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上不上随便你
    易弘目光一闪:“对啊,就是吃顿饭,你以为呢?”

    “放屁——丫说不说?”

    “你让我说什么?”易弘挥开他那重到犯规的猪蹄子,顿觉好笑。

    原本他是想给沈婠介绍人脉,可对方的样子似乎并不愿意,甚至推了周驰出来。可如果不愿,又何必赴约?不是多此一举吗?

    易弘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后。

    既然沈婠不愿暴露身份,他当然也不会在马向前这儿多嘴,“行了行了,还能几个意思?生意人当久了,什么都得琢磨出个九曲十八弯,你累不累?”

    马向前还是狐疑地盯着他。

    易弘叫来司机,“别闹,先送你回酒店。”

    “不回!你今天不说清楚,我就蹲这儿不走了!”马向前说到做到,商界精英的面子都可以不要,就那么气鼓鼓地蹲在马路牙子上,像个无赖,可他实在太胖,堆在那儿一团,跟个球儿似的。

    易弘忍笑,握拳轻咳一声:“那什么,真不走?”

    “不走!”

    “不是明天早上的航班飞宁城?你跟mt金融的合作不谈了?”

    马向前讷讷看着他,半晌才反应过来:“对嚯!宋家人最讲规矩,不让迟到的。”

    “那你现在走还是不走呢?”

    “……走!”

    满腹疑问的不止易弘和马向前,周驰也一样。

    等回到酒店房间,他再也忍不住了。

    “婠婠,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怎么一点儿也看不懂?”

    “哪里不懂?”沈婠挑眉,“对了,你喝了不少,头晕不晕?要不要叫客房服务送醒酒汤上来?”

    “暂时还好。”

    沈婠拍拍他肩膀,一脸欣慰的样子,看得周驰格外蛋疼:“酒量不错,继续努力。”

    “……”

    “要不要椰奶?”她拉开冰箱,转头问他。

    周驰打了个嗝儿,他现在看着液体就憷,忙不迭摇头。

    沈婠也不勉强,三两下拔掉拉环,仰头一口下肚,顿时透心凉——

    “想问什么直说。”

    “见马向前的目的何在?”

    沈婠从包里摸出一张名片,是分开的时候,马向前顺手递给她的,“为了这个。”

    “什么意思?”

    “我想跟马向前做笔交易,但不是现在。见面是为了拿到他的联系方式,就这么简单。”

    周驰微愣:“你之前就认识他?”

    沈婠想了想,“算认识吧。”

    巨峰集团总裁,宋凛生命中的贵人之一,借着两人合作项目的大丰收,他才在mt金融正式站稳脚跟。而在这之前,宋凛再嚣张,也不过是个不受家族重视的私生子!

    当然,这是上辈子的轨迹。

    这辈子嘛,可就不一定喽……

    沈婠下午三点的航班回宁城,中午退了房,周驰准备送她去机场,但中途被易弘一通电话叫走,说是要给他介绍团队成员。

    “你一个人真的可以?”

    “阿驰,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啰嗦?”

    “……”

    “行了,”沈婠朝他摆手,“赶紧走吧,去见一见未来将和你并肩作战的伙伴,记得打好关系。”

    周驰离开之后,她站在路边等出租。

    十分钟过去,一辆空车都没有。

    沈婠皱眉,看了眼时间,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奔驰滑停在她面前,后座车窗降下,男人英俊的面庞映入眼帘。

    “去机场?”音色沉沉,不辨喜怒。

    沈婠轻嗯一声,表情比他还冷淡。

    “上车。”

    她没动:“不敢劳您大驾,我还是等出租吧。”

    “这个点,只怕你再等一个小时也不见得有。”

    沈婠垂眸。

    那厢,权捍霆已经打开车门,“顺路而已,上不上随便你。”

    犹疑不过三秒,她抬头,莞尔一笑,那一瞬间,少女绽放的笑容仿佛带着光,明亮晃眼,权捍霆目光一闪。

    “那就麻烦六叔了。”她踢了踢脚边的行李,“开个后备箱啊。”

    权捍霆深深看了她一眼,朝驾驶座的人交代一句,奔驰后备箱打开,沈婠把箱子拎进去,“好了。”

    她绕到后座另一边,拉开车门,稳稳坐定。

    “开车。”

    一路无话,空气安静得有些诡异。

    楚遇江利索地拨弄着方向盘,余光通过反光镜,不时望向后座一言不发的两人。

    一个靠左,一个靠右,互不干涉,泾渭分明。

    凌云眼神发飘,巴巴地请人上车,又不说话,爷到底几个意思?

    和楚遇江对视一眼,对方也没能给他答案,凌云不由感慨,大人的世界好复杂,不适合他这样的宝宝。

    “好好开车。”

    权捍霆冷不防开口,吓得楚遇江差点手抖,方向也跟着偏离,好在及时调整,又拐了回来。

    沈婠仿佛没有察觉诡异的气氛,自顾自欣赏窗外的美景。

    半小时后,到达机场。

    沈婠拿上箱子,站定车门前,透过降下的车窗与里面坐着的男人对视。

    一回生二回熟,她现在觉得,那双眼睛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谢谢六叔,再见。”

    说完,留下一个微笑,转身离开,背影潇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