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服服帖帖,熟人应聘
    一夜无梦。

    第二天,沈婠和苗苗很早就去了公司。

    见两人进门,众人齐齐一顿。

    相比昨天大衣、牛仔裤、平底长靴的打扮,沈婠今天一袭白色西装,修身的剪裁在正式之余又勾勒出她高挑的身材。

    一双裸色尖头高跟将她本就修长的双腿修饰得近乎逆天。

    再配上她淡漠的表情,冷感的眼神,瞬间气场一米八。

    第一眼,漂亮得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第二眼,又凌厉得让人不敢直视。

    苗苗将大伙儿的反应看在眼里,忍不住扬了扬下巴,好像惊艳众人的是她自己。

    这叫,与有荣焉。

    “十分钟后,会议室开会。”沈婠丢下这么一句,就踩着高跟鞋率先入内。

    苗苗紧随其后。

    周驰收回目光,垂眸瞬间也掩盖了其中涌动的惊艳“咳大家准备一下,还剩九分零六秒。”

    说完,拿上笔记本电脑和文件夹朝办公室走去。

    康剑开口把人叫住“等等,我跟你一起。”

    杨为宁还沉浸在沈婠所带来的震撼中,良久没能反应过来。

    直至,被他哥一巴掌拍在肩头“发什么愣魂儿没了”

    “疼啊,哥你下手轻点不行吗”

    “轻了你没反应。”

    “”擦

    原非勾了勾常波的手指,后者蓦地回神,扭头看他“怎么了”

    “好看吗”

    常波下意识点了点头。

    沈婠的美不在脸,而在气质。

    她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往人前一站,即使面无表情,也依旧风姿绰约。

    而这样的特质令她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脱颖而出,成为目光汇聚的焦点。

    常波是个男人,他虽然不喜欢女的,但对于美丑还是有自己的一套审美体系。

    而沈婠恰好符合他对“好看”二字的理解,便毫不犹疑选择点头。

    原非冷笑“行啊,难怪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常波后知后觉“瞎说什么你明明知道我那只是单纯的欣赏”

    “,你欣赏沈婠”

    这是个送命题。

    常波沉吟一瞬“你问我窗台上那盆多肉好看吗,我也会点头,两者是同样的道理。”

    他欣赏沈婠,跟欣赏一朵花、一棵草、一盆绿植没什么区别。

    原非轻哼,脸上多了几分笑意“算你反应快,这还差不多。”

    常波“走了走了,去开会。”说着,揽上他的腰,把人往前推。

    “等会儿,我拿资料。人家新官上任,第一把火肯定旺,我得做好准备,免得被烧成灰。”

    常波点头,是这个道理。

    听昨晚老鬼的口气,字里行间透出对这位年轻女boss的警惕。

    可见,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

    隋舟办公桌靠外,离过道最近,打从沈婠进门起,他的视线就黏在女人那双大长腿上,抠都抠不下来。

    直到沈婠进了会议室,他才遗憾地收回目光。

    “诶,老鬼”他脚下一蹬,滚轮椅划出老远一段距离,最后恰好停在桂东南旁边,“我突然咱们小老板还挺辣。”

    “辣”桂东南手上动作一顿,“你指哪方面”

    “当然是身材”

    “无聊。”

    “啧,不懂欣赏,我不怪你。”说着,又滑回自己位置上。

    十分钟,不多不少,全员到齐。

    沈婠没啰嗦那些有的没的,开门见山“各位都是技术团队的核心成员,之前处于游戏研发阶段,为了不让你们分心,很多事都悬而未决,比如股权分配、职位安排、绩效评定等等。”

    众人神情一振。

    不得不说,沈婠列举的这几点都戳到了关键。

    原本蔫了吧唧的神情不约而同收敛,纷纷坐直,竖起耳朵

    会议整整持续了两个钟头。

    在股权分配上,以桂东南为首的七人依旧持有启航百分之二十的干股,同时,沈婠也保证只要他们不作死,不损害公司利益,就不会动用手段将他们驱逐流放。

    还承诺,在座所有人只要干满十年,她会从自己的股份里拿出一部分作为奖励赠与。

    当然,比例肯定不会太多。

    但照目前的发展速度,谁又能预料那个时候的启航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或许百分之零点一的干股就够普通人衣食无忧一辈子。

    至此,股权分配的问题,皆大欢喜。

    桂东南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如果可以,他一点都不想和沈婠对着干,但又不得不顾及团队其他成员的诉求,所以在今天之前,他很难为,也很挣扎。

    如今这样的局面最好不过,既不得罪沈婠,也对同伴有个交代。

    接下来又说到职位安排。

    沈婠一点没有客气,毫不掩饰自己对周驰的看重与信任,直接把技术总监和副总的位置交给他,对技术部,即核心团队拥有最高决策权。

    两个副总监的位置,沈婠直接点了桂东南和康剑。

    桂东南上位,众人并不意外。毕竟他是团队前任领导者,沈婠还是要给几分薄面。

    至于康剑

    别人还没说什么,他就自己跳出来,一脸惊愕“我”

    沈婠抬眼,淡淡一扫“有问题吗”

    “为什么选我”

    其他人也同样好奇。

    “通常,无条件支持上级的人,得到重用的机会也越大。”

    就像一个皇帝,需要拥护他的臣子。

    你可以不拥护,甚至唱反调,那我就培养几个听话的、懂事的,占了你的位置,再夺了你的权。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康剑对周驰的拥护,也相当于对沈婠的支持。

    她扶他上位,显然是奔着培养心腹去的。

    康剑懂,周驰懂,其他人自然也懂。

    沈婠“你可以拒绝,但机会只有一次。”

    康剑猛然抬眼,对上女人洞悉的目光,忽然生出那么一股急于证明自己的豪气,近乎孤勇

    他说“我接受”

    周驰笑了。

    沈婠点头“那就这么定了。下一个问题是有关你们的绩效评定,将与年薪直接挂钩”

    “沈总,我有个疑问。”隋舟突然站起来。

    “你说。”

    “一个结构完整的公司和一个简单的游戏工作室完全不同。除了核心的技术部门之外,难道不该设立主管市场、商务等各方面的部门”

    沈婠“应该。”

    “那这些部门的人事任命您打算怎么安排”他问得直白。

    沈婠也答得干脆“在来之前,我已经委托猎头公司推荐合适的部门主管,笔试已经结束,面试定在今天下午,如果感兴趣,可以旁观。毕竟,也是为你们挑选未来同事,大家都有发言权。”

    不过,决策权还是在她手里。

    隋舟“哦”了声,嗓音有点闷,灰溜溜地坐了回去。

    最后是绩效评定。

    沈婠拿出了一套成熟的考核体系,将各项指标进行具体量化,按照最终评定结果给予不同梯度的年终奖励。

    原非忍不住啧了声。

    常波侧头问他“又感慨什么”

    “小老板有备而来,不得了”

    “老鬼和康剑的判断没错,她确实有能力,也有诚意。”

    散会之后,差不多也到了饭点。

    气氛还算愉快。

    苗苗提前叫了餐,会议结束,也刚好送到。

    大家还在考虑中午应该吃什么,就闻到一股香味直往鼻孔里钻。

    “海鲜饭”

    “我觉得像酸萝卜老鸭汤。”

    大家耸动着鼻子,那馋样儿跟狗狗差不多。

    就这么一会儿苗苗已经三两下拆开包装,将饭菜摆好,然后招呼大家来吃。

    还有什么比开完一场枯燥的会议,再吃上一顿热乎乎的大餐更让人愉快

    “谢谢沈总”

    “boss万岁”

    “您可真周到”

    苗苗后退一步,让他们先坐,微笑浮上嘴角,静静退回沈婠身旁。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下午两点,猎头公司介绍过来的应聘者陆陆续续抵达。

    大冬天一个个西装革履,保持着良好的风度与气质。

    沈婠路过的时候,粗略一扫,有男有女,基本都在三十岁左右。

    猎头公司那边一直是蔡云在联系,她知道沈婠招的是主管,所以对接的时候,就直接提出不要新人。

    随着“狐仙”走红,启航也变得炙手可热。

    最明显的对比就是,狐仙公测之前,猎头公司推荐过来的人质量不高,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如今却人才济济,乍一看,个个都是精英。

    苗苗“这次招聘的职位有两个ceo和总经理。前者应聘人数将近二十,后者略少十八。”

    沈婠皱眉“不是已经笔试筛选过一次,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我问了,蔡姐说原本两个职位最后只留五个人进入面试,但有人直接跳过猎头公司联系到她毛遂自荐,而那些人都很优秀”

    据说,其中还有不少硅谷背景的海龟。

    苗苗轻咳一声,“蔡姐说,她实在不知道怎么下手砍人,索性让他们都过来参加面试,把最终决定权交给你。”

    沈婠嘴角一抽。

    “人太多,时间不够。”

    明天是元旦假期最后一天,她跟苗苗已经订了明天上午的机票返回宁城,所以能用在面试上的时间也只有今天下午而已。

    总共38人,按照最低标准,每人一刻钟时间,加上中途休息,根本不现实。

    苗苗“要不再筛一次可我们没有提前准备,从哪里找笔试题”

    沈婠想了想,抽出一张a4纸,右手握笔“我来出。”

    “很荣幸大家能够选择启航,但今天面试人数较多,所以我们先为大家准备了一次测试,请各位保持安静,随我来。”

    苗苗将三十八人引进会议室,依次安排坐下,然后开始分发试卷。

    说是试卷,但实际上只有一道题,而且题干十分简单。

    既不是经济学知识,又不是投资学应用。

    而是

    一首童谣。

    大兔子病了,

    二兔子瞧,

    三兔子买药,

    四兔子熬,

    五兔子死了,

    六兔子抬,

    七兔子挖坑,

    八兔子埋,

    九兔子坐在地上哭泣来,

    十兔子问他为什么哭

    九兔子说,

    五兔子一去不回来

    选自鹅妈妈童谣

    这是题干。

    问题也一目了然请你对此进行推理分析,并得出至少三个结论。

    时间四十分钟。

    苗苗看着众人或惊讶或愁苦或茫然的神情,心里对沈婠的崇拜又到达一个新的高度。

    四十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苗苗准时收卷,“请各位在此等候通知。”

    有人问“是现场公布吗”

    “当然。”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保证了公平性和公开性。

    如果有疑问,可以当场提出,当场闹开。

    大家都松了口气。

    苗苗微微颔首,拿着试卷转身离开。

    大约一刻钟后,苗苗返回,“请下面念到名字的十个人起立。”

    其中有两个名字,令她不由一顿,“古清,张旸。”

    随着两人站起来,苗苗抬眼望去,果然是熟人。

    但两人却仿佛不认识她。

    其实,古清和张旸早在苗苗出现,宣布规则的时候就发现了。

    两人还在猜测苗苗什么职位。

    人力资源部的还是如她之前在学校所说,是总裁秘书

    不过工作中的苗苗跟平时仿佛换了一个,该和蔼时亲切,该严厉时不苟言笑。

    “我有点担心”

    张旸轻叹,拍了拍她肩膀“她应该不是最后做决定的人,不用这么紧张。”

    “可是她知道我们的关系”

    同一家公司,尤其是启航这样的新型游戏公司,在人事要求上相对传统企业来说普遍比较宽松,但再怎么宽松,也绝对不会让男女朋友同时出任ceo和总经理。

    没错,古清和张旸就是奔着这两个位置来的。

    原本打算隐瞒两人情侣关系,保持距离,装作不认识,但如今杀出苗苗这个变数

    古清“算了,来都来了,试试看吧,就算不行也没关系。”

    张旸点头“你这么想就对了。”

    十人被挑出来,剩下的人自然被淘汰。

    当场就有人提出不服,要随机抽样检查这十个人的做题情况。

    苗苗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当即打开投影仪,让那个人随便抽了一份投映在白板上。

    正好是古清的。

    结论这是一件密谋杀兔事件。

    分析如下首先,兔子也是有阶级的,大兔子病了,要治它的病,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牺牲一只兔子做药引。病的是大兔子,五兔子却突然死了,显然是被做成了药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