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辐射珠宝,沈如遭殃
    9月21日,一则名为《恒生草菅人命,滥用辐射珠宝已致三人死亡,有图有真相!》的帖子在国内某论坛引起热议。

    随着点击量与转载量不断走高,短短两小时内便迅速飘红,高挂论坛热门首页。

    管理员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在见识过此帖强大的引流能力后,手动加精并置顶。

    如此一来,原本只能在热门页见到的帖子,同样出现在了论坛首页,还是最明显的位置。

    很快,热度扩散至微博。

    起初只是个人用户自发进行搬运,注明原帖出处,后来坐拥几百万粉丝的大v也相继登场。这里面有真心想为受害者发声的良心博主,也有浑水摸鱼蹭热度的黑心之辈,但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篇帖子算彻底红了。

    以锐不可当之势,呈现黑红的状态。

    一小时后,“恒生珠宝”、“辐射致死”等关键词成功刷上热搜,虽然排在榜单最末,却以惊人的速度飞速上升,两小时后,成功高挂榜单首位,后面紧跟一个“爆”字。

    ……

    卫禾是沪州海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小千金,去年刚进大学,读的是工商管理。

    下个月是她老爹和老妈结婚二十周年纪念,卫禾早早便准备好礼物,一颗从恒生购入的粉色裸钻,价值一百多万。

    为了给母上大人一个惊喜,她一直瞒着,没有告诉家里,就等宴会那天亲自送上礼物。

    每次只要一想到母亲看见粉钻时,惊喜又欣慰的表情,她就觉得这几个月零花钱没白省。

    在学校食堂吃过午饭,卫禾与几个舍友一起回宿舍,刚换完睡衣出来,便见几人凑在一起看什么东西——

    “阿禾!你上次不是说想去恒生珠宝给你家人挑礼物吗?买了没有?”

    卫禾点头:“买了啊,花掉我好几个月的零花钱呢,最近穷得要死。”

    “啊?你买了?!”

    卫禾察觉几人眼神不对:“那个……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发了!”

    “怎么回事?”

    “你刷一下热搜就知道了……”

    卫禾拿出手机,两分钟后,面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不仅是对消费者的欺骗,还是一种变相谋杀!

    她不敢想象,母亲每天戴着她送的钻石,到最后会造成何种可怕的后果。

    辐射……

    光听着这两个字她都不寒而栗,更何况疑似辐射源的东西就放在她枕边,已经持续一个星期。

    “遭了!”

    她迅速翻出装钻石的盒子,咬咬牙,放到走廊外面的石台上,迅速拨通父亲的手机号:“爸,我遇到点事,可能需要你派人处理一下。”

    声音十分镇定,但只有卫禾自己知道她的手在发抖。

    卫父正在公司开会,接到女儿的电话当即叫停,“禾禾,出什么事了?不要着急,你慢慢说。”

    事到如今,卫禾也管不了什么惊喜不惊喜的,把事情经过以及热搜爆出的内幕全部告知父亲。

    “钻石现在在哪里?”

    “被我放到了走廊上。”

    “乖女儿,你做得很好。现在我马上派人去学校把钻石带到公司,用仪器测试辐射程度。稍后我的司机会来接你去医院做全身检查。”

    很快,两份检查报告先后出炉。

    一份是钻石辐射报告,一份是卫禾的身体检查报告。

    各项检测指标都证实这颗出自恒生的粉钻辐射超标,长期佩戴将对身体造成不可逆损伤,甚至危及生命。

    所幸,卫禾与之接触时间较短,各项身体机能虽然受到一些影响,但还没有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卫母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往医院。

    “妈,我没事,你别哭啊……”

    “傻女儿!”

    卫禾坐在病床上,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笑容却格外灿烂。

    她很庆幸这件事被爆了出来,也庆幸钻石还没有教到母亲手里,反正她还年轻,抵抗力什么的都还好,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卫母见状,愈发心疼。

    接踵而来的便是一阵后怕。

    很快,卫父也赶来医院。

    “钻石检测报告呢?”

    “哦,在这里。”卫父从公文包里取出来递给妻子。

    卫母看完,当即冷笑两声:“给我告!不仅要告恒生,还要告背后的明达!既然敢赚这些昧良心的钱,就要做好东窗事发被掀老底儿的准备!”

    卫禾打了个寒颤,抱着枕头瑟瑟发抖,她怎么忘了,自家母上大人还有个“仙难惹”的名号。

    意为,神仙都难惹!

    当天下午,卫母的专用律师团——沪州德朗律师事务所发布公开声明,将起诉恒生珠宝以及背后包括明达集团在内的三大投资合作商。

    并附上法院的立案证明。

    随后,沪州海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博转发,表示将维权到底。

    说起“海纳”这家公司,很多人都觉得陌生,但其提供研发与技术支持的全球知名化妆品牌——莱绮,却有着不输巴黎欧莱雅的知名度。

    而莱绮集团的掌舵人便是卫母。

    没道理当爸的公开发声,当妈的还闲着。所以,当拥有近千万粉丝的“莱绮”官博转发律所声明并留下“生命面前无小事,必将告到底”这样立场鲜明的评论后,“恒生辐射珠宝事件”被推至热议**。

    全国各地恒生珠宝专卖店被迫歇业,工商部门闻风而动追查到总部。

    如此更加坐实了“辐射珠宝”的真实性。

    到下午四点左右,网上已经有不少在恒生买过珠宝的顾客晒出《辐射监测报告》,十个里面有五个被证实辐射超标。

    消息传到明达的时候,已经晚了。

    恒生刚爆出丑闻闹上微博的时候,明达员工,包括公关部上下集体吃瓜,都是置身事外作壁上观。

    期间,一个项目部同事下来送文件。

    “看什么呢?”

    “恒生踢爆丑闻,估计要凉了。幸好我没让男朋友在他家买婚戒,不然还有得闹。”

    项目部同事还不以为意,只当八卦来听,突然,表情一僵:“恒生?哪个恒生?”

    “就恒生珠宝啊!经常公开拍卖稀有钻石那家。”

    “什么?!”猛然瞪大眼。

    “你用不着这个表情吧?搞得像咱们公司爆出丑闻一样。”

    “项目部上个星期才跟恒生签了合同……”

    全场死寂,事情大条了。

    公关部最先动起来。

    “xx,通知高层,汇报事情经过。”

    “xx,联系我们经常合作的两家公关公司,务必在最短时间内控制住网上的评论。”

    “xx,让海角论坛立即停止传播不实消息,要求管理员删帖并道歉,如有必要咨询法务部,看能不能走法律途径。”

    “xx,追踪ip,揪出原po主,威逼也好,利诱也罢,先将人控制住。”

    五分钟后——

    “已经通知总裁和各部门经理。”

    “只联系到一家公关公司,对方开价五十万,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把握能将评论控制住。”

    “海角论坛拒绝删帖,法务部那边说,在未确定事情真假之前,不建议走法律途径。”

    “原po主用的是假ip,无法继续追踪。”

    公关部鸡飞狗跳。

    沈春江与沈春亭,明达的总裁和总经理,都被惊动了。

    “大哥!恒生珠宝……”

    “我已经知道了。”沈春江面色骤沉,“刚签完合同就闹出这种事,明达是被牵连的。”

    “牵连?那倒未必。”沈春亭哼笑一声。

    “老二,你这话什么意思?”

    “既然恒生存在这么大的问题,那当初进行项目评估的时候为什么没能及时发?如果眼睛擦得够亮,我就不信明达会往这个火坑里跳,恐怕早就避之不及!归根结底,项目部要付全责!”

    沈春江眼皮一跳,项目部……一直都是阿如在负责。

    “大哥,你作为明达的总裁,大家认可的掌舵人,总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偏袒谁吧?”

    “你!”

    沈春亭笑意不改,眼神却透着冷冽。

    兄弟二人,相争多年,沈春亭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次不管说什么他都要斩断沈春江一条臂膀——沈如!

    “打电话叫大侄女回来呗,这可是她惹出来的。你应该庆幸如今我们跟恒生珠宝签约的消息还没传出去,股市方面也尚未披露,否则明达也会被拖下水!”

    沈春江咬牙,他说得对,当务之急是尽快与恒生撇清关系,明哲保身,而当初负责这件事的人是沈如,而今也必须有她在场才能进行下一步。

    沈春江当即拿出手机,亲自拨过去。

    结束之后,想了想,又拨给沈谦告知事情经过。

    “……我知道了,二十分钟后到公司,面谈处理。”

    沈春江收起手机,冷眼看向这个处处与他做对的弟弟:“现在满意了吗?”

    沈春亭拱了拱手,垂下眼帘,“还是大哥英明果断。”

    “哼!通知下去,立即召开各部门紧急会议。”

    秘书恭声应是,拿出手机联系几个部门经理:“……董事会那边已经有董事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并且要求参加会议,您看?”

    “随他们的便!”丢下这样一句,沈春江拂袖而去。

    但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

    当朗德、海纳、莱绮同时发声,并点名状告与恒生有着密切合作的三家投资商时,网友的炮轰范围也随之扩大。

    火已经烧过来,明达无处可逃,被熊熊火势彻底包围。

    等沈如紧赶慢赶,终于抵达公司,舆论的口水已经把明达吐了个遍。

    “抱歉,我来迟了。”

    没有人接话,递给她一个台阶下。

    沈如尴尬地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最后,还是李文瑾将她迎进会议室,动作恭敬地拉开椅子,“您请。”

    沈如刚坐下,不等喘口气,来自四面八方质疑的目光便悉数汇集到她身上。

    “沈经理,与恒生珠宝的合作案从头到尾一直是项目部在负责,这次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你有什么话说?”

    沈如:“……抱歉。”

    “如果道歉有用,那我们也不必坐在这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苦思对策!”

    一股从未有过的难堪将她包围,沈如虽竭力保持镇定,但微微颤抖的身体和惨白的脸色还是泄露了她的真实情绪。

    “在签合同之前,沈经理到底有没有对项目进行完整有效的评估?”

    沈如放在桌下的双手狠狠攥紧,指甲嵌进掌心,疼痛令她保持清醒,深吸口气:“项目评估报告完成之后按流程规定交由董事会审核,可在座各位当时并没有提出异议……”

    现在出了事,一个两个都想把责任往她身上推?沈如冷笑,天底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此话一出,各董事坐不住了——

    “强词夺理!”

    “董事会负责审核没错,但我们看到的东西都是项目部做好之后递上来的,至于过程中是否进行深入考察,各项数据是否准确无误,这些都还有待商榷!项目部失察在先,判断失误在后,最终将明达陷入恒生辐射珠宝的丑闻,如今不打算好好解决问题,反而开始推卸责任,这就是你作为一个部门经理该有的担当吗?!”

    说话的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董事,平日里不曾为难过沈如,也不曾偏帮,作为中立派再公正不过,眼下却说出这番严厉之辞,可见沈如的态度有多令人不满。

    本来董事会的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老家伙们要脸啊,你沈如一通乱拳随便打,一点面子不留给他们,自然群起而攻。

    可见,心高气傲算不得什么好事。

    学不会能屈能伸,注定要多吃些苦头。

    在座董事你一句,我一句,滔滔不绝,将沈如数落得一文不值。

    沈春江几次想要开口,到底碍于形势,不敢掺和进去。

    这些老东西连他都忌惮三分,阿如这回是撞到枪口上了……

    同样是沈家的孩子,沈谦却有分量得多,至少同样的情况,换做是他,这些人多多少少会手下留情。

    李文瑾站在一旁,看着沈如隐忍的模样,心口一阵紧缩,针扎般刺痛。

    如果可以,他多想当众替她骂回去,甚至把人带走。

    可惜,没有如果。

    他只是一个小秘书。

    无权无势,没有任何倚仗。

    除了眼睁睁看着她受辱之外,别无他法。

    “差不多就行了,今天大家聚在这里的目的是商量如何解决这次危机,追究责任可暂时押后。”沈谦发话,轻描淡写了解一场无用的嘴仗。

    接下来大家开始讨论解决办法。

    沈如坐在位置上,手脚僵硬,目光迟缓。冷不防对上沈谦看过来的视线,那么轻,那么淡,那么的……不屑一顾。

    她像被瞬间打落悬崖,自尊心摔得粉碎。

    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才结束。

    沈春江、沈谦以及沈如父子(女)三人同时归家。

    “先生,大少爷,大小姐,可以用饭了。”

    杨岚在旁边伺候着,端菜递饭,说说笑笑,可惜三人没有一个接她的话。

    笑容渐趋僵硬,她有些尴尬地站在旁边:“你们爷仨今天是怎么了?一个两个沉着脸,闷闷不乐的?”

    沈春江狠狠皱了皱眉,挑剔的目光落到妻子脸上。

    作为明达的总裁夫人,网上已经闹翻天,她却像个白痴一无所知,这让他有种娶妻不贤的郁闷。

    沈谦见状,抢在沈春江发怒之前向杨岚说了大致经过。

    “这……明明是恒生自己的问题,他们骂明达做什么?!简直莫名其妙!”

    沈春江闻言,不满的眼神化作嫌弃。

    杨岚一时无措。

    沈谦轻叹,解释道:“从合同签订之时起,明达就已经与恒生珠宝密不可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也是为什么在决定投资一个项目之前,公司往往要经过深思熟虑才会作出决定。

    因为一旦成为利益共同体,不仅要分享利得,还要共担风险。

    啪!

    沈春江一把将筷子拍到桌面上,起身,“不吃了。”

    气都气饱了。

    沈谦倒是没有太过焦躁,认认真真吃完饭,便上楼休息,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最后,偌大的饭厅,只剩下杨岚和沈如母女。

    一个低着头默默吃饭,一个还沉浸在丈夫毫无缘由的迁怒之中。

    “阿如,你怎么光吃饭,不吃菜?”

    “……”

    “阿如?”

    “……妈。”

    “你怎么了?没事吧?”

    她摇了摇头,站起来:“我还有事要做,先回房间。”

    “欸——你再多吃点啊!”还剩大半碗饭,才也没动……

    沈婠拿着玻璃杯从楼上下来,与沈如擦肩而过之际——

    “这是最后一天。”

    沈如不予理会,连个正眼都不给她,径直上楼。

    沈婠只是从容地笑了笑,仿佛并不在意。

    “阿姨。”她进饭厅时,正好遇到杨岚,便大方叫人,神色坦然。

    “我当不起!”平时杨岚顶多无视,可今晚在沈春江那里受了气,她便忍不住想要发泄。

    恰好沈婠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面前,免费的出气筒,不用白不用。

    “您是长辈,我是晚辈,怎么会当不起?”

    “别忘了你的身份,私生女没资格叫我。”

    沈婠不见半分恼怒,“除非您哪天不是父亲的妻子了,否则,我永远都得叫您一声阿姨,不是吗?”

    杨岚和沈春江的关系可以通过法律终止,俗称离婚;但沈婠和沈春江的关系,却是以血缘为纽带,什么方法都断不干净。

    女人眼神突然变得凌厉,直勾勾盯着她,暗含恨意:“你想争什么?我和你在沈春江心目中的地位?还是在这个家的分量?”

    沈婠:“我不想争,也没必要争。因为——”

    她上前半步,一字一顿,“该是我的,注定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

    说完,错身而过,朝饮水机走去。

    接至八分满,捧在手里,径直越过杨岚身旁,出了饭厅。

    上去二楼,房间门前,一道黑色的人影倚墙而立,手中香烟忽明忽暗。

    沈婠止步。

    沈谦也在第一时间看到她,站直。

    “有事吗?”轻声开口,足够客气,也足够疏离。

    沈谦:“明达出事了。”

    沈婠挑眉,眼底流露出几分惊讶,但很快又被她藏起来:“为什么告诉我?”

    男人将她的神态变化看得一清二楚,心中疑虑打消一半。

    “作为这个家的一份子,我想你有必要知道公司的情况。”

    “一份子?”她勾了勾唇,略带自嘲,“你这么认为吗?”

    沈谦点头。

    “可惜,别人不这么想。”

    沈谦没有追问她口中的“别人”具体是谁,因为心知肚明,所以更不需要捅破,至少彼此之间还留着一层遮羞布,聊胜于无。

    “恒生爆出辐射珠宝丑闻,明达也受其牵连。”

    “所以?”

    “你有什么解决办法?”鬼使神差般,脱口而出。

    等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沈谦也觉得好笑。

    不过,他对她的反应相当好奇。

    当即抬眼望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