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八章 任由宰割
    目送着那对师徒略显凄惶的背影消失之后,寒冰的薄唇微微一抿,转身向忠义盟的后山行去。

    到了那处隐密的山洞中,他小心翼翼地将仍是昏迷未醒的洛儿抱了起来,大步出了山洞。

    下了山,他便一路飞奔入城,直接去了那座离皇宫不远的花府。

    把洛儿托付给花府的人照料以后,他又匆匆离开了花府,直接从东门出城,赶去了济世寺。

    进入密道,与仍守在地府门前的清伯会合以后,寒冰没有马上急着开启地府之门,而是运起追魂功,用自己的精神意念,将地府中的情况仔细探查了一番。

    结果竟真如他所料,那个似乎已经陷入山穷水尽之境的郑庸,并没有因此变得沮丧抓狂,而是十分镇定地挟持着他手中的人质,静候那扇地府之门被重新打开的一刻。

    可能是受地府之中的条件所限,让这奸宦难以设下真正的机关陷阱,便只能充分利用自己手中的人质,设下一个死亡之局。

    面对着地府之门的方向,花凤山正席地而坐。在他的怀中,还抱着自己那位已经病入膏肓的老父亲浩星潇启。

    而狡猾的郑庸,则是盘膝坐在了花凤山的正后方。在他的身旁,躺着依然昏迷不醒的世玉。

    同时,在这奸宦的双手中,各自握着一支不知从何处寻到的青铜匕首,分别抵在了花凤山的后心和世玉的颈间。

    看清楚了地府内的这番情况之后,寒冰也不免感到有些棘手。

    无论采取何种营救方式,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很难避免郑庸在狗急跳墙之际,伤害到他手中的人质。

    但事已至此,既然想不出任何万全之策,那便只能尽一切努力,争取将风险减至最低。

    在与清伯略一商量之后,寒冰便用乾坤密钥打开了那座地府之门。

    看到地府之门开启的一刹那,郑庸那张枯瘦的老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狞狠的笑意。

    终于到了最后的决战时刻!

    尽管之前,由于出了凤嫣这一最大的变数,令他这位总管大人的一番精心策划全部付之东流,更是让他本人也就此深陷危境,几乎失去了逃生的可能。

    但是郑庸相信,只要花凤山和世玉还在自己的手中,寒冰便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只能任由自己宰割!

    下意识地,他把手中的那两支青铜匕首握得更紧了一些,随即便冲着当先走进来的寒冰尖笑了一声,道:“若想保全花凤山和冷世玉的性命,那就最好站在那里别动!”

    寒冰立刻停下了脚步。

    而跟在他后面的清伯见状,当即上前一步,与他并肩而立,同两丈之外的郑庸遥相对峙。

    “郑庸,看到我此刻出现在这里,想必你也能猜到,你的那些手下都已悉数伏诛。而你的那个同伙,天香教主凤嫣更是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听到寒冰明显带着恫吓成分的这番话,郑庸只是冷笑了一声,道:“那又如何?本来他们那些人就是我早已打算放弃的棋子,死不足惜!

    因为从头到尾,我所想要的唯一结果,就是将你这枝离别箭生生折断!如今,花凤山和冷世玉都在我的手中,你又如何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想让我用自己的命,来交换他们两人的命?”寒冰平静地问了一句。

    郑庸马上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道:“不错!”

    “那你自己的命呢?”寒冰又平静地问了一句。

    “自然也要扔在这里!”

    郑庸做出一副完全豁出去的模样,“能够看到你这杀子仇人死在我的面前,便了却了我最后的心愿。反正我的手下都已经死光了,剩下我一个孤伶伶的老太监,生死实是已无太大的分别!”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断然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谁知他的话音未落,一旁的清伯已经急声反对起来:“不可!寒冰!这奸宦的话绝不可信!若是你真把命赔给了他,可他却又出尔反尔,对凤山和世玉下毒手怎么办?!”

    寒冰闻言,不禁露出了一抹犹豫之色。

    郑庸连忙道:“只要你先斩下自己的双腿和一只右手,我便把浩星潇启父子和冷世玉都交给蓝清鉴。”

    他的这一提议看似已有所让步,但其实却是暗藏机心。

    试想,如果寒冰失去了双腿和右手,便等于失去了反抗之力。到时候,只剩下蓝清鉴一人,根本无法同时照应到所有人。而已经存了拼命之心的郑庸,就会有很大的机会,拉上一两条人命一起死。

    然而,寒冰此时似乎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冷静,眼见自己的至亲之人命悬一线,他只想尽快让他们脱离险境。

    于是,他立刻从怀中取出了那柄奔月剑,用左手拔剑出鞘,随即便向自己的右腕砍去!

    只听“叮”地一声,奔月剑还没有砍到寒冰的右腕,便被蓝清鉴的长剑给架住了。

    “清伯!”

    寒冰焦急地大喊了一声,同时再次挥剑,向自己的左膝砍去!

    谁知又是“叮”地一声,奔月剑又被架住了。

    郑庸不由看得心头火起,用尖细的声音高叫道:“蓝清鉴,难道你真的不想要花凤山的命了吗?!”

    不料,在听到他的这句威胁以后,那位孤剑和寒冰竟同时转头,向他大吼了一声:“你闭嘴!”

    两位高手用内力共同发出的吼声,威力自然非同异常!

    郑庸顿时被震得一阵头昏眼花。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模糊地看到,寒冰的星眸中似乎异光一闪,居然向自己露出了一个奇特的微笑!

    瞬间,这奸宦就失去了全部意识。

    一见那两支原本抵在花凤山和世玉身上的青铜匕首,突然间撤了开去,随后又从郑庸的手中松脱,掉在了地上,蓝清鉴当即飞身上前,将花凤山和浩星潇启从地上提了起来,旋即便疾速退出了地府。

    这时,郑庸那双微闭的小眼睛突然猛地一睁,正看到蓝清鉴三人的背影消失在地府的门外。

    这奸宦不由悚然一惊,忙把目光一垂,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世玉。

    可当他看到世玉竟然也睁开了眼睛,并向自己露出了一抹与寒冰一模一样的微笑时,郑庸立即吓得把双眼紧紧一闭,再也不敢去看那种奇怪的笑容。

    而就是趁着他一惊闭眼之机,世玉的身体居然陡地从这奸宦的身旁滚开,并且火速地越滚越远。

    郑庸的反应也是极快,刚一发觉不对,他想也未想,便向世玉逸走的方向点出了一记玄阴指。

    眼见那记玄阴指直奔自己的咽喉而来,世玉犹自躺在地上的身体当即向左侧方一仰。

    这一招虽然避开了咽喉要害,但那记玄阴指却仍是结结实实地点在了世玉的右胸口上!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