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狩猎与私情
    朱利奥,美第奇原本以为自己至少可以休息上很长一段时间,但就在第三天,卢克莱西亚就一手抱着大猫朱利奥,一手挽着自己的兄长凯撒来到了皮克罗米尼宅的大门前,少女的脸上洋溢着轻松的笑容,而凯撒也尽力让自己不再那么阴郁消沉,这次他们有着正式的任务,就是邀请皮克罗米尼枢机去到银湖,参与今年的最后一次狩猎比赛。

    按照教义,狩猎不是一个圣职人员热衷于去做的事情,而且因为狩猎时人们要穿着靴子的原因,教皇无法露出自己的脚背,不能够被虔诚的人们亲吻,这点也是相当值得诟病的,他的秘书杜阿尔特委婉地提醒过这点,但亚历山大六世只是笑着说,如果不穿上靴子,猎狗和野猪会咬掉自己的脚,这样人们才真的没了可亲吻的对象呢。当然,对外的说法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是在医生的建议下这么做的,狩猎可以减少他的胆汁,让他的血不再那么灼热,以及强壮他的肾脏和肝,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个诊断也不能说全错,毕竟每次狩猎都能让亚历山大六世沉重的心情变得愉快,肥美的猎物也能够满足他如同恶魔般的胃口。

    这片狩猎场地开辟在亚平宁山脚下,银湖与森林之间的一片广阔平地,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与神圣罗马帝国的使者们,还有数以百计的宫廷妇人,在数量与质量上与前者不相上下的娼妓,无论男女都在衣着与装饰上极尽奢侈之事。

    在看到皮克罗米尼枢机的时候,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甚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亲密地称皮克罗米尼枢机为我的挚友,并且允许他身边的年轻人亲吻他的戒指而非圣足,这种待遇往往只属于国王或是大公,一些人迅速地交头接耳起来,朱利奥美第奇的名字在唇齿间流传,不过大部分人都认为,这个黑发的年轻人之所以得享殊荣,只是因为他是皮克罗米尼枢机的弟子与养子,毕竟谁都知道亚历山大六世一直在竭力争取皮克罗米尼家族——这个家族历史悠久,势力庞大并且异常富有。

    只有凯撒,卢克莱西亚以及杰姆(是的,他也在这里),知道亚历山大六世的宽容更多地是因为他救回了凯撒——没人能够想到这对于一个绝望的老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他为了自己的野心而牺牲了凯撒,但这并不是说,他不会因为凯撒的死亡而痛心。

    甚至于这场狩猎比赛,也是为了安抚凯撒而举办的,亚历山大六世知道,凯撒更愿意背着弓箭,手持宽剑,长矛出现在与法国人的战场上,但他从一开始就指定了他们将要走的道路,是的,胡安在许多地方都不如凯撒,但正是因为他看重凯撒,珍惜他的这个儿子所拥有的才华,才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冠冕,成为下一任的教皇。相比起来,鲁莽、冲动,甚至可以说有点蠢笨的胡安,正是因为缺乏深刻的思想,敏锐的感知以及政治斗争的天赋,亚历山大才不得已让他去做军队的统帅,他承认自己或许有些偏爱次子,但他能怎么办呢,聪明的孩子从来就是要受些亏欠的。

    在次日的拂晓时分,做了简短的晨祷之后,朱利奥与凯撒一起走出帐篷,他们穿着柔软的皮衣,皮裤,长靴,凯撒披着黑色的皮毛斗篷,而朱利奥披着白色的皮毛斗篷,宝石在蓬松油亮的皮毛间闪烁个不停,他们的坐骑都是阿拉伯马,坐在马匹上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这还是朱利奥第一次见到书本与言语中描绘的狩猎场,它就如同一个国王拥有的猎场一样大,因为身后就是亚平宁山脉,所以猎物很多,在几天前,就有人在各处投放鲜血淋漓的肉块,以吸引肉食动物,更早的时候,仆人们在猎场周围敲下木桩,在木桩间拉起帆布,免得猎物逃走——与遥远东方的狩猎场不同,这里的猎物都未经豢养,野性十足,而且男人们更热衷于狩猎野猪,狼,牡鹿或是危险或是高大的野兽——在教皇与他的孩子,客人们出发之前,他们的猎人已经进入森林,将里面的野兽全都驱赶出来。

    在队伍之前,旗手们举着博尔吉亚家族的旗帜,以及教皇的旗帜,之后才是宾客们的,扈从吹响了喇叭,敲打皮鼓,伴随着嘟嘟咚咚的响声,男人们迫不及待地冲进了猎场,而女性们则在一处高台边集合,她们没有兴趣,也没有必要参与到男人们的野蛮行径中,只要在这里端坐等待,看看那位猎手能够以自身的悍勇来突显她们的美貌——卢克莱西亚作为博尔吉亚的公主坐在高台的第一排,中央的位置,左边是她的一个嫂嫂,那不勒斯国王阿方索的妹妹玛利亚,她原本和甘地亚(克里特岛)一样都是属于路易吉博尔吉亚的,因为路易吉突然死在了娼院的小巷里,他的领地,爵位与妻子一起被胡安继承了,而在卢克莱西亚的右边,是那不勒斯阿方索国王的女儿桑夏,她是亚历山大六世的幺子艾弗里的妻子——阿方索以为自己的女儿和她丰厚的嫁妆可以取得亚历山大六世的支持,但他大概没想到,亚历山大六世固然不想让查理八世染指那不勒斯,可也没想过让他继续留在那不勒斯国王的宝座上。????狩猎从黎明一直持续到正午,在休息与用餐后,又继续到了晚上。

    “你今天猎到了什么?”卢克莱西亚问道。

    “一只牡鹿,有着非常漂亮的角。”朱利奥回答说,他原先躺卧在湖边的斜坡上,星光同时笼罩着他和湖面,而卢克莱西亚就像是穿过月光而来的精灵。

    “你应该把它奉献给我。”卢克莱西亚说。

    “别那么贪得无厌。”朱利奥声音轻柔地责备道:“你的父亲向你奉献了野猪,而你的兄长向你奉献了灰狼。”

    “但我只喜欢牡鹿。”卢克莱西亚说,一边在他身边躺下,就像许多年前,她还是个幼童,而朱利奥也只是一个孩子,他们的手再一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接下来他们谁也没说话,就是这样肩并肩躺着,湖边很冷,但他们的心却是暖融融的,过了一会,卢克莱西亚的小手指在朱利奥的手心里轻轻地勾了勾:“我带你去个地方。”她说:“我有礼物要给你。”

    “我已经从你的父亲和兄长那里得到足够的回报了。”朱利奥说。

    “他们的归他们,我的归我。”卢克莱西亚说,她站了起来,然后拉起朱利奥,他们沿着泛着白光的银湖走,一路上没有遇到其他人,“你知道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教皇会让他的一个儿子成为那不勒斯的国王吗?”

    “胡安?”

    “我讨厌他,”卢克莱西亚说:“他又笨又丑。”

    “他是你兄长。”

    “所以说我真是太不幸了。我希望成为那不勒斯国王的是凯撒。”

    “但一个主教是不能做国王的。”

    “那就不要做主教好了。”

    “圣父会失望的。”

    “胡安会让他失望得更多,他就是一个胆小鬼——我不认为他能从威尼斯人与米兰人的手中抢到王冠,如果是那样,我们所做的一切就变成无用功了。”

    “人们敬畏的并不是你的兄长,哪怕现在身为统帅的人不是胡安而是凯撒,能够让他们低头的只有……那位大人。”

    “而他偏爱胡安,凯撒不止一次地和我抱怨过,他根本不想成为一个主教,他希望有正常的生活,他的孩子可以正大光明地叫他父亲。”

    我也想,朱利奥在心里说。

    “还有,我的父亲暗示过我。”卢克莱西亚说:“他会尽快解除我与乔瓦尼斯福尔扎的婚约。”

    “他伤害了你?”

    “没有,”卢克莱西亚否认说:“但比那更糟,他伤害了我的父亲。他一直在挑唆卢多维科斯福尔扎与博尔吉亚的关系,甚至于法国国王查理八世入侵那不勒斯,他也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圣父已经警告了他,但他似乎根本不在乎,而且我听说,在神圣联盟的军队中,他也不止一次地给过胡安难看,虽然我不喜欢胡安,但他针对的是博尔吉亚。”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他认为与我的婚姻乃是对他的羞辱,他深爱亡妻,而卢多维科甚至没有给他服丧的时间,”卢克莱西亚说:“他身边还有着几个多嘴饶舌的修士,在他们的认知中,我们迟早要到地狱里去,还有的就是他担心我们借着这场婚姻侵吞他的领地佩萨罗。”

    “他的想法是错误的。”

    “是啊,我们最起码要先得到米兰。”

    “不过在米兰之前,凯撒最想要征服的应该是佩鲁贾。”

    卢克莱西亚对此表示非常赞同,出使佩鲁贾是在他们的父亲成为教皇后,凯撒所接受的第一个使命,谁知道保利纳堡差点就成为了他的葬身之处?也是亚历山大六世在就任后忙于对付教廷内外更为棘手的敌人,不然阿塔兰特和她的私生子早就应当受到惩罚了,不过就如他们猜测的,凯撒更愿意自己率领着军队踏平佩鲁贾。

    卢克莱西亚正想要告诉朱利奥,在出征佩鲁贾的时候,他会被凯撒任命为他的副手,却看见朱利奥露出了一个难以言喻的笑容。

    “天使带来了什么喜讯?”卢克莱西亚立刻问道:“能告诉我吗?”

    朱利奥很难告诉卢克莱西亚他刚刚发现,他们交谈的内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与爱情有关的东西,只有肮脏的政治、残酷的战争与卑劣的阴谋,他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也曾经幻想过与自己心爱的人走在月光下,说些怎样温柔和甜美的话语,谁知道当这件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恰恰与他的想象完全相反。但如果,他是说如果,他会和卢克莱西亚在一起的话,之后的生命大概都会是如此吧?朱利奥以为自己会心悸,会犹豫,但他直视内心,只看到了暖融融,毛茸茸,粉红色的一大片……

    他知道自己正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美第奇家族与博尔吉亚家族之间的恩怨仍然朦胧不清,他的导师皮克罗米尼主教为他做出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那位老人会感到失望,或是愤怒,他之后的道路将会充满荆棘——但朱利奥并不认为,自己就只能懦弱地任由命运摆布,他已经放弃了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无法摆脱,如影随形的痛苦。现在,他会为自己,还有卢克莱西亚战斗,他也许会被放逐,被抛弃,迎来残酷的刑罚或是死亡,但这是他的选择。

    他已做好准备。

    朱利奥低下头,想要回答卢克莱西亚的问题时,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指向掩蔽在一大块黑暗中的小木屋,如果不是卢克莱西亚指出来,朱利奥甚至不知道那就是一个屋子,它的屋顶和墙壁上都爬满了常春藤,在黑暗中,就像是一颗没有枝桠的大树。卢克莱西亚抓着朱利奥的手,脚步轻捷地向它走去,她的心怦怦直跳,为了自己做出的决定,如果父亲知道,他一定会勃然大怒,毕竟一个美第奇并不是他所期望的,第一个与她同床共枕的男性。但即便不是出于道德与律法的制约,她也不愿意屈从父亲的意愿,这与血缘和利益无关,只有爱情。

    “这里只有我和凯撒知道。”卢克莱西亚说,她的手在朱利奥的手中轻微地颤抖着。

    他们沉默着走到小屋旁,但还没等到卢克莱西亚打开门,小屋墙板与木窗缝隙间就突然透出了亮光,卢克莱西亚吓了一跳,幸而朱利奥及时地按住了她的脸,环着她的腰,把她带到一个屋内人的视线无法捕捉到的角落里,几乎就在下一刻,一个女人打开了木窗,四处张望。

    “关上窗子。”凯撒说:“难道你还准备邀请几个观众吗?”

    “我以为你会愿意让更多人看到你是如何羞辱胡安的。”女人说,虽然她马上就关上了木窗,但卢克莱西亚和朱利奥都看见了她的脸,她是胡安的妻子,那不勒斯阿方索国王的妹妹玛利亚,也是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的侄女。

    凯撒已经点燃了壁炉,从木箱中拖出毛皮,这里到处都是灰尘,但仔细一看,除了小了一点,几乎没有什么缺点,不管怎么说,这里曾经是凯撒与卢克莱西亚的秘密巢穴,就连他们的父亲,不,他或许知道,但装作不知道,总之这间屋子即便很长时间没有人使用,却不曾残缺、倒塌,就连木门和木窗打开的时候,金属铰链也没有发出吱嘎声。

    玛利亚沐浴在温暖的空气中,随意地脱掉身上的衣服,她身材丰盈,皮肤光洁,有着一个成熟女性所有的优点,她不满自己的丈夫胡安已经很久了,除了面容丑陋之外,胡安对她毫不尊重,动辄打骂,在同房的时候也缺乏毅力与温情,凯撒是她所接触到的男性中最俊美与强壮的一个,她将手指放在他的主教法衣上,那一排排鲜红色的小纽扣,同色的镶边与腰带,都在让她变得更为疯狂,但凯撒没有兴趣和她过多地纠缠,他一把把她抱了起来,让她骑着自己有力的大腿,然后将她抵在单薄的木墙上……

    木墙的另一面就是尴尬到了极点的朱利奥与卢克莱西亚。

    沉重的喘息声与愉快的尖叫声混杂在一起,朱利奥只觉得面颊麻木,身体僵硬,而他怀里的卢克莱西亚又柔软,又滚热,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中,他应当看不见她的脸,但哪怕他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卢克莱西亚耳边细小的绒毛如何随着她愈发急促的呼吸轻轻颤动。

    几年前,卢克莱西亚就曾经在绝望与恐惧中不着寸缕地投入他的怀抱,但那时朱利奥的心中只有愤怒,这时他们衣着整齐,他的欲求却已经完全摆脱了理智的羁绊……卢克莱西亚吻上了他的嘴唇,他低下头去,手指嵌入那具娇小的身躯,而卢克莱西亚的手臂,几乎变成了他腰间的另一条皮带,他们紧紧地拥抱着,亲吻着,世上的一切都无法阻止此刻的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