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 带她出门,碰面贺淮
    兄妹之间不是不可以亲近,但亲近到长时间摸着对方的脸,还用一种充满占有欲的眼神打量对方,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女佣撞破如此禁忌的一幕,当即手脚冰凉,浑身发抖。

    而沈谦和沈婠也在听闻响动后,朝她看来。

    “对、对不起……大少爷,三小姐,我什么都没看到!”

    沈谦面色骤沉。

    沈婠不由叹息,此地无银三百两,以为自己在演电视剧吗?殊不知,她越是刻意强调,就越说明她心虚,必然误会了两人的关系。

    而沈谦这样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对个佣人解释什么,为避免闲言碎语,便注定了那人将被辞退的命运。

    果然,当天下午,周管家就寻了个由头把人开除。

    许是安抚措施到位,也可能警告给得很足,女佣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委屈或不甘的表情,走得安安静静。

    “大少爷,事情已经办妥。”

    “辛苦了,周管家。”

    周庆福笑着摆摆手,“不辛苦。刚才家庭医生打电话来问三小姐的情况,我这边该怎么回?”

    沈谦动作一顿,报纸在他手里保持着半摊开的状态,而后,顺势一起,放到茶几上。

    “你不用管,我来回。”

    周庆福眼皮猛跳,躬着腰,轻声应是。

    晚饭的时候,在饭桌上连续消失两天的沈婠终于露面。沈嫣逮着机会不忘酸她两句,沈如一贯沉默,也不提之前让沈婠去公司上班那茬儿,大家似乎都选择性遗忘。

    不过,沈婠也不在意就是了。她去给沈如当助理能学到什么?或者说,沈如能让她学到什么?

    倒是老爷子,破天荒关心了几句她的身体状况。

    “已经没事了,谢谢爷爷。”

    “嗯。”

    是夜,刮起了大风,隐约有下暴雨的趋势。

    沈婠上楼回房间,正准备关门,沈谦却突然冒出来,伸手抵在门上,无声却有力,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有事吗?”

    “进去再说。”

    不等沈婠有所反应,男人便已从门缝挤进来,砰——

    反手关了门。

    沈婠后退两步,漆黑的眼睛有些惊疑地望着他,明亮璀璨,却也有防备的光一闪而逝。

    “紧张什么?”他笑。

    沈婠听出几分恶意的戏谑,没接话,眉心却下意识拧紧:“有事?”

    “你没叫人。”

    “?”

    “叫我什么?”男人微微躬身,把头凑到她面前,英俊儒雅的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很帅,也极具迷惑性。

    沈婠定定看了他半晌,才轻声开口:“哥。”

    沈谦满意了,拍拍她的头:“不是想交朋友吗?明天带你出门。”

    “去哪里?”

    “暂时保密。”说完,拉门离开。

    沈婠站在原地没动,眼神忽明忽暗,旋即勾起一抹笑,眼尾也随之上挑,原本清秀寡淡的容貌竟显出几分瑰丽,隐约透着神秘感。

    第二天,沈婠睡到八点才醒,踩着点下楼吃早餐,却发现除了沈谦之外,其他人都不在。

    似看穿她的疑惑,沈谦随口解释道:“爷爷天没亮就出发去了避暑山庄。”

    老爷子不在,有些规矩自然也不用遵守。

    “三小姐吃什么?”

    这回,她没有再给沈谦自作主张的机会,一开口就把话说死:“只要杂酱面!”

    佣人为难地看了眼大少爷,见后者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以示应允后,才如释重负地退下去。

    很快,一碗香喷喷的杂酱面送到沈婠面前,分量却不多,因为佣人还“贴心”地替她准备了一小碗菜粥。

    沈婠抬眼看对面的男人,默默骂了句“偏执狂”。

    某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上辈子的沈谦,也是这般固执,对于认定的事有着一种近乎偏激的坚持,比如这碗菜粥,哪怕有所妥协,也是在达到目的的前提下。

    吃过早餐,两人出发。

    “你的东西呢?”男人皱眉。

    “什么东西?”

    “昨天不是让你收拾……”

    沈婠眨眼,一脸懵懂,好像在说:“你确定说过,让我收拾东西这种话?”

    他笑了:“不然你觉得我提前告诉你是为什么?”

    “……哦,那我现在就去。”

    “算了,”沈谦抬腕看表,“时间不够,缺什么去当地再买吧。”

    当地?

    沈婠没有错过他话里的信息,直到身处机场,才确定沈谦是真的准备带她出远门。

    “现在可以告诉我去哪里了吗?”

    “不可以。”

    “……”mmp!

    “怎么,担心我把你卖了?”男人挑眉,沉沉低笑。

    “还真有可能。”

    两人去了vip候机室,里面已经有人在等——

    “阿谦。”秦泽言起身,迎上前,视线越过沈谦,停留在落后半步的沈婠脸上,紧接着顺势往下,不动声色间已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个遍。

    沈婠借着沈谦的遮挡,巧妙避开了。

    秦泽言挑眉:“这位是……”

    “沈婠。”没说身份,只道姓名,知情人一秒就懂了,看她的眼神也突然意味深长起来。

    “我去趟洗手间。”沈婠转身朝外走,瘦削的背影带出几分孱弱的美感。

    秦泽言收回目光,转而对上沈谦沉邃的黑眸。

    呃……

    有点尴尬的说。

    “这就是你家刚认回来的那位?”良好的教养让秦泽言说不出“私生女”三个字。

    “嗯。”

    “光看长相倒是不如另外两朵娇花。”好女成双不是吹的,沈如和沈嫣那张脸确实让人赏心悦目,至于沈婠……虽然不丑,五官确实寡淡了些。

    沈谦听到这样的评价,没作表态,只是极短地轻笑一声。

    秦泽言倒摸不清他究竟什么态度了。不过,今天这样的聚会,他能把这个便宜妹妹带来,要么确实打算当个好哥哥,要么就是另有所图。

    很快,贺淮跟宋凛也到了。

    “这什么矿泉水,一股药渣味儿……”说着,随手一晃,恰好泼在刚进来的沈婠脚上。

    她今天穿了条白色连衣裙,搭配裸色绑带平底鞋,鞋面是羊皮,一沾水颜色就变深,而且很难晾干。

    “呀!不好意思了——”贺淮拿着一次性纸杯,两手摊开,满脸无奈,听口气就没有道歉的诚意。

    沈婠眼皮一跳,倏地抬起头来。

    “咦?你好像很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题外话------

    有奖问答又双叒叕来啦!

    婠婠和六爷的第一次碰面(or啪啪啪)会在什么场合下发生?

    a、周年酒会;b、酒吧;c、相亲宴;d、私人party

    不一定明天就能出答案,大家有很多时间可以猜猜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