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章 李代桃僵
    摩托车在前面狂飙,出租车在后方追赶。

    车技一个比一个炫,路子一个比一个野。

    并行三车道左拐分路,进入双向车道,周驰仗着摩托车体积小,在车流中乱穿,沈婠在后面看得直咬牙!

    这人疯了!

    存心找死!

    嘀——嘀——

    她狂按喇叭,示意周驰停下,可惜并没有什么用。

    就在这时,一辆大货车从对面疾驰而来,沈婠目眦欲裂。

    摩托车主人却因视觉盲区根本没能察觉即将来临的危险,甚至准备占道行驶,如此一来,就等于自投罗网!

    千钧一发之际,出租车突然冲出来,以更快的速度撞上去——

    砰!

    一声巨响!

    沈婠在预估好的角度朝右边一甩方向盘,再拉手刹,车身一个漂移,顿时打横过来,又汇入右边车道,堪堪避过刹车不及的货车。

    前窗玻璃尽碎,车头已经烂掉,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车最终停下来。

    沈婠趴在方向盘上,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淌落,蜿蜒至唇边,流进嘴里。

    浓郁的铁锈味霎时弥漫舌尖。

    昏过去的前一秒,她看见周驰慌乱无措的脸,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徒然,只能任由自己陷入茫茫黑暗。

    同一时间,同一路段,黑色奔驰车上。

    “怎么回事?”闭眼假寐的男人突然开口。

    凌云一惊,挠挠头,“六爷,您没睡着啊?”

    男人遽然睁眼,深邃的瞳孔仿若上好的黑曜石,闪烁着厉芒。

    “前面好像出了车祸,路已经堵死……”凌云咽了咽口水,“怎么办?”

    “打电话给三爷,他会派人处理。”

    “哦。”

    沈婠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她正进行一场单人拔河比赛,眼前被浓雾所遮蔽,令她无法看清对手的脸,唯一的信念只有攥紧手里的绳子,用力,使劲用力!

    她有种很强烈的预感,一旦松手,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

    “你醒了?!”

    沈婠盯着天花板,听到声音,眼珠转了转,视线随之落到旁侧。

    少年惊喜的面庞映入眼帘,恍若隔世。

    “周……驰?”喉头发干,开口已不成调。

    “对,是我!你感觉怎么样?头晕不晕?有没有想吐?”

    “水。”

    “水?好,我给你倒!”

    周驰手忙脚乱,险些撞翻了玻璃杯,好在有惊无险,最终把吸管送到沈婠嘴边。

    含住,轻吮,温热的液体顺着食道下滑,干涩的喉咙这才重获新生。

    一杯下肚,周驰问:“还要吗?”

    沈婠摇头。

    他把杯子放好,低声道:“医生给你做了全身检查,骨头和内脏都没问题,但皮肤有擦伤,容易感染,然后左边额头被玻璃划伤,撞击造成轻微脑震荡……”

    总的来说,致命伤没有,但小伤却不少。

    “……对不起,这一切都是……”

    “我睡了多久?”沈婠打断他。

    周驰薄唇紧抿,闷声道:“三个钟头。”

    “现在几点?”

    “晚上九点一刻。”

    沈婠拧眉,在棉被下乱摸一通。

    “你找什么?”

    “包。”

    “在这里。”周驰递给她。

    沈婠没接,只道:“把手机拿出来。”

    周驰照做,他现在被深深的愧疚与后怕包围,哪怕沈婠要他去死,一命抵一命,他都会毫不犹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