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夺子大战,坏蛋爸爸
    “呵,到底是我给的,还是你硬抢过去的?宋乾,做人别这么贱,要点儿逼脸成吗?”

    “你!”

    “一会儿我去接乐乐。”说完,不给对方任何拒绝的机会,女人直接挂断。

    别看魏宛央这会儿气得不行,可到了星星幼儿园门口,她已经彻底平静下来。

    见儿子当然不能丧着脸。

    五点整,铁门打开,小家伙们鱼贯而出。

    魏晓乐一改多日的稳重矜持,在家长之中飞快搜寻,而后急不可耐地扑进魏宛央怀里。

    “妈妈!我好想你!”

    “妈妈也想你。”

    “今天老师布置了家庭作业,是和家长共同完成一幅水彩画,妈妈,我们去麦当当好不好?”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魏宛央工作又忙,没办法回家做饭,母子俩就去附近的快餐店,一边吃炸鸡,一边完成作业,两不耽误。

    “好,都听你的!走吧。”

    魏晓乐自觉地爬上后座,习惯性坐到安全椅上。

    魏宛央替他系好带子,才坐上驾驶位。

    “妈妈,我要去松子洞口有巴斯光年钥匙扣的那家!”

    “ok,坐稳了。”

    ……

    魏宛央前脚刚把小家伙接走,宋乾后脚也跟着来了。

    “老师,魏晓乐呢?”

    “啊?刚被他妈妈接走了,您不知道吗?”

    宋乾咬牙,面沉如水。

    如果不是来的途中车祸封路,司机不得不绕道,因此耽误了时间,他早就把儿子接走了,根本不会让魏宛央钻了空子。

    “可恶!”

    “晓乐爸爸,你……”

    “没事了。”宋乾说完,转身朝车上走。

    秘书见他脸色不对,又没看到小公子,不敢贸然开口。

    宋乾拿出手机,拨给魏宛央。

    才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他生气地回拨,又被挂断。

    “那个女人……好得很!”

    秘书一惊,好似发现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

    要知道,关于小公子的母亲从未被曝光,连她这个贴身秘书都不知道,可谓神秘至极。

    ……

    “妈妈,你电话响了。”魏晓乐一只手拿着汉堡,另一只手扶住可乐杯。

    魏宛央只看了一眼,便直接摁掉。

    “谁啊?”

    “诈骗电话,不用管。”

    “哦。”继续啃汉堡,早就将宋乾这个亲爸抛之脑后。

    七点,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魏晓乐不仅吃饱喝足,老师布置的任务也大功告成,心头那叫一个美滋滋。

    根本不用魏宛央招呼,就自觉地爬到后座坐好。

    “妈妈,我想回家。”

    他指的是之前和魏宛央住的小公寓,而不是宋乾的那幢大别墅。

    女人搭在方向盘的手一顿,视线隔着挡风玻璃投向远处,“宋……你爸,对你好吗?”

    “他不会做好吃的糕糕,挑的睡衣也很丑,还经常让我穿一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叫什么燕尾的……”

    “傻儿子,那叫燕尾服。”摇头失笑。

    “对对,就是这个!还说,要当绅士,就必须穿。还想给我报补习班……太讨厌了!”

    魏宛央安静地听着,唇畔挂着一抹微笑。

    从反光镜里,恰好可以看到小家伙抱怨的模样,知子莫若母,她当然知道,这样的抱怨并不代表小家伙真的讨厌宋乾,否则,他连提都不会提,又怎么可能叽叽喳喳说这么多话?

    果然——

    “虽然他很烦,也很讨厌,还不准我给你打电话,但是他可以让毛程妈妈道歉,还会站在第一排中间接我放学。”

    女人心下骤沉,莫名酸涩。

    “不过,”小少年抿了抿唇,忽然扬起一笑,“在我心里,谁都比不过妈妈。妈妈最好了,全世界第一好!”

    天堂地狱,也不过这一瞬之间。

    “乖儿子!”魏宛央笑意入眼,甜蜜直击心头。

    “那你什么时候才能接我回家?”小少年眨巴着大眼。

    “走!先走就回去!”

    “好耶!”

    回到熟悉的公寓,魏晓乐直扑房间。

    “站住!等妈妈打扫干净,你才能进去,里面全是灰。”

    “哦。”乖乖站好,眼神却直往那个方向飘,他的玩具啊……

    “去沙发上坐会儿。”

    魏晓乐听话地走过去,脱了鞋子,又翻出一台平板,开始玩游戏。

    魏宛央换了居家服,套上围裙,开始打扫。

    不一会儿,手机响了。

    就放在魏晓乐面前的玻璃茶几上,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屏幕上两个字他都不认识。

    “妈妈,电话!”

    “……”

    “妈——”

    还是没回应。

    他穿上鞋子,准备拿到卧室,却不小心划过屏幕,直接接通了。

    “魏宛央,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信不信我……”

    “爸爸?”

    那头一顿,像在调整呼吸:“……晓乐,你在哪儿?”

    “家里。”

    “保姆说你根本没回去。”

    “笨蛋,我在我妈家里啊!”

    “……”

    最后,宋乾丢下一句“等着”便匆匆结束了通话。

    小少年拿着手机,只觉得莫名其妙。

    “乐乐,你在跟谁讲电话?”恰好这时魏宛央从房间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块湿抹布。

    “他自己打过来的,我叫你,可是你没听见,我不小心就接了……”

    “他?”女人挑眉。

    “嗯,爸爸。”

    魏宛央不由苦笑,该来的,躲也躲不过。

    “妈妈,我……是不是闯祸了?”

    “没有。”她柔和一笑,“房间打扫干净了,你去玩吧。”

    “好耶!”小家伙哧溜一下,不见了人影。

    魏宛央泡了杯牛奶端进去,“不准浪费,必须喝光光,知道吗?”

    “……哦。”

    又把客厅和厨房打扫完,敲门声终于响起。

    魏宛央竟生出一种尘埃落定的泰然,反倒平静下来。

    只见她不慌不忙地摘掉围裙,又用洗手液把手洗干净,才终于将门打开。

    而此时的宋乾,早已濒临爆发的边缘,脸色冷得吓人。

    “好玩儿吗?挂我电话,带着儿子消失。”

    女人轻笑:“挂电话,是因为知道你那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至于消失,算不上吧?先前就跟你说得很明白,今天我来接儿子放学。”

    “魏宛央,我可没答应!”

    “我是孩子他的妈,我要看孩子,还需要你点头?笑话!”

    “你是孩子妈不假,但孩子的抚养权现在在我手里,不管见面也好,其他事也罢,只要和晓乐有关,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当初白纸黑字都写好了,你也签过名的,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住口!你还有脸提?”

    宋乾冷笑,反手关上门,步步逼近,“我为什么没脸?”

    “要不是你用卑鄙的手段威胁恐吓,我也不会……”

    “只能说明你弱!不是吗?但凡你刚得过,也不至于丢了儿子的抚养权。”男人目光冷寂,面无表情。

    魏宛央气得浑身颤抖,“你混蛋!”

    “呵。这句话,你骂过很多次了,可惜,毫无作用。”

    “宋乾,你有什么资格抢走晓乐?如今还理直气壮地羞辱我?这五年来,你尽过一天当父亲的责任吗?生而不养,畜生不如!”

    男人反身将她推到墙壁上,狠狠一拳落到女人耳畔,眼神喷火,咬牙切齿:“你凭什么指责我?我甚至根本不知道晓乐的存在,又如何尽责?魏宛央,你可恶!”

    “告诉你,然后让你掐死他?”

    男人眼神骤紧:“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把他生下来?”

    “晓乐是我的儿子,至于,他爹是张三还是李四,并不重要。”

    “你!”

    “宋乾,当初你提供的不过是颗精子,我却十月怀胎,养了他五年,但凡你还有点良心,就不该抢走晓乐!”

    “良心?呵……”男人眼中闪过讥诮,“五年前你背叛我的时候,怎么不讲良心?”

    女人别过头,眼中泪意涌动,下一秒,却被男人强势地扳正,被迫与他四目相对。

    宋乾:“魏宛央,你听好了,晓乐是我儿子,我把他要回来天经地义。至于你,以后别想再见到他。”

    “宋乾!你个王八蛋!”

    “我绝对不会让我儿子有一个不三不四、不干不净的妈!”

    “你血口喷人——”

    宋乾忽然凑近,在她嘴边闻了闻,顿时流露出嫌恶的神情,“抽烟喝酒,你还有什么不会?”

    女人目光一闪。

    她被沈婠气狠了,离开会宾楼之前,去洗手间抽了根烟,不过,她抽完就用漱口水清洗过,还嚼了口香糖,没想到……

    “哦,你还会当老鸨开妓院,替你手底下那些小明星物色有利可图的恩客。”

    啪——

    一声脆响,空气突然安静。

    “宋乾,你、无、耻!”

    男人转过头,眼中温度降到最低,好似凝结寒霜,“你该庆幸,我不打女人。”

    说完,甩开女人的手,大步朝卧室走去。

    魏宛央面色大变,冲到前面,挡住男人去路:“你想做什么?!”

    “带晓乐走。”

    “不行,你这样会吓到他。”

    “那也比跟着你这个下流的妈好!”

    “宋乾,你今天要是敢伤到晓乐一根汗毛,我就跟你拼命!”冲动之下的男人已经丧失理智,她不敢拿儿子去赌。

    “拼命?”上下打量她一番,宋乾眼底涌上一层不加掩盖的轻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拿什么跟我拼命?你那间摇摇欲坠的工作室,还是你‘金牌经纪人’的身份?我知道,你一直在物色合适的娱乐公司,打算以收购的方式借壳,扩展运营规模,也知道你看上了飞扬娱乐,如今正在观望阶段,犹豫要不要下手。”

    魏宛央表情一惊。

    宋乾欣赏着她此刻的惶然,心情大好:“你想问我怎么会知道?”

    “……”

    “我告诉你魏宛央,你做什么都别想逃过我这双眼睛!我会一直盯着你,让你,无路可走!”

    说完,绕过她,走进卧室。

    “魏晓乐,走了!”

    “我不……”小少年拿着玩具,可劲儿摇头,“我要跟妈妈住。”

    宋乾气得肝儿疼,“到底走不走?!”

    “你凶什么?有脾气冲我发,你对一个孩子大吼大叫,很得意吗?”魏宛央冲进来,老母鸡似的护在儿子面前。

    “呜哇哇——妈妈,我不走!我不要跟他住!”

    孩子这一哭,魏宛央心都碎了。

    可宋乾并未表现出半点恻隐或不忍,直接推开女人,将儿子扛在肩上,大步离开。

    魏晓乐一边哭,一边挣扎:“放我下来……呜呜……你这个大坏蛋……宋乾!大坏蛋!”

    “闭嘴!老子是你爸!”

    “你不是我爸爸……你这么坏,这么凶……我不要你当爸爸……”

    “小子,这可由不得你!”

    砰!

    一道门隔绝了所有声音,魏宛央滑坐地,掩面痛哭。

    晓乐,对不起……

    妈妈对不起你!

    是夜。

    别墅里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

    “魏晓乐,你给我闭嘴!不准哭!”

    一哽之后,变本加厉,“呜呜呜……我要妈妈……”

    宋乾坐在沙发上,头都要炸了。

    “那个女人有什么好?你知不知道她——”

    “我不准你说我妈妈坏话!”说着,像颗小炮弹一样冲上去,对着宋乾就是拳打脚踢。

    小孩子的力气,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尤其是小东西下了狠手,宋乾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会把体型是他两倍的同学打进了医务室。

    这就是头养不熟的小狼崽子!

    “魏晓乐,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哭,住手!”

    可惜,没什么作用。

    宋乾一怒之下,高抬右手,竟是想打他耳光。

    魏晓乐非但不躲,反而粗着脖颈把脸凑过来,“你打啊!你打啊!反正你又不是我爸爸!你又不爱我!”

    宋乾的手僵在半空,隐隐颤抖。

    保姆赶紧冲上来,把孩子护在怀里,“乐乐不哭,不哭哦……”

    然后,胆怯的目光投向宋乾,却透着一股坚持和勇敢:“先生,乐乐还这么小,你怎么能动粗?父子之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闹到这个地步……”

    “算了,你带他上去吧。”宋乾无力仰靠在沙发背上。

    保姆一边轻哄,一边抱着孩子离开,像躲洪水猛兽一样。

    宋乾揉按着太阳穴,愈发认定这孩子是被魏宛央教坏了,才会像现在这样又倔又驴,浑身反骨!

    他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让那个女人轻易靠近他儿子!

    与此同时,小公寓内。

    漆黑弥漫的客厅,沙发上一道人影一动不动,恍若雕像般静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