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跳江亡命,六爷出手
    震天的音乐声在警察破门而入时,戛然而止。

    一群人很快被制服,一个个乖乖抱头蹲到墙角。

    经过迅速排查,“报告!没有发现宋凛!”

    “没有?!怎么可能?!”

    “那个……”老板弱弱开口,“这间包房有个后门,直通外面的街道……”

    “追!”

    宋凛在夜场被围的时候,便迅速反应过来,从后门逃走,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此时的宋家同样不平静。

    刑警三队将别墅四周埋伏得滴水不漏,仅仅留下队长在里面与宋家人交涉。

    从外面看,一如既往的平静安宁。

    “警察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宋元山愤怒开口。

    孙浩闻言,并不理会,几个手势将兵力分布完成之后,才转头正眼看向宋元山:“如你所见,抓捕嫌疑人归案。”

    “这里哪有什么嫌疑人?!”

    “宋凛是你儿子对吧?”

    “你们是来抓他的?”

    宋元山眉心一拧,反倒平静下来,不若之前慌乱。

    他的态度,不像一个父亲得知儿子犯事后,该有的担心与忧虑。

    孙浩字正腔圆:“宋凛涉嫌雇凶杀人,蓄意谋杀,现要将其逮捕,请你们配合警方工作!”

    雇凶杀人!

    蓄意谋杀!

    饶是宋元山早有准备,也不免惊得后退半步,“杀、人?”

    这个儿子虽然性格乖张,脾气暴戾,但也不至于到杀人犯罪的地步。

    “他杀了谁?”

    孙浩:“案件侦破前,所有细节保密,无可奉告!”

    说完,对着蓝牙耳机:“a组,埋伏门口,b组退守花园,c组封锁后门,d组狙击手进来两个,埋伏到二楼和三楼——各就各位!”

    a组:“收到!”

    b组:“执行完毕!”

    c组:“准备就绪。”

    d组:“正在执行……完毕!”

    宋凛从包间后门逃离,拦到一辆出租,躬身坐进去,阴影掩盖了他下半张脸,只露出一双阴沉沉的眼睛。

    “去富环山别墅。”

    今晚发生的一切令他措手不及,警方既然来势汹汹,就说明已经掌握确凿证据。宋凛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错,但有一点很明确——

    他不想坐牢!

    无论刑期长短,他都不想进去那个鬼地方。

    好在,跟李文瑾合作之前,宋凛就找好了退路,深吸口气,当即镇定下来。

    真正到了这一步,他非但不后悔,反而有种亟待爆发的疯狂,果然,比起当个闲人、废材,他更喜欢轰轰烈烈。

    司机坐在驾驶位上,不经意瞥了眼后视镜,恰好捕捉到男人眸中跳跃的兴奋,像个癫狂的病人,不由心颤胆寒,快速移开视线。

    半晌,才平复下来,握住方向盘的手却隐隐颤抖。

    这人太邪门儿了!

    ……

    宋家。

    守株待兔的刑警三队原地待命已近二十分钟,可惜,暂无所获。

    孙浩冷着脸,对耳机那头吼道:“a组!”

    “报告!没有发现嫌疑人!”

    “妈的!”

    “……”

    宋元山黑着脸坐在沙发上,方雅琴小心翼翼陪坐在旁,眼神尚有几分未褪的茫然,似乎没能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宋凛杀人?

    那个狼崽子胆儿这么大?

    还有莫名其妙死掉的anl……

    想起阿乾曾经提醒她不要去招惹宋凛,方雅琴当时还不服气,现在想想,只觉得后怕。

    “你抖什么?”宋元山皱眉看了妻子一眼。

    方雅琴这才惊觉,她的手无意识拽住了丈夫衣袖,此刻正不受控制地颤抖。

    “没……没什么……”

    宋元山不再理会。

    他现在正烦着,哪还有空去管方雅琴。

    宋凛闹出这么大的事,把武警都引上门了,一旦走露风声,公司股价必定也要受到影响,介时,来自董事会的压力以及股民的讨伐……

    不行!

    得想个办法才是!

    “这位警官,我……”

    孙浩叼着烟,冷冷抬眼:“什么事?”

    宋元山后退半步,深呼吸,告诫自己要镇定,“宋凛是我儿子,他犯了错,你们要抓要捕,我绝无二话。但这件事你们警方能不能对外保密,不要闹上媒体……”

    孙浩挑眉,从上到下将他打量一番,“你确定你是宋凛他老子?”

    “?”

    “就没见过哪个当爸的遇到这种情况还能坐下来好好喝茶,转过头就拿儿子当屎,急着往上头加盖,生怕臭味飘出来。呵……难怪能养出一个杀人犯,看见你,我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利益至上,冲突便油然而生。

    宋元山气得脸色泛青,指着孙浩浑身颤抖:“你!”

    孙浩冷笑,忽地眼神微动,“宋凛名下还有哪些房产?”

    “无可奉告!”

    “你确定?”

    宋元山仰着脖颈,老眼闪过一抹狠辣:“呵,就算我不说,你又能拿我怎样?现在的警察都像你这么嚣张吗?改天我倒要问问黄局,他是怎么调教手下的!”

    孙浩灭了烟头,叉腰冷笑:“我确实不能拿你怎样,不过……”男人眼神愈发玩味,声音却冷沉如冰,“d组进来个人!”

    很快,一年轻警察小跑进来,站定,昂首挺胸:“孙队!”

    “这位老同志涉嫌严重妨碍公务,押走!”

    “是!”

    说着,便要动手。

    “你敢?!”宋元山怒目圆瞪,“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没逮到人,孙浩心情本来就差:“我他妈管你是谁,关了再说!至于敢不敢,试过才知道。”

    “你——”

    这才是真正的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哦,还有一点,黄局管治安,我们刑警队还轮不到他说话。您这码头可拜错了。”

    宋元山:“……”

    方雅琴见势不对,立马跳出来,勉强带了三分笑,好声好气道:“警察同志,本来是件小事,完全没必要闹得这么难堪,您说对不对?宋凛名下现在已经没有房产,不过他经常去富环山别墅过夜,是他花钱给小情人租的。”

    “详细地址。”

    方雅琴不敢耽搁,连忙报上。

    孙浩皱眉:“你刚才说宋凛名下现在没有房产是什么意思?”他刻意咬重了“现在”二字。

    方雅琴瞬间领会,解释道:“之前他负责的项目失利,被董事会罢免职务,闲在家里的这段时间,他陆陆续续变卖了不动产换成现金……”

    孙浩眼神骤凛,与年轻警察对视一眼,迅速对着耳机下达指令:“ad两组留下,bc两组跟我去富环山!”

    他还就不信了,投入这么多警力抓不到区区一个宋凛!

    孙浩带人走后,宋乾后脚进了家门。

    “阿乾,你总算回来了……”方雅琴迎上去,抓住儿子的手,只有这个时候她才真正安定下来。

    宋乾喊了声“妈”,转向沙发那边,又叫道:“爸。”

    宋元山:“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知道回来?!”

    明显拿宋乾撒气,方雅琴不干了:“你凶什么凶?又不是阿乾做错了事?”

    “妈……”宋乾摇头,示意她少说两句。

    方雅琴撇嘴,这才没有说出更过分的话。

    宋乾:“爸,借一步说话。”

    宋元山点头,“去饭厅。”

    父子俩过去。

    宋元山:“你都知道了?”

    宋乾:“嗯。”

    宋元山:“到底怎么回事?”

    宋乾:“多的我也不清楚,但有一点,您要知道。”

    宋元山:“什么?”

    宋乾看着父亲,一字一顿,“这回阿凛开罪的人,是你跟我,乃至整个宋家都惹不起的。”

    宋元山闻言,怔愣良久方才开口:“……阿凛出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宋乾目光坦然,没有丝毫闪躲:“即便跟我有关,那也是无奈之下不得不做出的取舍。”

    宋元山挺直的脊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佝偻下去,再失望,再狠心,那也是亲儿子!如今却到了必须割舍的地步。

    那一瞬间,这个强势了大半辈子的男人仿佛苍老十岁。

    “罢了……”

    自作孽,不可活!

    他没问那个“你我乃至宋家都惹不起”的大人物是谁,既然宋乾这么说,那就一定是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

    ……

    富环山别墅,b座,12栋。

    孙浩带人破门而入,“给我仔细搜!”

    五分钟后。

    “孙队,在主卧的床下发现了这个。”

    摊开的密码箱,里面还散落着银行用来捆钱的白色腰条。

    果然——

    宋凛策划了一切,连退路都给自己好了。

    变卖不动产换成现金,方便随时跑路。

    以情人名义租下四环临郊别墅,藏纳现金,掩人耳目。

    待风声不对,只需拿上钱远走高飞……

    “孙队,别墅没人。”

    “早就跑了……”孙浩冷笑,“马上联系交警部门调取附近路段监控,务必尽快确定嫌疑人逃跑方向。”

    “是!”

    “那我们现在?”

    孙浩:“追!”

    呃……

    “往哪个方向?”

    “江边。”

    ……

    宋凛站在13号码头,迎着簌簌江风吹了两声口哨。

    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哨声长短分明,极富层次感。

    很快,一艘渔船驶近,船夫操着一口闽南当地话:“是什么人?”

    宋凛没听懂,但并不妨碍他作出回答:“我姓宋。”

    船夫眼神一闪,“上来吧。”直接切换为宁城当地口音。

    宋凛提着行李袋上船。

    这是一艘类似近海打渔的乌篷船,船身简陋,而船夫更是那种丢进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大众脸。

    宋凛在床尾坐下,与船头掌舵的船夫隔着一个船篷的距离。

    而这样的距离,对于两人来说都是一个安全的信号。

    有了乌篷的遮挡,加上两人站位的错次,令射击角度变得古怪而刁钻。

    毕竟,一个身携巨款的逃犯和一个披着老实人外皮的蛇头,黑吃黑的可能性不要太大。

    宋凛:“往赣北开。”

    船夫:“黑哥说的是只到浙西。”

    宋凛:“我可以加钱。”

    船夫:“十万。”

    宋凛:“成交!”

    乌篷船在夜色中开了不到十分钟,一艘快艇紧跟而上。

    孙浩站在船头,拿着充电喇叭:“前面船上的听好了,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马上投降!”

    船夫麻木的脸上涌现出惊恐:“是警察追上来了!”

    宋凛把心一横,直接从怀里家伙,只听砰的一声,船夫顺着自己胸前的血窟窿缓缓抬眼望向对面的宋凛:“你……”

    可惜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倒栽进江里。

    宋凛跑到床头自行掌舵,发动机开到最大档位。

    眼看快艇离得越来越近,宋凛心知再这样下去自己只有完蛋的命!

    他不甘心!

    看了眼深不见底的江水,他用绳子将行李袋套在自己腰上,深呼吸,一个猛子扎进江里。

    快艇的声音越来越近,宋凛庆幸刚才当机立断选择跳船。

    可是没高兴多久,由于腰部套着行李袋,里面全是现金,江水浸泡发胀之后,重量增加,他游得极其缓慢艰难。

    那边警察已经开始派人下水,他只能割开绳子,眼睁睁看着装有三百万美金的行李袋沉入江底。

    咬咬牙,不再留恋,他奋力向前游去。

    “孙队,船夫死了,宋凛跳船逃走。”

    孙浩看着茫茫江面:“那个狗日的手里有枪,让大志几个小心点!”

    “孙队,船上没有发现现金。”

    “呵……逃命还不忘带上钱。他肯定游不远,不出意外就在这附近。”

    半小时后。

    下水的几人游回来。

    孙浩走到船头:“什么情况?”

    “西边没有发现宋凛。”

    “南边呢?”

    “也没有。”

    “东、北方?”

    得到的答案一模一样。

    孙浩眉心紧得能夹死蚊子:“不可能啊……”

    “难道淹死了?”

    “一个心思缜密的逃犯,有那么蠢?”

    “队长您看?”

    “换人,继续找!另外,通知海上搜寻队,干这行他们才是专业的。”

    夜色下,各行其是。

    今晚的“宁江”注定不会安宁。

    ……

    宁江边上,一座储物仓库里。

    “六爷,您来了。”

    “人呢?”男人的声音冷漠,凉淡,不威自怒。

    “您这边请——”

    这是沈婠第一次看见他在除凌云和楚遇江外其他手下面前的样子。

    果然——

    权六爷,不是白叫的。

    光一个眼神就能让人瑟瑟发抖,卑躬屈膝。

    “怎么,看呆了?”男人凑到她耳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沈婠小巧白皙的耳垂上,连带整个脖颈都惊起一片战栗。

    沈婠怔愣一瞬,不是她把持不住,见识粗浅,只怪男色诱人,勾魂夺魄。

    她莞尔笑开:“是啊,看呆了。”

    “结论如何?”

    “我男人天底下最帅。”

    权捍霆满意了,眼角漾开一抹笑纹,冲淡了周身肃杀的气场。

    “都说了让你好好待在医院,不要跟来,交给我处理就可以了,偏不听。”

    “自己的仇,当然要自己报才爽快。”她看了眼角落里,像个破烂木偶一样蜷缩的男人,笑意更甚。

    “怎么,你还想亲自动手?”男人语气不满。

    “怎么,不可以?”

    “楚遇江,马上送她回医院——”

    “别啊!”沈婠赶紧出声,“我话还没说完。”

    男人转眼,好整以暇看着她,静待下文。

    “就算不能亲自动手,那也要亲眼看着。”说话的同时,笑意骤敛,眼神一瞬凝结成寒冰。

    站在两人身后,光明正大偷听的楚遇江:“……”

    爷凶残也就算了,找个女人也一样凶残,以后让他跟凌云还有辉腾一众小弟可怎么活?

    只能说,物以类聚,毕竟是两口子,心剖开那是一样的黑。

    走在前面带路的某小弟,根本不敢回头。

    他不像楚遇江那样离得近,听不见两人说话,却能感受到一阵阵冷气压直往他背上扑。

    如果他没看错,刚才进来的时候,六爷和他身边的女人是手牵着手。

    之前从来不曾听说六爷身边有女人,今日总算开了回眼界。

    虽然只有快速的一瞥,可那姑娘高高瘦瘦,清纯可人,乍一看就像个大学生,还是文静的乖乖女类型,没想到真人不露相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