”

    “爷从不挟恩以报。”

    沈婠轻笑:“那正好,我也从不以身相许。”

    “所以,”他凑近,眼底泛起邪肆的光芒,“我们是天生一对。沈婠,考虑一下爷吧,怎么样?”

    最后一句从他嘴里说出来,带着几分撒娇的哀求,又柔又软。

    沈婠眼波流转,“那就……考虑考虑?”

    男人欣喜若狂:“你答应了?!”

    “没有,我只说考虑。可能答应,也可能不答应。”反将一军。

    他眼里的光黯淡下去,很快,又恢复正常,“答应考虑,就表示没有拒绝,说明爷还有机会。”

    还挺嘚瑟!

    沈婠勾唇,这回倒是没有反驳。

    “我要下车了,你还想握多久?”目光落在被他扣紧的手上,沈婠眉眼轻动。

    权捍霆撇嘴,今晚他占尽便宜,不能再得寸进尺,只好依依不舍地放开。

    直到,沈婠已经下车,走远,掌心似乎还残留着一抹柔软的触感。

    堂堂权权六爷,这会儿坐在驾驶位上,笑得像个大傻子。

    良久,他才按捺住心头的雀跃,发动引擎,驱车驶离。

    在下坡途中,与另一辆上行的奔驰快速擦过,权捍霆并未在意。

    可另一辆车内,沈谦握住方向盘的手却猛然收紧。

    权捍霆的车?

    是他本人,还是手下?

    这个点,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这里。

    上去只有一条路,除了沈家之外,坐落于此的另外几家似乎都没听说过和权捍霆有什么交情。

    沈谦到家之后,佣人像往常那样送上拖鞋,接过他的外套挂到衣帽架上。

    “等等。”

    女佣受宠若惊,小心翼翼询问:“大少爷还有其他吩咐吗?”

    “今天家里有没有来过客人?”

    “没有。”

    沈谦目光一暗,“三小姐人呢?”

    “在房间。”女佣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

    “她今天有没有出门?”

    女佣点头:“下午出去,刚刚才回来。”

    沈谦表情骤沉,女佣突然感觉一阵凉意扑面而来,霎时手脚冰凉。

    再抬眼,却见大少爷眼神温润,似乎刚才那一瞬间只是她一个人的错觉而已。

    “下去吧。”

    “是。”女佣低着头,快步走开,好像晚一秒就会万劫不复。

    ……

    沈婠回到房间,换了身轻便的衣服,习惯性看了眼窗台上绿油油的仙人掌,忍不住摸了摸上面的小刺:“你好像又肥美了……”

    叩叩!

    敲门声传来。

    她以为是送晚餐的佣人,也没问,直接打开。

    见到来人,眼神微微一沉,下意识想要关上,可惜,男人反应更快,直接抬手抵住,用力一推,半个身子顺势挤进来,再反手一关。

    “你来做什么?”沈婠冷冷看着他。

    “还在因为那天我说的话生气?”沈谦淡淡开口,眼中流露出她看不懂的神色。

    话?

    什么话?

    沈婠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题外话------

    上架活动奖励已发放,只针对正版读者,不要求全订,但是上架当天更新的章节你总要订完吧?另外,踩楼活动不重复奖励,比如,同时踩中46楼和49楼,只能奖励一次。大家看看有没有错漏,如果有,请相信鱼不是故意的,然后在评论区留言,鱼会进行补发。对相关细则有所疑惑的,也可在评论区提出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