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萨沃纳罗拉的末日(中)
    朱利奥对佛罗伦萨的感情是极其复杂的,他还在襁褓的时候就离开了这里,虽然他现在仍然口称自己为佛罗伦萨公民,但要说起来,罗马的梵蒂冈与锡耶纳才更接近“他”的城市与故土,1494年,为了解决皮埃罗惹下的弥天大祸,他和乔昼夜奔驰,从罗马赶到佛罗伦萨,接着又是连续几十个小时的争论、诱惑、威胁与交易,身体与头脑都像是悬挂在弓弩上的弦,丝毫不能放松,就连好好地闭上眼睛休息一会都是奢侈,更不会有去深刻地了解与游玩这个黄金城市的时间与想法。

    不过这次似乎也很难达成夙愿了,朱利奥倚靠着窗边,内里家族的堡垒式宫殿当然也是处于佛罗伦萨市中心的,从窗口看出去,能够看到那座曾经被三度摧毁,又在一百多年前重新建起的韦其奥桥,它有两个桥墩,三个拱,灰黑色的阿诺河河水宁静地在其下流过——桥上几个衣着朴素的行人从最中间的那个拱上匆匆走过,又没入桥梁两端的房屋里——这也是佛罗伦萨的韦其奥桥特别的地方,人们在宽阔的桥面两侧立起店铺,原先是肉铺,后来逐渐转为售卖珠宝与黄金,但就朱利奥今天看到的,每间房间的窗都紧紧地关闭着,看不见笑容满面的卖主也看不到眼神挑剔的买主。萨沃纳罗拉的权威似乎已经如同阴云那样弥漫在了整个佛罗伦萨之上,这座古老而罪恶的城市在变得“纯净”的同时,也失去了原先的活力与生机,但就如同聪明的野兽一般,它的温顺往往隐伏着更大的危机,就像是那些身披白衣的所谓小修士,他们在恣意妄为,跋扈飞扬的时候,大概没想到自己依仗的东西竟然是那样的脆弱。

    凯撒的一剑直接敲响了他们的丧钟,佛罗伦萨人供奉起一座尊贵的塑像时很快,把它扔在地上,敲得粉碎的时候更快,七十人议会的贵人们将萨沃纳罗拉推向前方,是为了驱逐美第奇家族,现在,美第奇家族虽然没被彻底地放逐出去,但他们的家长只是一个孱弱的青年,跟着自己的姐姐住在内里宫,身无分文,手无寸铁,孤立无援,谁还会在意这么一个小人物?即便罗马的梵蒂冈现在有两个美第奇。既然如此,萨沃纳罗拉的存在就变得可有可无起来,如果只是这样,七十人议会或许还会允诺他一座教堂或是修道院,或是他愿意去罗马也行,但萨沃纳罗拉忘乎所以,他不但要做非凡的圣人,还要做俗世的领主,他直接插手佛罗伦萨内政的行为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若不是他仍然有着中下阶层的人们近似于狂热的拥护,他或许早就死在某个家族刺客之手了。

    但佛罗伦萨的各个家族最擅长的或许就是随心所欲地玩弄这些愚民的心智,将他们当作敛财的工具或是攻击的武器使用,在求援的书信送到梵蒂冈的时候,一些小商人也在主人的授意下活动起来,他们没有直接指责萨沃纳罗拉,这种行为在此时无异于自寻死路,他们所做的不过是在暗地里用面包、盐、油脂以及所有人们的必需品来交换画像、雕塑、花边……也就是那些在萨沃纳罗拉的讲道中被失去理智的人们投入火中焚毁的“奢侈品”,当人们问起的时候,他们就说是在为卢卡或是罗马的人们效力,既然佛罗伦萨的人们不再需要这些东西了,那么拿来换取一些可以喂饱自己和孩子的东西有什么不好?

    但等到那些人满怀喜悦地去寻找原本不怎么值钱,也不怎么卖得出去的小玩意儿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箱子和钱囊早已空空如也,他们仿佛从一场混沌的噩梦中惊醒了一般地想道,如果只是要保持清贫的话,也未必要烧掉它们啊,进一步搜索下去的时候,他们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将珍贵的衣服也投入了烈火之中,那时他们热血上涌,头脑发昏,怎么还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呢?

    他们甚至不能埋怨或是责备什么人,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他们愁眉苦脸,佛罗伦萨的冬天不会下雪,也不会结冰,却会下那种可以冰冻到骨髓里的细密小雨,那时候,人们用来御寒的也就是那几件衣服,但——那些羊毛的,呢绒的,皮毛的,都在萨沃纳罗拉的呼召下成为了火的祭品……他们还记得烈焰腾起时自己兴奋的呼叫,甚至为了这个殴打了自己的妻子或是母亲……他们奋力翻找,希望能够找出一两样细小的装饰品来和商人们做交易,但始终徒劳无功,即便有他们遗忘的,也有他们的孩子代为上缴了——他们现在几乎都是萨沃纳罗拉的党徒,即便对着自己的亲人,也一样冷酷无情。

    一个洗羊毛工这才发现自己的孩子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这些孩子偶尔会留在萨沃纳罗拉存身的修道院听经,他也没有在意,但等到第二天,第三天,孩子仍然没有回来的时候,他开始着急了,他询问了其他人,其他人的孩子竟然也没有回来,就在他们聚集在一起,焦灼地讨论时,洗羊毛工的妻子畏畏缩缩地回来了,她看着自己的丈夫,欲言又止,洗羊毛工人忍不住要提起拳头的时候,她才告诉他们,她带着自己纺织的呢绒,想去商人那儿换一小块面包的时候,看见了一样熟悉的东西。

    “那是什么啊?”人们问道。

    “是我父亲的祖父留给他的一个银别针。”女人回答说:“但很早之前,就被我的大儿子抢去……”上缴给那位可敬的修士了。

    人们,包括他的丈夫,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因为这个回答无异于在说,他们受到了欺骗,那个萨沃纳罗拉只是一个欺世盗名之徒,他们因为他一无所有,家徒四壁,他却暗地里和商人私通中饱私囊。“我不信。”洗羊毛工人首先说,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表示相信萨沃纳罗拉,一些人认为可能是修士们里有了小偷,这很正常,品性高洁的修士比砂砾中的金子还要稀少,一些人则认为是洗羊毛工的妻子看错了。

    他们说完又沉默了一会,但随即,他们又做出决定,要去商人那里看个究竟,于是他们就在女人的指引下去了商人那里,结果又在商人那里看到了几样熟悉的小饰品,毕竟对于这些穷苦的人来说,这些东西是时常拿出来欣赏把玩的。

    他们询问商人这些物品的来源,商人坚决不说,在几个人指出这些东西的原主时,商人宁愿原物奉还也不愿意他们继续深究下去,这种行为当然是会引起质疑的,对于这些根基薄弱的小商人,这可是一笔相当大的损失,是什么在威胁着他们,让他们甘愿忍受质问和亏本也要紧闭嘴巴?人们的怀疑在一层层地加深,他们拿着自己的东西回家了,但流言就像是融化在水里的盐,在没有一丝痕迹的情况下迅速地蔓延开来。

    ————————————————————————————————————————————

    萨沃纳罗拉站起身来,他昨晚才行了苦鞭礼,用末端镶嵌了铁片的长鞭抽打自己的背脊,他的脊背仍然鲜血淋漓,又有粗劣的麻衣摩擦,更是刺痛不堪,但对于他来说,这些痛苦能够让他的头脑更清醒,意志更坚定,距离天主更近,就像是他捆绑在大腿上的一块三角铁片,它们无时不刻地提醒着他,向正确的路上走,向光明的路上走,向虔诚的路上走,这些道路或许并不平坦,甚至崎岖,但他不但要走,还要率领着愚昧的羊群走,他用一片冗长的经文当作了自己的早餐,干瘪的肠胃早已习惯,安静地一动不动,直到一个修士前来禀报说,又一群人前来询问他们的孩子在哪里。

    萨沃纳罗拉看向天空,天空阴沉沉的,佛罗伦萨的春天早已过去,夏天离开,秋天也即将离开,逐日下降的气温仿佛也带走了人们对于他的狂热,他们正在冷静下来,一个声音这样说道,而萨沃纳罗拉不禁为此打了一个寒颤,他心中的火焰似乎也暗淡了下来。

    他转身去看房间里的壁画,多明我会是仅有的一个喜好大量使用壁画的教派,画匠安吉利科与他的助手为这里的每个房间都绘制了壁画,房间里的主题基本上是多明我会的三位圣人,萨沃纳罗拉居住的20号小间里是圣多明我,他正在用鞭子抽打自己,按照多明我会的设定,这象征着苦修的意志,而萨沃纳罗拉也和其他教士一样,如同壁画上的圣人做出一样的祈祷姿势——他几乎每天都要鞭打自己,用苦痛来宽慰他那颗不安的野心。他每天看到的圣多明我都是面容平静,神色宽慰的,就萨沃纳罗拉看来,这是一种肯定,一种鼓励,但今天他一看,却吓了一跳,因为圣人的眼睛中正在流下泪来,他定下心来,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才发现那是附着在壁画上的露水,但这种不好的预兆还是在他的心中种下了根苗。

    “今天的演讲场所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好了。”修士犹豫了一下:“但……我担心那些那些父母……”会当场质问萨沃纳罗拉他们孩子的去向。

    萨沃纳罗拉沉默了一会,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当初他之所以选择这些出身平常甚至低下的孩子作为自己的仆从,是因为他们虽然幼稚天真,却有着旺盛的精力与无畏的勇气,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收拢到自己的麾下,而不必担心他们会被收买引诱或是阳奉阴违,但他们同时也有着自己的缺点——几乎没有审时度势,察言观色的能力,他们的行为也在他的纵容下变得越来越猖狂,当然,萨沃纳罗拉认为这不是什么过错,这些堕落的富人,无耻的娼妓,阴险的官员本该受到一些教训,可是,直到今天,他才突然想到,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家族,不但会用金币开道,也一样会用刀剑说话,他们供奉自己,也不过是为了驱逐在佛罗伦萨根深蒂固的美第奇家族,现在美第奇家族只余孩童妇孺,他们的矛头自然而然转到了自己身上,而这些孩子,作为多明我会修士的羽翼与耳目,只会被首先剿除。

    他的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但这位丑陋的修士立刻振奋起来,这些孩子虽然陷落在魔鬼的陷阱里,但即便躯体死去,灵魂却能够直达天堂,他们是有资格与圣人天使坐在一起的,那些凡人应该羡慕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早于其他人脱俗超凡。他的演讲中也应该附上他们,这样,那些父母一定会从哀恸转为欢喜的,一贯如此,他知道这些人在想些什么,需要些什么,渴望些什么,他总能给他们的。

    就这样,萨沃纳罗拉来到一处小广场,他的演讲一如往常的激烈与尖锐,他指责罗马的教皇与红衣主教是如何的堕落,又指责佛罗伦萨的议会成员是如何的懈怠,他大声疾呼,告诫人们,邪恶与堕落仍然无处不在,而魔鬼还在黑暗中寻找着那些脆弱的,不够虔诚的灵魂,他绘声绘色地描绘了上帝怎样将大洪水降临到那些不信神的人头上,又派遣出天使毁灭那些淫邪的城市,他所指责的那些人,都将落入地狱,在油锅里痛苦嘶喊。

    朱利奥和凯撒肩并肩地站在人群中,朱利奥不得不承认,在这个人们所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的时代,萨沃纳罗拉的演讲还是很有感染力的,但他不应该忽略的是,他的听众们都是一些极易被煽动的底层平民,他们可以被他操纵,也可以被其他人控制——而且对于这些饥肠辘辘的人来说,演讲可填不饱他们的肚子,他们要求萨沃纳罗拉给予更多的恩惠,但怎么可能呢,之前能够推动那些对于各个家族不利的政策,还是因为他们还需要萨沃纳罗拉,现在?萨沃纳罗拉不想承认自己无能为力,但他说的天堂啊,地狱啊,人们已经不感兴趣了,天堂,说的好,但如果可以继续在人世间这个泥沼里生存,谁会愿意去?至于地狱,他们又看不见,而且如果有人和这些穷苦的工人说,以下地狱为代价,换取如同显赫家族成员般的生活,他们或许会为此自相残杀也说不定。

    他们焦灼地等待着,期望能够听到一些实在的消息,但萨沃纳罗拉让他们失望了,他们等到演讲结束,发现自己依旧一无所获,他们面面相觑,广场里悄寂无声,没有喝彩,也没有疑问,而就在这种可怕的平静中,人群的边缘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萨沃纳罗拉看到人们在后退,然后就是一队身着十字外袍的士兵,随着士兵将这些人推开,开辟出一条宽阔的道路,一抹刺眼的红色顿时跳入修士的眼睛。

    那是一个红衣主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