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七章 最后心愿
    当寒冰扛着公玉飒容,到达凌弃羽的坟前时,独笑穹已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事实上,从忠义盟后山上那处天险一般的绝壁攀爬下来之后,这位赤阳教主就哪里都没有去,而是径直找到了寒冰所说的这处孤坟,并在这里开始了焦急的等待。

    从漆黑的雪夜,一直等到雪停日出,独笑穹只觉得这似乎是他一生之中,最为漫长的一个夜晚。

    尽管他能够通过嫁衣功感应到,公玉飒容依然还好好地活着,但由其心绪上的巨大起伏,这位赤阳教主便可猜测到,自己的爱徒着实是经历了一场千钧一发的生死之险!

    此刻,终于看到爱徒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独笑穹的心头不由涌上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激动之情。

    虽然努力想在对手的面前保持住自己一派之主的尊严,可当他从寒冰的手中接过公玉飒容时,那种异乎寻常的小心翼翼,仍是不自觉地暴露出了这位赤阳教主对爱徒的一片呵护之心。

    然而十分遗憾的是,他的那位爱徒却并未完全体谅到,自己的恩师尚沉浸在那种失而复得后的狂喜之中,居然在方一见面时,便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下去。

    “师父,乾坤密钥被寒冰抢走了!”

    独笑穹闻言,登时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心知大事不妙了!

    原本,他所打的主意是,待寒冰救出公玉飒容之后,再用乾坤密钥继续要挟寒冰,逼其做出保证,放他们师徒二人平安离开裕国。

    因为独笑穹很了解这个心机诡诈的少年,虽然他为了得到摄魂针的解药和乾坤密钥,答应救出公玉飒容,但他却并未答应,之后不会再继续追杀他们师徒。

    独笑穹深知,以自己目前的重伤之身,独自逃回大戎并不是一件难事。但若是带着公玉飒容,便绝对躲不过寒冰的追杀。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乾坤密钥不得不被再拿来利用一次。

    可如今,寒冰竟然已经抢先得到了密钥!

    那便意味着,从他们师徒二人离开这处孤坟的那一刻起,这位少年高手随时都可以寻机向他们出手。而这段回去大戎的遥远路途,便会成为他们师徒二人的亡命之旅……

    一股深深的寒意,瞬间袭上了独笑穹的心头!

    可是面对焦急不安的爱徒,他这位赤阳教主只能故作平静地点了点头,将公玉飒容慢慢扶坐在了地上。

    然后,他便转过身来,面对着正负手而立的寒冰,缓缓地开口道:“我曾经设想过,你我之间的最后一战,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没想到的是,今日便会知道结果了!”

    “能够在弃羽哥的坟前,与你这位赤阳教主决一死战,的确是一件令人大感快慰之事。”

    寒冰一边轻声说着,一边俯下身去,用手将凌弃羽坟上的积雪慢慢拂落,“可是我想,真正能够让弃羽哥安心的,是把湘君姐姐救回大裕。”

    独笑穹不由将目光转向了那座孤坟,一时间沉默无言。

    凌弃羽——

    那个在强权面前誓不低头的离别箭,最终却被自己这个亲舅舅震断了心脉。

    原来他的尸骨就埋在这里,怪不得寒冰会选择此处,作为与自己了断的地点。

    想起那日在襄州城外的荒岭之上,凌弃羽在提到他的娘亲,那个将她的内力和性命都交给了自己的妹妹独蕊娇时,所流露出的那种难掩的伤痛,独笑穹的心中多少还是感到了一丝歉疚之意。

    这也就是他虽然明知道湘君就在北戎的皇宫之中,却从来没有去看过她一眼的原因。

    事实上,当他向自己的亲外甥凌弃羽施下毒手之时,独笑穹从未曾有过丝毫的犹豫和心软。

    只因为,当时在这位赤阳教主的心里,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赤阳教发扬光大,最终成为天下第一神教。为了达到这一宏伟的目标,任何牺牲都不值一提!

    可不知何时,独笑穹竟有些不知所措地发现,那个原本并无任何与众不同的弟子公玉飒容,已在自己的心中占据了几乎与赤阳神教相同的位置。

    为了保护这个爱徒,他不得不一再地妥协,向太后,向宇文罡,向公玉飒颜,甚至是向自己的死对头寒冰。

    “寒冰,你若答应就此放我和飒容一起平安回到大戎,那我便会帮助你,将湘君姑娘毫发无伤地送回大裕!”

    见这位赤阳教主在听了自己的一番话之后,果然是闻弦歌而知雅意,主动提出了这笔还算公平的交易,寒冰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救出湘君姐姐,这应该是他的最后一个心愿了!

    每当想起远在北戎,仍身陷虎穴之中的湘君姐姐,寒冰的心中便充满了无尽的悔恨与歉疚!

    当初分别之际,他曾信誓旦旦,一定会亲自去把湘君姐姐从那座北戎的皇宫中接出来。

    可如今,誓言成空,恐怕他今生都不会再有机会见到湘君姐姐。唯有让自己不死的魂魄,去向伤心失望的湘君姐姐负荆请罪!

    淡淡地咧嘴一笑,寒冰点了点头,朗声道:“如此就一言为定!我寒冰在此以隐族之血立誓,决不会亲自或是协助他人,沿途追杀你们师徒。”

    独笑穹也爽快地点头道:“好!我独笑穹便以赤阳神教立誓,在返回大戎之后,会马上帮助湘君姑娘逃出皇宫,并派人一路护送她平安回到裕国境内。”

    虽然明知道寒冰也许只余半日的性命,根本没有时间再去追杀他们师徒,公玉飒容却对此选择了沉默,没有当场向自己的师父揭出这一真相。

    无论是为了那位让他心存敬意的凌弃羽,还是为了眼前这个让他惺惺相惜的寒冰,公玉飒容都希望他们所关心的人——那位无辜的湘君姑娘,能够早日脱离那座像牢笼一般的皇宫,回到她自己亲人的身边。

    寒冰自然也意识到了公玉飒容这一明显是心存善意的沉默,不由对他微微一笑,道:“听说公玉兄喜欢收集古老失传的剑谱,那座地府之中应该会有一些。若能找到,我便让人给你捎去几本。”

    公玉飒容的眼睛顿时一亮,可随即又变得有些黯然。

    因为此刻,他已经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这应该是自己与寒冰的最后一面了!

    无论今后这少年是生是死,他们两人之间,应是缘分已尽。

    只不知那位可爱的洛儿姑娘,自己是否还有缘一见呢?

    所幸的是,还未等这个已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的家伙,再次问出那个令寒冰醋海生波的问题,他的那位恩师独笑穹便已经一伸手,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然后直接背在了自己的身后。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