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 完璧归赵
    蓝清鉴驾着马车,把花凤山、寒冰、昏迷未醒的世玉,还有已被那颗无尽丹给生生吓昏过去的郑庸,一起送到了花府。

    随后,花凤山和寒冰便带着世玉下了车,而蓝清鉴又继续拉着郑庸,直奔那座禁军大统领府而去。

    原本,花凤山还想继续留在济世寺中,以便照顾因为刚受到一番惊吓和折腾,病情已有所加重的浩星潇启,但寒冰却以极低的声音,在他耳边恳求了一句。

    于是,这位花神医便二话也没说,与寒冰他们一起回到了花府。

    一进门,寒冰便把世玉交给了小安子代为照看,而他本人则跟随花凤山一起,走入了洛儿所在的那间屋子。

    仔细查看过洛儿的伤情之后,花凤山不由眉宇深皱着,许久都没有说话。

    寒冰见状,一颗心陡地一沉,声音中禁不住带了一丝颤抖,“舅父,洛儿她……还能醒过来吗?”

    花凤山看了他一眼,沉吟半晌,才缓缓地答道:“寒冰,以舅父现有的医术而言,恐怕无法彻底解去洛儿姑娘身上的余毒,让她完全清醒过来。

    为今之计,只能先采用‘金针渡劫’之术,慢慢清除那些仍存留在她体内的毒素。但这种方法耗时长久,并且还很难保证洛儿姑娘究竟何时才能够清醒过来。”

    寒冰闻言,只能默然地点了点头。

    他忽然单膝跪在了洛儿的病床前,用双手握住她一只柔软无力的小手,慢慢将自己的脸贴在了她的掌心。

    此刻,寒冰的心中有悔恨,也有愧疚,但同时也有一丝隐隐的释然。

    从前的每一次离别,他都能够感觉到洛儿心中的难过与不舍。

    而这一次的离别,他却无需再面对洛儿那双曾经令自己心痛欲碎的泪眼,更无需对洛儿许下再也无法实现的诺言。

    这样一来,也许就会让自己能够走得轻松一些……

    这时,花凤山在一旁轻轻拍了拍寒冰的肩,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寒冰,虽然舅父无力回天,但还是可以尽力让洛儿姑娘慢慢恢复。等到……等到湘儿回来了,她一定会有办法救醒洛儿姑娘的。”

    寒冰的星眸中顿时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轻声道:“我相信湘君姐姐一定会回来,而且她一定会把洛儿救醒!”

    一边说,他一边缓缓放开了洛儿的手,随即挺身而起。

    转身面对着舅父花凤山,他忽然双膝着地,重又跪了下来。

    “舅父,这一切都要怪寒冰无能!不但没有救回湘君姐姐,又让洛儿她也遭遇凶险,还要辛苦舅父您费心救治。”

    花凤山连忙俯身把寒冰从地上扶了起来,同时摇头叹道:“你这孩子何必要说这种话!我早就说过,湘儿留在北戎皇宫,是有她自己的使命要完成,根本就不是你的错!

    而这两日所发生的事,也都是郑庸那个奸宦一手造成的。他策划这个阴谋时日已久,还有许多的帮手,又岂是凭你一人之力所能应付得来的?”

    寒冰看着须发已带银丝的舅父,心中虽有千言万语,却只化作一句无声的叹息。

    “舅父,那洛儿就暂时托付给您了。我还要把世玉送回皇宫,然后还得去一趟忠义盟,给雪盟主报个信儿。”

    花凤山闻言,不疑有他,只连连点着头,道:“你就放心吧!洛儿姑娘这里我一定会安排好的。倒是世玉的伤口,虽然我已经给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但等他醒过来之后,难免还是会不时感到疼痛。”

    “好,舅父,我会叮嘱那些御医好生照料世玉的。”

    寒冰一边说,一边又向花凤山深深一揖,才转身大步离去。

    望着寒冰远去的背影,花凤山禁不住出了一会儿神,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最终,他只能不得要领地摇了摇头,将心神重又转到昏迷不醒的洛儿身上。

    拜别了舅父花凤山之后,寒冰并没有马上离开花府,而且又做了另外几件事。

    他先是回到自己所居的那座东跨院,匆忙将身上那件已是破烂不堪的黑衣脱了下来。

    找出一件单薄的白衫换上之后,他把那张银色面具重新揣入了怀中。

    想了想,他又将一件厚实的黑色大氅披在了身上。

    然后,他便打开了一处暗格,从中取出了一件物事,却正是当初舅父花凤山交给他的那枚玉。

    他把那枚玉放在掌心上,端详了许久,终是下定了决心。

    只见他的手指略一用力,便将玉上面那个细小的“漱”字给轻轻抹去了。

    看到玉表面上仅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陷,寒冰的薄唇不由微微一抿,轻声道:“这样看上去倒也逼真!”

    随后,他便来到依然在昏睡的世玉身边,从他的颈间解下了原本挂着被郑庸所击碎的那枚玉的丝线。

    细心地将那枚原本属于自己的玉,穿在了那根丝线上之后,寒冰又把它重新挂回了世玉的颈间。

    然后,他便把世玉轻轻抱在自己的怀中,大步出了房门。

    此刻已是午后,烈日当空,艳阳高照。

    地上的积雪已在渐渐融化,但刺骨的寒风阵阵吹过,仍是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

    寒冰把自己身上所披着的那件厚实的黑色大氅略微向上拉起,盖住了世玉略显单薄的身子。

    然后,他便抱着世玉,一路出了花府,向不远处的皇宫行去。

    看到寒冰带着世玉安然归来,整夜都没有合眼的裕帝冷衣清,终于可以将那颗始终高悬着的一颗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寒冰上前把世玉交到了他的手中,同时恭声道:“陛下敬请放心,世玉他只是受了些轻伤,花神医刚为他处理过伤口,应是已无大碍。

    我想让他好好歇息一会儿,故而便点了他的昏睡穴。两个时辰之后,穴道便会自行解开,世玉也会立刻醒过来。”

    冷衣清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世玉,见他的一张小脸略显苍白,虽然仍处于昏睡之中,但却眉头紧皱,想必是此前受了不少的苦。

    他这当父亲的不禁一阵心疼,小心翼翼地把世玉安放在了自己那张宽大的龙床之上。

    细心地替世玉盖好了锦被之后,冷衣清便将目光又转回到了寒冰的身上。

    这时他才发觉,寒冰的面色看起来竟是比世玉还要苍白!

    他立即关切地问了一句:“你自己……可是也受了伤?”

    寒冰只是随意地点了点头,道:“先前与独笑穹交手时,不小心受了些内伤,却也无甚大碍。”

    一边说,他一边从怀中取出了乾坤密钥,交到冷衣清的手中,“郑庸已经落网,关在禁军大统领府中待审。乾坤密钥完璧归赵,而地府中的宝藏也都安然无恙。”

    冷衣清神色激动地看着那枚失而复得的乾坤密钥,心中自然很清楚,在寒冰轻描淡写的这几句话背后,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凶险!

    “辛苦你了,寒冰!劳累了一夜,你也赶快回去歇息吧!”

    寒冰闻言笑了笑,随即轻轻一掀身上的大氅,单膝跪在了冷衣清的面前,拱手朗声道:“谢陛下挂怀!寒冰告辞了!”

    见这个一向桀骜不驯的假儿子,突然间对自己行此大礼,冷衣清不禁愣在了那里。

    寒冰却未再多言,站起身来,转身大步离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