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 血债血偿(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对死仇大敌离别箭,那些忠义盟中人虽都表现出一副群情汹汹、义愤填膺之状,但真说要拿起那张铁胎弓,向他的身上射出复仇之箭,一时间却没有人能马上鼓起那么大的勇气。

    最终,第一个找上离别箭的,竟是撷英堂主井元舒。

    说实话,如果不知道面前的这个离别箭就是寒冰,井元舒早就毫不犹豫地第一个站了出来,替那位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左副盟主报仇雪恨。

    然而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谁也无法再改变。

    无论这位撷英堂主有多后悔自己当初的多嘴,以致看到了离别箭的真面目,却也只能将这一苦果独自吞下去。

    因为他十分清楚,如果自己在所有忠义盟中人的面前,揭出离别箭就是寒冰这一真相,那么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忠义盟而言,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首先,一旦寒冰的身份被揭出,马上就会在忠义盟内部引起很大的分歧与混乱。

    一些曾经受过寒冰恩惠的盟中弟兄,甚至包括盟主雪幽幽,很可能都会出面替寒冰说情,要求减免,或是干脆放弃对离别箭的惩罚。

    还有一些老成持重之士,出于慎重考虑,或者坦白地说,就是畏惧强权,也会提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反对向离别箭采取激烈的报复行动。

    那么接下来,便只会有两种结果——

    第一种结果便是,对离别箭的仇恨占据了上风,忠义盟仍会坚持让寒冰这个离别箭血债血偿。

    而第二种结果便是,忠义盟最终选择妥协,决定放寒冰这个皇长子一马,就此让他这个离别箭逃过一劫。

    如果出现第一种结果,那么对于井元舒而言,说不说出那个真相,并无任何实际意义。可是对于忠义盟而言,则是在自找麻烦。

    因为若是寒冰的身份没有被暴露,忠义盟向他这个离别箭寻仇,可以说是顺理成章、天经地义。

    但若是真相被揭出,忠义盟在明知对方就是皇长子寒冰的情况下,却仍要一意孤行,对其进行血腥的复仇。那就会直接引起寒冰的亲朋至友,乃至朝廷的愤怒与敌意,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然,如果出现的是第二种结果,井元舒又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的。

    他早已在左副盟主的坟前立下重誓,一定要让凶手离别箭血债血偿!

    可如今,只因发现离别箭竟然是寒冰,便要对这个凶手网开一面,却又让他如何再去面对左副盟主的在天之灵?

    所以思前想后,井元舒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对离别箭的真实身份闭口不谈。

    他当然很清楚,一旦寒冰这位皇长子死在了忠义盟,就一定会给忠义盟带来无尽的麻烦,甚至是灾难。

    但即便如此,在井元舒看来,身为江湖人,自当有江湖人的血气与风骨,岂能因惧怕强权而畏缩不前?

    既然寒冰这个离别箭欠下了忠义盟如此多的血债,那便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这一箭,我是为左副盟主射的!”

    强劲的弓弦响处,一枝利箭带着慑人心魄的尖啸,径直射入了寒冰的右肩胛,竟有寸许长的一截染血的箭尖,已是透肩而出!

    寒冰依然静静地垂手站在那里,肩头的鲜血很快便顺着手臂流淌而下,一滴滴落在脚下的雪地上,并慢慢地向四周漫延开来。

    井元舒呆呆地看着一动不动的寒冰,心中忽然莫名地涌起一阵极其复杂的滋味。

    他原本以为,在射出了那枝复仇之箭以后,自己的心愿得偿,始终压在心头的那块大石也会就此消失,整个人都会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与释然。

    然而此刻,面对着被自己一箭穿肩的寒冰,井元舒只觉得胸中反而更多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郁闷滞涩。

    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做法产生了质疑——

    这一切,果真就是所谓江湖人的恩怨分明吗?

    可无论这位撷英堂主的内心有着怎样的波澜,既然已经由他开了一个头,这场令人质疑的血腥报复便会继续进行下去。

    不断有人走上前来,一枝枝铁羽箭带着每个人对离别箭的刻骨仇恨,深深地射入寒冰的身体之中。

    但由于那位在盟中身份极高的撷英堂主,也只是射伤了离别箭的肩头,后面的那些人自然也不敢太过放肆,直接向其要害之处下手,一箭要了这个大仇人的性命。

    而寒冰始终笔直地站在那里,身上的一袭白衫已经完全被鲜血浸染,脚下的雪地也被溅了猩红的一大片,彻底变成了血地。

    这时,一个双目已盲的白发老人走上前来,他的声音中带着说不尽的悲痛与怨毒:“我唯一的儿子,孟飞,一个孝顺仁义的好孩子。他还没有成家,没有给我孟家留后,就那么走了,也带走了我今生唯一的期盼和指望。这一切,全都是拜你离别箭所赐!”

    老人一边说,一边激动地拉开了那张巨大的铁胎弓,但却迟迟没有射出这一箭。

    忠义盟中的人都知道,这位盲侠孟一山也曾是一位一流高手,却不幸晚年丧子。

    这一沉重的打击,已经彻底摧毁了孟一山的信心和斗志,就连平时赖以听风辨位的灵敏耳力,也开始渐渐消退。

    此刻,虽然明知杀子的仇人近在眼前,可他却苦于找不到那个离别箭的准确位置。

    众人一片默然,却是谁也不知该如何来帮助这位无助的老人。

    这时,寒冰忽然平静地开口道:“来吧!”

    虽只有短短的两个字,却已足够用了,盲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只听弓弦声震天而起,一枝闪着幽光的铁羽箭,带着他刻骨的仇恨,呼啸着射向了那个不共戴天的仇人。

    但是,众人很快就看出来了,盲侠的这一箭射偏了!

    可就在有人已禁不住开始悄悄叹息的时候,那本该射空的一箭,竟然莫名其妙地射入了离别箭的右胸上方!

    众人立时皆忍不住发出了惊叹之声。

    而盲侠却已是老泪滂沱,仰天狂笑了三声,扔下了手中的铁胎弓,转身急奔而去。

    事实上,一些眼力高明的人都已看出,是那个原本一动不动的离别箭,巧妙地施出了“移形换位”的身法,用自己的身体接住了盲侠的那一箭。

    雪幽幽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摇头道:“这又是何必?”

    寒冰的身体微微晃了晃,猛地一声呛咳,口中吐出的血水顺着那张银色的面具不断滴下。

    他用略带喑哑的声音一字一句地道:“离别箭欠忠义盟的每一笔血债,今日都要一并还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