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胜利曙光,婠婠封神
    第351章胜利曙光,婠婠封神

    张凡:“剩下三组,全部坐到前面来,之前淘汰的小组允许现场观战。”

    沈婠带着队伍坐上二号操控台。

    游戏数据几秒之内完成对接,从他们之前使用的mini笔电传输到现在的全屏台式机上。

    通过无线信号连接,将真实战况用4d合成效果,投映在四周墙面,以达成身临其境的观战效果。

    古清:“天呐!太神奇了。”

    张旸:“这就是人工智能的魅力所在吗?比想象中更趋于完美。”

    连沈婠都不由看呆。

    “一群土包子!”女人的声音横插而入,挟裹着轻蔑,蛮横又骄纵。

    沈婠抬眼望去,只见秦泽言的队伍中一个年轻女人高抬下巴,眼神不善。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祁子辰突然开口——

    “注意你的措辞和教养!”严厉非常。

    “哥!你居然说我没教养?!”年轻女人双目圆瞪,难以置信。

    哥?

    好奇的目光汇聚到这两兄妹身上,包括沈婠。

    前世,祁子辰有妹妹吗?

    沈婠想了想,再次确定没有。

    祁家就他一个儿子,哪来的女儿?

    苗苗转向祁子辰,“你妹妹?亲生的那种?”

    男人点头,以示肯定。

    “是嘛?可我怎么觉着不太像啊……”

    “你什么意思?!”祁子颜一听,瞬间炸毛。

    苗苗半点不憷,实话实说:“哥哥温和有礼,妹妹却口无遮拦,哪里像了?”

    “你说我口无遮拦?!”女人音调陡然拔高,似乎难以接受自己会被这样一个低俗粗鄙的词语形容。

    苗苗笑嘻嘻:“对啊,说的就是你。”

    祁子颜整个人差点气炸,正准备回怼,却被祁子辰出言制止——

    “闹够了没有?这里是教室,当着这么多人,收收你的暴脾气,适可而止!”

    严厉中透着无奈,斟酌着尽量不把人骂得太狠,分寸拿捏恰到好处。

    由此可见,他对这个妹妹还是很上心。

    祁子颜撇嘴,有点委屈,但很快又跟没事人一样,朝祁子辰笑道:“哥,不如你跳槽来我们这边啊?赢面很大的!”说着,用崇拜的眼神偷瞄秦泽言。

    之前就说过,这款游戏已经很成熟,在一定的算法支持下,结合ai技术,最大程度地模拟商场规则,其中自然也包括“跳槽”。

    进入游戏的玩家,小部分可能会创建自己的事业并获得成功,但绝大部分若想更好地生存或者积累资本,只能选择依附,也就是去已有公司上班,当然,系统对此也有一套完善的晋升制度。

    “跳槽”功能也应运而生。

    如果祁子辰愿意,他现在就可以通过功能界面的操作,转投秦泽言那组。

    在原公司肯放人的情况下,跳槽完成。

    但如果原公司不肯放人,而员工又坚持离开的话,系统就会降下相应的惩罚与限制,比如投资、立项等功能可能会被暂时ban(禁)掉。

    此话一出,气氛有些微妙。

    沈婠看不出什么情绪,依旧一派镇定,好像祁子辰跳不跳槽,对她来说也无足轻重。

    “子颜,别开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男人面色骤沉。

    “哥,你傻不傻……”

    祁子辰已经别过视线不再看她,虽然沉默无声,但态度却很是坚定。

    祁子颜咬着嘴唇,一脸不甘。

    关键时候还是秦泽言站出来,不温不火地下令:“各就各位,开始准备了。”

    祁子颜这才坐回自己的操控台,集中精神听从安排。

    相较于这边硝烟味儿渐浓,马钰琳那组就安静得有些过分了。

    太平,就显得没有战意。

    太淡,容易打击信心。

    决赛在即,可马钰琳那组给人的感觉就是又平又淡,毫无起伏。

    蒋硕凯碰了碰沈婠手肘,压低声音:“看那边……”

    沈婠头也不抬,十指灵活,“早就看到了。”

    “她们很不对劲。”

    “嗯,所以接下来小心。”

    机器调试完毕,秦泽言那边表示没问题,沈婠这边也无异议,倒是马钰琳那组有些手忙脚乱,又多等了十分钟,游戏才正式开始。

    而此时,被淘汰的各小组已入座完毕,戴上特制的ai眼镜开始进入情景,既是观战,也是一种变相监督。

    沈婠:“资产管理部,立即整理公司资产,然后变卖所有不动产。”

    蒋硕凯一愣:“所有?”

    “所有。”

    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在管理界面快速操作起来。

    沈婠:“市场部清点渔场及周边项目的收益,能卖的全部卖出,汇入财务部户头!”

    祁子辰:“是!”

    沈婠:“总经理,市中心项目盘点之后,全部脱手。”

    贺淮怔住,结巴道:“全、全部?”

    沈婠点头:“越快越好。”

    如此严峻的形势下,贺淮根本没有时间追问原因,只能依令行事。

    沈婠:“财务部做好每个项目的清算。”

    古清:“明白。”

    沈婠:“投资部去市政大楼参与竞标,尽量在其他两家公司下手之前,与npc完成谈判,拿到七号商业广场的开发权。”

    苗苗:“可是我们目前的流动资金数目还达不到竞标的硬性要求……”

    古清:“达到了!资金在入账,你赶紧去!”

    苗苗马不停蹄。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选择相信沈婠。

    即便,批量出售项目很可能造成低价贱卖,公司目前也并不需要这么多流动资金,但他们仍然选择执行沈婠下达的每一个决策。

    不问原因,甚至不去想可能造成的后果。

    听命,执行,反馈,这就是他们唯一的行为模式。

    这边紧锣密鼓,秦泽言那厢也渐入佳境。

    比起沈婠的杀伐果断,剑走偏锋,他更偏向于稳中求胜。

    就像两个武林高手决斗,一个是唯快不破,一个是以柔克刚,虽未正面交手,但酝酿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砰地一声,彻底爆发!

    此时,观战席上——

    “他们怎么自己干自己的?不应该正面刚上吗?”

    “你以为说刚就刚啊?”

    “不然?”

    “这是在为决战做准备,没看见沈婠那组总资产跟坐了火箭一样往上蹿?还有秦泽言那边,也已经开始整合资产。”

    “嘶……马钰琳他们在干嘛?项目不收,资产不动,一点战斗力都没有啊?”

    “我靠——这组是来搞笑的吗?”

    “能活到最后,还挺进前三也真是个奇迹。”

    “诶,你觉得哪组赢的可能性更大?”

    “秦泽言吧。”

    “为什么?我看沈婠那边也很强势啊?”

    “秦泽言最初拿到的就是大财团,资产雄厚不说,公司结构也相当完善,不管是竞标,还是投资,都事半功倍。反观沈婠那组,虽然总资产一直在上涨,但小企业自身的弊端一直存在,比如后劲不足、规模太小等等,因此在一些大项目上会显得比较吃力。”

    “这么说吧,三个人一起斗地主,一方起手一对王炸外加四个二,是你,你觉得谁会赢?”

    “王炸。”

    “这就对了,有些东西是先天的,即便后天再怎么努力发育,也很难扭转局面。”

    “这样吗……不过,沈婠看上去好像信心十足。”

    “她确实有两把刷子,可惜了……”

    操控台上。

    古清:“我们的总资产已经超过‘颂勤’。”

    沈婠:“很好。投资部对接市政npc的竞标案谈得怎么样?”

    苗苗:“正在谈。”

    “还要多久?”

    “快了。”

    就在这样一种紧张到令人窒息的氛围之中,张旸突然“咦”了声。

    沈婠皱眉,抬眼望去。

    张旸:“‘世英’发过来一条私信,希望能跟我们达成合作。”

    “世英”就是马钰琳小组所操控的企业。

    苗苗轻嗤:“就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现在求合作,明显会拖我们的后腿。”

    古清点头:“我也觉得那边不太靠谱。”

    张旸并未草率表态,而是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沈婠。

    后者沉吟一瞬:“问问看,他们想怎么个合作法。”

    张旸快速敲击键盘,很快就收到回复,表情震惊,“他们说,愿、愿意配合我们收购。”

    不怪他如此失态,实在是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

    对方是不是傻啊?

    蒋硕凯眼底闪过一抹忧虑,余光瞥见沈婠不为所动的样子,莫名松了口气。

    苗苗眨眼:“天上掉馅儿饼的节奏?”

    祁子辰:“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

    古清:“知道干不过,所以提前认输?”

    那也太怂了。

    张旸:“对方在催,要一个准确的回复。听口气,如果我们这边拒了,他们会立马找上‘颂勤’。”

    沈婠半晌无言。

    这次思考的时间比任何一次都长。

    答应收购,就等于在紧张的备战期腾出一部分资金,成功固然是好,可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但不答应收购,稳妥是稳妥了,可“世英”琵琶另抱,便宜了秦泽言那边,加上“颂勤”实力本来就强,可谓如虎添翼。

    这绝对不是沈婠想要看到的局面。

    “蒋硕凯,你觉得呢?”漫长的沉默后,这是沈婠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我不看好。首先,对方居心可疑;其次,收购有风险,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以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后,我们收购存在风险,难道‘颂勤’就没有?”他目光微闪,“这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是个好机会……”

    假如“颂勤”收购失败,不就可以趁其病,要其命?

    沈婠点头,若有所思,显然将这番话听进去了。

    张旸:“那现在是?”

    “拒了。”

    他把消息发过去之后,“世英”就没有再回信。

    相邻的一处操控台,秦泽言收到“世英”那边的私信提醒,顿时眼前一亮。

    鱼儿上钩了!

    他点开,下一秒,笑容骤僵。

    她竟然拒绝了?!

    男人低咒一声,唇齿之间咂摸着“沈婠”两个字,气急反笑。

    好!好得很!

    秦泽言:“那边正在进行的项目是什么?”

    “市政招标案。”

    “还有呢?”

    “没了。”

    “看来是想把所有鸡蛋装进一个篮子里,虽然冒险,可谁让这个篮子是收益最大的呢?想要一步登天,简直愚蠢!”

    “那我们现在……”

    秦泽言:“当然是参与竞标,是时候主动出击,速战速决了!”

    ……

    苗苗:“糟糕!‘颂勤’在跟我们抢市政的招标案,已经通过系统准入,开始竞标了。”

    张旸皱眉:“这么说,他们也没有收购‘世英’的意向,可不应该啊……”

    对方一手好牌,完全有能力hand这场收购,就算失败,也完全承担得起损失。除非……

    蒋硕凯:“对方早就知道这是一个大坑,失败所导致的损失将完全超出预计,甚至拖垮整个公司!”

    祁子辰反应过来,倒抽一口凉气,“这个坑是专门给我们挖的!可惜,我们并没有一脚踩进去,对方才会恼羞成怒破坏市政竞标案。”

    沈婠冷笑,双眸半眯:“现在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吗?成败与否,全在最后一搏。”

    六人神情大振,斗志激昂。

    随着战况胶着,观战席间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

    “快看!两方要杠上了!”

    “秦泽言主动出击,沈婠这边迟早要凉。”

    “双方目前势均力敌,沈婠不一定会输。”

    “别犯傻了,她一个先天畸形后天不足的小破公司,拿什么跟秦泽言的大财团比?”

    “可你别忘了,这家小破公司能够过五关斩六将,成功留到现在,就足以说明实力不俗。没准儿还有杀手锏……”

    “完了完了!秦泽言太强势,沈婠马上就要丢掉竞标案了。”

    此人话音刚落,屏幕上就显示出“颂勤夺标”四个大字,生怕不够显眼,还给加粗描红了。

    秦泽言冷笑,黄毛丫头也敢跟他叫板!该!贺淮那丫,自己不当掌舵人,反倒屈居于女人之下,像条没出息的哈巴狗言听计从,这脸打得不要太响!

    突然——

    “不好了!有人对我们公司发起强制收购!”

    上扬的唇角还来不及扩大,笑容便彻底僵硬,秦泽言盯着屏幕上那串红字,只觉无比刺眼——

    “注意!公司状态已更改,被迫进入收购阶段!”

    “她怎么可能发起收购?”秦泽言难以置信。

    根据游戏规则,流动资金多的那方才有资格发起收购。

    沈婠那家小公司的流动资金,怎么可能超过他手里的大财团?!

    秦泽言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字——

    荒谬!

    可他忘了就在刚才激烈的竞标中,他手里的流动资金在系统宣布竞标成功之后,就已经被套牢大半。

    而沈婠在经过大量项目售卖和不动产变现之后,手上的流动资金短时间内翻了数倍不止。

    很快,秦泽言反应过来,在系统提醒是否“反狙”的时候,他毫不犹豫选择了“是”。

    蒋硕凯表情一凝,沉声:“做好准备,对方开始反扑了。”

    沈婠:“财务部准备好资金。”

    古清:“已经到位。”

    “等等!”苗苗忽然开口,“系统提示风险值过高,是否还要继续?!”

    沈婠当机立断:“对上去!”

    刹那间,众人都兴奋了。

    强强碰撞,注定是场鏖战。

    但毕竟是模拟系统,持续时间也不过那么几分钟。

    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也没有阴谋诡计施展的余地,这是一场实力与实力的较量。

    谁的资金多,谁就占据上风。

    最终,沈婠小组以微弱优势取胜。

    秦泽言犹如斗败的公鸡,跌坐在椅子上,眼神怔忡,脸色难看。

    祁子颜眨眨眼,再眨了眨眼,仍然不敢相信他们一夕之间就变成了输家!

    张凡站出来,眉眼之间依稀含笑,“胜负已定,恭喜——沈婠小组!”

    沉寂三秒,紧接着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教授,我有个问题!”观战席上,有人站起来。

    张凡:“什么问题?”

    “冠军小组抽中的是第几号公司?”

    之前就说过,后台为12家公司的生存情况从高到低进行了排序,1号代表质量最优的大财团,12号代表状况最糟的小企业。公司号码越大,在游戏中生存时间越长,那么最终分数就越高。

    大家只知道自己抽中的编号,却不知其他小组的。

    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泽言拿到的必定是排名靠前的大财团。

    那沈婠拿到的又是什么?

    张凡摆摆手,“这个问题不该由我来答,你可以问问当事人。”

    这是个执着求索的同学,听完张凡的话,还真就拿同样的问题去问了沈婠。

    “12号。”女人轻描淡写。

    众人心里却惊涛骇浪。

    什么叫“绝地求生”、“逆风翻盘”?

    这就是。

    原来,这个世上没有公平不公平,只有实力够不够。

    当实力强悍到所向披靡的地步,公平就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

    公平的条件下,你能赢。

    不公平的条件下,你也能赢。

    后勤人员组织学生有序退场,在目睹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商战之后,大家反应都还有些迟钝。

    不是因为输了比赛,而是他们通过比赛清楚直观地认识到自己与他人的差距。

    打击是有的。

    沮丧也不少。

    也更加坚定了提升自我的决心。

    今天,沈婠从容对敌的身影注定要留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

    那是他们想要变成的样子,想要达到的高度。

    张凡:“沈婠留一下。”

    待众人离开教室之后,沈婠看着眼前隐隐含笑的张凡,目露询问:“教授还有其他事吗?”

    张凡把主机后台的比赛监控数据调出来。

    “这是……”

    “每家公司的发展情况,总资产增量,以及流动资金占总资产的比例都在这里。”

    沈婠浏览一番,不知看到什么,轻轻挑了下眉。

    “有什么发现?”

    “公司正常发展,弥补先天不足,总资产不断增加,流动资金占比在最后猛涨。”沈婠把看到的分析数据说了一遍。

    张凡:“你明明知道,重点不在你说的那些。”

    沈婠没接话。

    “你公司发展初期急速扩张,为求自保,这无可厚非,但总资产排名上来之后,你的投入重点还是在短期项目上,唯一做长线的渔场周边,也只是为了账面好看,之后也扫荡得一干二净。”

    “教授,您到底想说什么?”沈婠微笑以对。

    张凡笑意骤敛:“你从一开始就奔着强制收购去的,前面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准备工作。”

    沈婠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不是应该夸你一句未雨绸缪?”

    “如果您愿意的话。”

    张凡顿时一噎。

    迎上沈婠理直气壮的目光,他突然有些无奈了,“你知不知道,照你这样的发展规划,公司根本走不长远。”

    “我知道啊!”沈婠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