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 难道你想给那个男人生孩子?!
    一场谈话,以沈谦摔门离开而告终,宋凛坦然地目送他背影走远,旋即,笑意尽收,眼神也开始变得阴暗。

    颊边留下的血痕和嘴角泛起的乌青,依旧无损男人的英俊,窗帘布投下的阴影恰好将他笼罩其中,神情莫辨。

    半晌,才见他试着触碰那几道抓痕,明显感觉到凹凸不平,宋凛浑身气息霎时一冷,然后舔了舔嘴角,呸出一口带血唾沫,咬牙切齿:“沈、婠!”以后,最好别犯在我手里……

    门外,对真相尚且云里雾里的贺淮却比当事人还要着急,见沈谦出来,立马上前:“你们谈好了没有?现在是不是该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谦越过他,目不斜视。

    “诶!你……”

    “行了阿淮,”秦泽言把人拽住,“问也问不出结果。”

    “那你告诉我,婠婠到底怎么了?她跟阿凛,他们俩……”贺淮说到后面,整张脸都揪在一起。

    “你真看上那小丫头了?”

    贺淮没说话,眼神却忽闪不定。脑海里又浮现出沈婠清丽的面庞,似乎上帝赐予女人的一切柔软都集中体现在她身上,那么弱小,那么惹人爱怜。

    秦泽言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目光微沉,“你想清楚了,她是沈谦的妹妹。”

    “有什么关系吗?”

    “……”

    刚才那种情况,恐怕只有贺淮才看不透真相。

    至于秦泽言,多少还是猜到了,却也仅仅是对宋凛的做法轻皱了下眉头而已。

    沈婠当天下午就飞回宁城,先去了青铜街,周驰不在,她走到街口,恍恍惚惚招停一辆出租,拉开车门,坐进去。

    “姑娘,去哪儿?”

    她报了沈家的地址,半小时后,她站在熟悉的大门前,一步,一步,往里走。老宅还是那座老宅,沈婠也还是那个沈婠,但终归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三小姐?”周庆福目露惊讶,她不是跟大少爷一起出门了?

    “我很困,先上楼休息。”少女面容沉静。

    “是。”周庆福垂眸,侧身让路。

    沈婠顺着楼梯往上,背影消失在转角,脚步轻轻,像一缕游魂。

    周庆福后颈一凉,拿出手机:“是我,大少爷……”

    沈婠没想到这么快又能见到沈谦。

    彼时,她刚醒,近十个钟头的酣眠令她不由恍惚,竟有些分辨不清现实与梦境。

    “醒了。”他看着她,目光幽邃,暗藏复杂。

    沈婠想,原来不是做梦。

    凌晨三点,更深露重,男人身上还穿着之前的衣服没换,也不知在她床边坐了多久。

    “嗯,醒了。”沈婠轻轻开口。

    沈谦抚上她仍然苍白的脸庞,眼神在刹那间展露出从未有过的温柔,“宋凛说,你逃了,没有和他安排的人……婠婠,告诉我,后来发生了什么?”

    沈婠却只是用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看他,不作回应。

    “你没有被……”嗓音一滞,染上期盼:“对吗?”

    “被什么?被糟蹋?被强暴?被玷污?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

    “婠婠!”他低吼,“别这样……”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没有跟宋凛安排的人做,不代表没跟其他男人做。”沈谦,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结果?

    “婠婠,我知道你生气,但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沈婠怜悯又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是她第一次在沈谦面前流露出如此强烈的负面情绪,“哦,那你就当我是在开玩笑吧。”

    “沈、婠!”

    “其实我挺恨你的,”她轻描淡写,却不知接下来的话足以将男人推入地狱,“如果那个时候,你能制止宋凛的强迫,我也不至于喝下那杯掺了药的酒。我已经开口求你了啊!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

    “婠婠,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会那么做……对不起……”

    “不重要了。”沈婠避开他的触碰,“说什么都晚了。”

    “我、不、信!”男人攥紧拳头,额上青筋暴突,“你一定是在骗我!想让我愧疚……”还有心疼。

    沈婠冷笑,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个滑稽的小丑。

    沈谦双眸猩红,眼底席卷起暴虐之色,夹杂着疯狂与残酷,像一头失控的野兽把沈婠翻过来,头朝下按在床上,然后疯狂扒她身上的睡衣,直至看到女人雪白后背上,那些青紫斑交错的痕迹,刹那间,化作无数尖刀,插进他胸口。

    “不……不可能……”

    “看清楚了吗?”沈婠是笑着的,“还要不要继续检查?”

    男人的手像触碰到烙铁一般,猛地缩回来,他站直,居高临下的眼神透着一股肃杀的凛冽:“那个人,是谁?”

    沈婠把睡衣拉下来,盖住那满背青紫,再翻过来,面朝上平躺。

    一高一低,两人目光在半空相接,倏地,她莞尔一笑——

    “也许是个醉鬼,也许是个混混……不需要知道身份,只要身体没残,有那个玩意儿就行。”

    无所谓的表情,放荡的言辞,都难以掩盖女人眼睛深处那股深深的悲凉与愤然,她在恨,却无力抗争,而这一切原本都是他可以阻止的,但他没有,不仅默认了宋凛的做法,还顺水推舟企图试探她。

    从未有过的自厌情绪将他包围,沈谦心如刀绞。

    “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深深看了她一眼,男人转身离开。

    门合上的同时,沈婠眼里隐忍的脆弱已然被凌厉所取代,甚至连半点泪光都没有。她看懂了沈谦眼里的悔恨,也明白了他在这件事里起到的作用。

    好!

    真好!

    顺水推舟,借刀杀人!

    ……

    第二天,沈谦在全家人或惊讶或愕然的注视下,亲自将早餐送到沈婠房间。

    同时,还有半杯温水。

    “吃了。”

    沈婠低头,看着他手里摊开的白色药片,讽刺一笑:“同样的陷阱,没有人会傻到再跳第二次。”

    沈谦浑身僵硬,她字里行间透出的防备在他心上划开血淋淋的一刀。

    “这是避孕药。”

    “拿走。”

    “婠婠,听话……”

    “我让你拿走!”

    “难道你想给那个男人生孩子?!”沈谦眼里遍布血丝,难掩憔悴,一夜之间仿佛老去三岁,此刻扣住少女双肩的手隐隐颤抖,犹如困于笼中的巨兽,却是画地为牢,作茧自缚!

    ------题外话------

    所以,昨天的答案是d,直接返回宁城。至于a找婠婠,根本不用,因为周管家已经第一时间禀报了。

    另外有个好消息通知大家,从明天开始每天两更,但很抱歉,更新时间会有点飘忽不定,另外,推荐票/评价票加更也将继续实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