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六爷护妻,教训熊娃
    等大家都知道沈婠是他权捍霆的女人,看谁还敢不长眼来招惹?

    可惜,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沈婠:“哦,那就暂时不公开吧。”

    “!”某人笑容一僵。

    周遭空气明显冷凝下来,令人窒息的沉闷在狭小的车内空间无尽蔓延。

    沈婠状若未觉,反倒轻笑一声:“是你自己说随便我,那就这么愉快决定了。”

    下一秒,男人犹如猎豹般猛然窜起,将副驾驶座放平,整个人覆到她身上,仅靠两只手支撑起中间的空隙。

    目光沉沉,脸色发烟。

    一看就是不爽到极点。

    沈婠眨眼,一脸无辜:“生气了?”

    “哼!”

    “不至于啊?刚才还说要尊重我,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权捍霆别开视线,借以掩盖其中的懊恼。

    沈婠挠挠他下巴,跟逗猫儿一样。

    “别闹……”话虽如此,却没有避开,反倒眯了眯眼,一副享受的样子。

    “你现在是不是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背的感觉?嗯?”沈婠从下巴一直挠到男人脖颈。

    权捍霆忍不住蹭了蹭,表情慵懒,但目光却异常凌厉。

    “笑话爷?”

    “那就是承认喽?”她反将一军。

    男人眸色微暗,薄唇抿作一个锋利的弧度:“承不承认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沈婠笑意不改,“老师教育我们,做人要诚实。”

    权捍霆嘴角一抽,低头亲在女人樱粉色的唇瓣上:“老师还说,做人要善良。”

    沈婠挑眉:“我哪里不善良?”

    “妖精一样勾着爷,这叫善良?”

    “啧,明明是你自己把持不住。”

    权捍霆轻嗯一声:“只怪你过分诱人……”说着,一记绵长深吻落下。

    沈婠被迫与之纠缠。

    从强势掠夺,到小意温存,男人始终牢牢掌握着主导权,即便动作再温柔,也透着一股霸道独占的意味。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分开。

    权捍霆目光火热,沈婠气喘吁吁。

    “……好了,”她抬手抵在男人胸前,“再亲,我怕你擦枪走火。”

    “我承认。”权捍霆忽然开口。

    “嗯?”

    “我承认,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沈婠微愣。

    他一手撑着身体,留出空隙不至于压到她,另一只手则游曳在女人侧腰位置,上下摩挲。

    权捍霆:“我想让所有人知道,你,沈婠,是我的女人。”

    “好,婚礼那天,我们一起去。”

    六爷满意了,低头在女人脖颈处轻吮,带着一腔柔情,满腹蜜意。

    沈婠抬手圈住他脖颈,微微下拉,轻声道:“下次,不要再说‘随便’这两个字,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他在她唇上轻啜一口,烟眸染笑。

    “你。”

    我喜欢你。

    男人眼底漾开一抹柔光,更用力地亲下去,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消失在两人唇齿之间——

    “婠婠……我爱你……”

    嗯?

    “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

    “再说一遍好不好?”

    “不好。”

    “阿霆?小霆霆?”

    “闭嘴!”男人咬牙,这一声比一声缠绵,是想要他的命吗?

    “我不,除非你把那三个字再说一遍。”沈婠不依不饶。

    “想得美!”

    “不是这三个字。”

    “大麻烦!”

    “对啊,我就是麻烦,你一辈子都甩不开的麻烦。怎么,现在开始嫌弃我了?”沈婠撇嘴,把人推开。

    权捍霆认命地叹了口气,将她抱得更紧:“爷自找麻烦,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男人苦笑摇头:“你啊……”

    “对了,那三个字还没说,赶紧的。”

    权捍霆从她身上起来,坐回驾驶位:“不急,你要是想听,等到了床上再说,一句就是一下。”

    沈婠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一下”到底什么意思。

    臭流氓!

    “我怕你到时候憋不住!”

    权捍霆双眸微眯,谲光翻涌:“那就试试看,到底我先憋不住,还是你先哭着求饶。”

    沈婠:“……”

    ai教室外。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贺淮脚下一滞,转身便见贺鸿业朝他大步杀过来,顿时目露无奈:“爸,你能不能好好叫我的名字?”

    臭小子,臭小子……

    一听就很沙雕,好嘛?

    他贺二少不要面子的啊?

    贺鸿业两眼一瞪:“你还知道要脸啊?”

    “我怎么就不要脸了?”

    “自己一个人走,就不知道等一下你老子?”

    贺淮撇嘴:“我等你干嘛?咱们又玩儿不到一块儿去。”

    “嘿,什么玩儿不到一块儿?你给我说清楚。”

    “首先,这年龄就不是一卦的;其次,我们俩时代不同;最后,思想上分歧太大。怎么玩儿?”

    贺鸿业被他一二三点气笑了:“敢情你是嫌我老?”

    “不是我嫌,是你本来就老。”

    “……”

    “行了啊,没事儿我就先走了。”贺淮摆摆手,看样子还挺急。

    “你给我回来!”

    “爸——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这还有其他事要忙!”

    “什么事?”

    “庆功宴啊!不行,我得先去把人叫到一堆儿,免得走光了。”

    贺鸿业嗤笑一声:“我看其他人不重要,你是想给你六婶儿庆功吧?”

    贺淮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你六婶儿”等于“沈婠”。

    霎时面色一烟:“她还没跟我六叔结婚呢,别乱喊。”

    “迟早的事。”

    “……”贺淮垂眸,眉心拧成一个小疙瘩。

    “哟,伤心了?”贺鸿业笑得幸灾乐祸。

    “您可真是我亲爸!”贺小淮咬牙。

    “那当然,我最擅长往亲儿子伤口上撒盐,滋味儿不错吧?”

    “……”

    贺鸿业叹了口气,不再逗他:“瞧瞧你那副德行,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还没想通呢?以前看你挺聪明的,怎么这回笨得像个球!”

    “我是球,你是什么?”

    “……个兔崽子!敢洗涮你老子?”

    贺淮咧嘴,露出白晃晃一排牙齿:“该!谁让你为老不尊的?还有,谁说我没想通?我现在通得不能再通!”

    贺鸿业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确定臭小子不是在强颜欢笑、故作坚强以后,他心里也长舒口气。

    红颜祸水啊,要是真为了一个沈婠,他亲儿子和好兄弟闹起来,贺鸿业还真不知道应该帮谁。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

    “爸,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贺淮收起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忽然正色起来,“那种事永远不会发生。”

    “阿淮……”好吧,贺鸿业心疼儿砸了。

    “啧,刚才不是还叫‘臭小子’,天底下就没有比你变脸还快的老家伙!”

    “你叫我什么?!”贺鸿业大怒。

    “老家伙啊!反正你本来就老,今天还穿个大衣来上课,你以为演《上海滩》呢?人许文强可比你年轻多了……”

    “今天不打洗你,我就不是你老子!”

    贺淮拔腿就跑,“来呀来呀,反正你打不着。”

    “臭小子,你敢不敢给我站住?!”

    “老家伙,你敢不敢不追了?”

    ……

    “咦?那是贺总和二少吧?”

    “还真是!他俩在干嘛?捉迷藏?”

    “我觉得更像老鹰捉小鸡。”

    “是老鸡捉小鹰吧?”

    “看来网上说得没错,这就是一对逗比父子。”

    “……”

    权捍霆说要给沈婠奖励,除了把她亲到想哭之外,还准备了一场浪漫的约会。

    首先,花不可少。

    “你什么时候买的?”沈婠眼睁睁看着他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束红玫瑰,总共12朵,每一朵都沾着水珠,娇艳欲滴。

    权捍霆:“来之前。喜欢吗?”

    沈婠点头。

    天底下,还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花吗?尤其是男朋友送的红玫瑰。

    两人牵手进入西餐厅。

    位置靠窗,一眼望出去,就是巨大的音乐喷泉。

    沈婠:“这又是什么时候订好的?”

    “上午。”

    “看来预谋已久。不过,万一我输了呢?”

    “也可以来。”只不过“奖励”就要换个说法,变成“安慰”。

    总之,怎么着,权捍霆都有理由。

    这一顿是真正的烛光晚餐。

    温柔的水晶灯,美味的牛排,再加上悠扬的小提琴音,两相对望的瞬间,暧昧发酵,情意缠绵。

    用过晚餐,两人又去看电影。

    就像普通情侣那样,男人排队买票,女人拿着小桶爆米花安安静静等在一旁,偶尔眼神交汇,相视一笑。

    突然,一个小胖子撞到沈婠腿上。

    她赶紧把小孩儿扶起来:“没事吧?”

    小胖子摔了个狗吃屎,瘪瘪嘴,有点想哭。

    沈婠赶紧塞给他一嘴爆米花。

    小胖子懵懵哒。

    “好吃吧?”

    “……还、还行。”吧唧嘴。

    “你家长呢?”

    小胖子不说话,可能是真觉得好吃,直接伸出小胖手抓了两把爆米花儿往自己嘴里塞。

    沈婠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寻找孩子的家长。

    “喂,你要是不说话,就不让你吃了。”

    “哼!不吃就不吃!谁还买不起个爆米花儿啊?”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五十块钱,在沈婠愕然的注视下,跑到对面摊位,踮着脚,够着脖子,买了一桶特大号爆米花。

    然后,又屁颠儿屁颠儿跑回来,看向沈婠的眼神轻蔑又得意。

    好像在说:穷鬼,看到没有,我这桶比你的大。

    沈婠:“……”

    这年头的小屁孩儿都已经这么嚣张了吗?

    “喂,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帅?”

    沈婠:“……”

    “看吧,我就知道,眼睛都被我帅直了。”

    “咳……你这么牛x,你爸妈知道吗?”

    小胖子瞬间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干嘛?我告诉你哦,我可不是那种容易被骗的小孩儿,你别想套我的话,摸清我家的情况!”

    “啧,你不去写小说可惜了。”想象力还挺丰富。

    “嗯?写小说好玩儿吗?要是好玩儿的话,我也可以试试。”

    沈婠懒得跟这个猴儿精啰嗦:“你爸妈呢?手机号码多少?我让他们来接你。”

    小胖子生气地把爆米花桶放到椅子上,双手叉腰:“你这个女人,怎么都讲不听?说了我不好骗的嘛,怎么还问这种白痴问题?!”

    “……”

    既然无法沟通,沈婠直接叫来电影院保安。

    “喏,就这个小胖子,你们看着吧。”见权捍霆已经买完票,从队伍里出来,沈婠两步迎上去。

    男人顺势牵住她的手,十指紧扣:“这孩子哪来的?”

    “不知道,他还吃我爆米花了。”

    这时,一个男人走过来,停在小胖墩面前:“浩浩?不是让你跟晓乐在休息区等,你怎么乱跑?”

    “大、大伯……”

    男人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然后转向那两名保安:“不好意思,这是我家孩子,麻烦你们了。”

    “没事,下次小心点,这里人流量大,孩子很容易走丢,你们当家长的要多留心。”

    “会的,谢谢。”

    两个保安走开,男人拎着小胖墩的后领,像提小鸡崽似的:“宋允浩,你胆子还挺大的啊?”

    “大伯,大伯……你别这样嘛!”

    “说,为什么乱跑?!”

    小胖墩儿两条腿在半空乱蹬,就是不开口。

    “宋乾,你干什么?”一个女人跑过来,伸手把孩子抱住,“他还这么小,有你这样没轻没重的吗?!”

    宋乾松手,面露尴尬。

    魏宛央抱着他站稳,下一秒,却被小胖子狠狠推开——

    “才不要你假好心!我妈说了,你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虽然他也不知道“上不了台面”到底什么意思,但听多了,就算不知其意,也能模仿得惟妙惟肖。

    连语气都跟他妈如出一辙。

    小胖子觉得自己牛x坏了,但很快他就发现大伯脸色不对,看他的眼神比刚才还凶。

    “宋允浩!你再说一句试试,皮痒了?!”

    魏宛央皱眉,这次却没有再阻止宋乾。

    她脾气好,但并不代表没脾气。

    宋允浩是宋乾的堂侄,他父母工作忙,送到别墅让方雅琴照看几天。

    恰好碰上她和宋乾准备带晓乐来看电影,魏宛央觉得一个小孩子整天闷在别墅里也实在无趣,就提出带他一起。

    出门之前小胖子还乖巧听话,可一坐上车就跟晓乐不对付,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这些魏宛央都没在意,只当他认生,难免闹闹小脾气。

    可这孩子是真的调皮。

    一进电影院,说好了在休息区等,可转眼就找不着人影了。

    她和宋乾找了半天,连入场时间都错过了,才把小胖子找到,没想到人家还有一番排头在这儿等着她呢。

    宋允浩妈妈说的?

    魏宛央印象中,那是个对自己十分客气,甚至于有点谄媚巴结的女人。

    呵……

    没想到这些豪门贵妇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把戏还玩得挺溜。

    就连小孩子都学会了,可见私底下没少说她坏话。

    魏宛央一颗心,顿时就冷了。

    宋乾眼皮一跳,忍不住拿余光去瞄身旁的女人,见她表情冷淡,目光冰凉,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连带小胖子他妈也恨上了。

    “宋允浩,我命令你,现在立马跟你大伯母道歉。”

    “哼!我才不要跟她道歉呢!”

    “你!”宋乾抬手。

    小胖子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当然他也不是乱跑,而是直挺挺冲到沈婠面前,抱住她的腿:“姐姐,你要救我!”

    宋乾抬眼望去,下一秒,眼神微顿。

    权捍霆与沈婠手牵着手,情侣关系确凿无疑。

    而自家堂侄正不知死活地抱住“大佬女人”的一条腿,顶着来自大佬不善的注视,可怜巴巴求救。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宋乾脑瓜疼。

    既然打了照面,不可能连声招呼都不打。

    宋乾正准备过去,可魏宛央的动作比他更快:“沈总?你也在这儿?”

    “嗯。你们也来看电影?”

    魏宛央点头。

    “好啊!原来你们都是一伙的!”小胖子嫌弃地松开沈婠,越想越气,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一脚踹在沈婠小腿肚上。

    一个孩子,力气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

    尤其,这孩子还是个胖墩儿,小胳膊小腿儿相当有劲。

    宋乾面色微变,头皮发麻,根本不敢去看权捍霆什么表情。

    “宋——”不等他开口训斥,小胖墩儿就被提起来。

    如果说宋乾刚才的“拎法”是焦急中带着分寸,那么此刻权捍霆的“提”,就真的像提垃圾袋那样,单手抓着小胖子的外套,直接把人给打横拽起来了。

    手脚悬空,圆滚滚的小身体就根条肉虫一样。

    “坏蛋!你放开我——”

    宋允浩涨红了脸,双手双脚狗刨似的挣扎。

    宋乾看得心惊胆战。

    魏宛央正准备开口,结果被沈婠一个眼神制止。

    她抿了抿唇,选择沉默。

    见大伯不说话,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大伯母也不求情,而挨他一脚的爆米花姐姐也冷眼旁观。

    宋允浩这才知道害怕,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坏人,呜呜呜……你们都是坏人……我……我要打妖妖灵,让警察叔叔把你们都抓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打了个响亮的嗝儿。

    “闭嘴,再敢哭一声,我马上松手。”权捍霆冷声。

    宋允浩才不信,这些大人最喜欢骗小孩儿,都是吓唬他的。

    抱着这种念头,他非但没有停下来,还准备哭得更大声。

    可就在这个时候,小胖子感觉抓住自己衣服的那股力隐隐放松,好像在为彻底松手做准备。

    他惊恐地望向男人,却对上一双冰冷冒着凶光的眼睛。

    宋允浩才五岁,他不知道什么叫“气场”,也不知道什么是“威慑”,只是本能地害怕。

    怕这个男人真的摔他,更怕摔到地上会流血、会疼。

    哭声戛然而止。

    但小身体还是一抽一抽的:“我……不、不哭了……你别松手,我怕……”

    权捍霆:“还打妖妖灵吗?”

    小胖子摇头,眼里倔强地包着泪珠儿,生怕金豆豆一落下来,他自己也跟着掉下来了。

    “我是坏人?”

    “不、不是……”

    “我们都是坏人?”

    小胖子又想哭了,不行,要忍住!

    “你、你们不坏……”

    权捍霆冷冷一哼,“算你识相。”这才把他给放下来。

    宋允浩拔腿就想跑回宋乾身边。

    虽然大伯也很凶,但是比起这个眼睛里有冰块儿的叔叔,真是和蔼得不能再和蔼,慈祥得不能更慈祥。

    可惜,两条小胖腿的速度根本比不过权捍霆伸手把人抓回来的速度。

    小胖子脸都吓白了。

    权捍霆:“道歉。”

    “对不起!”小胖子已经切身领悟到“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这回不等权捍霆采取措施,就乖乖屈服了。

    “不是跟我道歉。”

    “那跟谁啊?”

    权捍霆目光一凛:“你觉得呢?”

    小胖子偷偷看了眼沈婠,这个爆米花姐姐一点也不好,以前根本不用他道歉,那些漂亮姐姐就会亏他可爱,然后说“没关系”。

    可是这个一点表示都没有。

    “……对不起。”

    沈婠面上并无动容,眼神也未曾流露心软,只平静道:“大点声,我没听清。”

    小胖子满眼难以置信。

    “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婠:“我怎样?”

    “你欺负小孩子!”

    “我不欺负小孩子,但我喜欢欺负熊孩子。”

    “熊孩子?”没人这样说过宋允浩,他之前也从来没听过这个词,“是大烟熊生的宝宝吗?”

    沈婠没有笑,“不是。”

    “那是什么?”

    “是指那些不听话的坏孩子,而你刚才做的那些事,就是熊孩子才做的。”

    小胖子瘪瘪嘴,眼神委屈,泪光闪烁:“我不是坏孩子!”

    说完,小胸脯气得一缩一缩的,明显这句“坏孩子”已经伤到他的自尊心。

    沈婠见好就收,没有再打击那颗脆弱的幼小心灵,轻嗯一声,缓和了语气:“你刚才已经道过歉,而我选择接受,你现在是好孩子了。”

    小胖墩两眼放光,两管鼻涕有点滑稽:“真、真的吗?我是好孩子?”

    “还在还不算,因为你忘了给另一个人道歉。”

    宋允浩立马转身,跑到魏宛央面前,一把小嗓子格外洪亮:“对不起大伯母,我以后不会了。”

    魏宛央感激地看了沈婠一眼,目光逐渐柔和:“没关系,大伯母原谅你了。”

    “那我现在是好孩子吗?”

    “嗯,你是好孩子。”

    “耶!魏晓乐,你听到没有,我是好孩子!”小胖墩儿洋洋得意,朝小表弟炫耀。

    傻子。

    魏晓乐在心里默默吐槽。

    宋乾赶紧把小祖宗给弄到身边,万一又被权捍霆给拽回去,那才是真的糟糕。

    “晓乐,这是你婠姨,快叫人。”

    魏晓乐上前,“婠姨,你身上好香……”

    沈婠乍一看小少年,仿佛看到了一个男版缩小的魏宛央。

    清秀漂亮,斯文有礼。

    “晓乐是吗?来,姨姨请你吃爆米花。”沈婠把纸杯递过去。

    魏晓乐回头看了母亲一眼,等魏宛央点头,他才伸手接过,然后说了声谢谢。

    下一秒,视线左移,落在权捍霆脸上。

    这个叔叔比爸爸还高呢,而且能把宋允浩那个傻胖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简直就是英雄一般的存在。

    小少年油然生出一股崇拜,“你是姨父吗?”

    魏宛央让他叫沈婠“姨姨”,那这个牵着“姨姨”手的男人,应该就是“姨父”了吧?

    原本权捍霆还因为小家伙那句“婠姨,你身上好香”略觉不快,心想你宋乾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学会“泡妞撩妹”那套,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可是这些不爽都抵不过那声“姨父”的魅力,权捍霆这心情立马就美妙起来。

    觉得这孩子就是嘴甜情商高而已,不是什么花花公子甜言蜜语。

    “嗯。”他听见自己矜持地答道。

    魏晓乐:“姨父,你真帅!”

    “小伙子,你也不赖。”

    魏晓乐还是第一次被年长的男人称呼为“小伙子”,这让他有种被认可的归属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