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血债血偿(三)
    这时,一个瘦瘦小小的男童走了过来。

    只见他仰着小脖子对万横江道:“万大叔,我也要为我大哥报仇!”

    万横江低头看了他一眼,难得地将一向冷沉的声音放得温和了几分:“二倌儿,你还太小,没有力气拉开那张弓。放心吧,万大叔会替你为你哥哥报仇的!”

    那个被称为二倌儿的男童却固执地摇了摇头,道:“杀死我大哥的仇人就在这里,而我是他唯一的弟弟,必须要亲手为他报仇!”

    忽然,一个低哑而柔和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你多大了?”

    二倌儿一抬头,正看到那个浑身浴血的离别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的身旁。

    他不禁双手紧握,怒瞪着这个杀害他唯一兄长的仇人,大声道:“我八岁了,已经能够为我大哥报仇了!”

    寒冰缓缓地蹲下身来,平视着二倌儿的眼睛道:“你说的对,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开始闯荡江湖、快意恩仇了。你大哥是谁?他一定会为有你这样一个勇敢的兄弟而感到骄傲!”

    “我大哥叫罗兴,他是左副盟主的亲随护卫,他的武功很厉害!”

    二倌儿的小脸上尽是一片傲然之色,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却闪动着泪花。

    寒冰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那个罗兴,二倌儿的大哥,确实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在那次刺杀左语松的行动中,这位左副盟主身边的六名亲随护卫也都被自己一并诛杀。

    虽然很难说清这其中的是非对错,但毫无疑问的是,那些死者的亲人们,从此都承受着无尽的悲痛。

    “你说的对,二倌儿,你的哥哥确实很厉害。当时若不是偷袭成功,恐怕我也很难得手。”

    一边说,他一边慢慢伸出染血的左手,把插在自己大腿上的一枝铁羽箭生生拔了出来,并将它递给了二倌儿,“箭并不一定非要用射的,现在你就可以为你的大哥报仇了!”

    二倌儿伸出一双颤抖的小手,接过了那枝箭尖的倒钩上犹自挂着一条血肉的长箭。

    他将目光转向面前这个杀害了自己哥哥的大仇人,透过那张冷冰冰的面具,看到了面具后面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中,所流露出的深深的愧疚与悲悯之色。

    忽然,二倌儿猛地摇了摇头,用稚嫩的声音说道:“我大哥是一个英雄好汉,所以他才会有你这样的敌人。

    将来,我也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决不会在这种情形下找你报仇,因为这不是英雄好汉的行径!”

    这男童的一席话,便犹如一声惊雷,瞬间将所有忠义盟中人都震得呆在了当场!

    今日,他们这许多人聚集在这里,口口声声地要向离别箭讨还血债。

    不管他们每个人的理由是多么地充分,手段是多么地光明正大,然而说到底,也是这么多人,在对一个毫不反抗的人痛下杀手。

    而这——,却是连一个八岁的幼童都不屑为之的!

    寒冰没有说话,只轻轻拍了拍二倌儿稚嫩的小肩膀,星眸中闪过一抹赞许之色。

    然后,他又缓缓地站起身来,回到那棵大树下,继续镇定自若地挺直身躯,等待下一个复仇者的铁箭。

    但却再也没有其他人上前了。

    万横江不由暗自皱了皱眉头,上前缓缓地拿起了那把铁胎弓。

    这场复仇行动应该可以就此结束了!

    于是,他将利箭笔直地射向了离别箭的心脏位置!

    这贯注了万横江十成功力的一箭,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劲力,竟是将寒冰震得接连向后退了数步,直至撞上了身后的那棵大树,才终于止住了身形。

    他颀长的身体紧紧地倚靠在坚实的树干上,挺直如昔。

    可是,他的一颗头颅已经微微垂了下来,似在全神贯注地看着那枝几乎穿透了自己左胸的利箭。

    在场的众人顿时发出了一阵骚动,就连雪幽幽也从座位上陡地站起身来。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那个倚树而立的离别箭身上。

    时间似已完全停滞下来,那如血的夕阳,也只剩下一缕残照。

    雪幽幽一步一步地走下了青石台阶,来到了那个始终不言不动的离别箭面前。

    这时,寒冰也慢慢地抬起头来,依旧明亮的双眼望着面前这个曾与自己恩怨牵缠的美丽妇人。

    当雪幽幽伸手扯落他脸上的那张银色面具时,寒冰的星眸中不由掠过了一抹悲伤之色。

    凝视着眼前这张熟悉的俊美面孔,雪幽幽竟似痴了一般,呆立在那里,默默无语。

    忠义盟里的人也有不少是识得寒冰的,全都忍不住纷纷发出了惊呼之声。而其中有些人的脸上,已明显地露出了痛悔之意。

    寒冰微微张了一下嘴,本想说些什么,却突然间剧烈地呛咳起来,再也压制不住的逆血已夺喉而出,顺着嘴角不停地流淌而出。

    他吃力地抬起手来,想用衣袖拭去唇边的血渍,然而目光一触及到那同样鲜血淋漓的袖口,不由又颓然地垂下了手去。

    此时的他,不但已是浑身浴血,身上的那二十几枝长箭,看上去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但当他终于勉强止住了咳声,将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望向雪幽幽时,目光中却仍是一片湛然,“这最后的索命一箭,应该由雪盟主亲自来射吧?”

    雪幽幽的眉头已紧紧地蹙在了一起,勉强用一种还算是镇定的声音问道:“在万执法那穿心一箭之下,你自信还能支撑多久?”

    “足够支撑到我的血流尽的那一刻。因为那本该穿心的一箭,其实射错了地方,我的心脏是长在右边的。”

    雪幽幽微怔了一下,“原来是这样——”

    随即,她又问了一句:“但我个人与你无怨无仇,又凭什么要射这一箭呢?”

    寒冰不禁也听得一怔,又强咽下一口鲜血之后,才用低哑的声音道:“我已经答应过,要与忠义盟结清昔日的全部血债——”

    雪幽幽立即沉声接口道:“今日,离别箭与忠义盟的旧怨已清,从此再也不欠我等什么了!”

    她转过身去,望着那些忠义盟的属下,猛地高声喝问道:“何人对此还有异议?”

    包括万横江在内的所有忠义盟的人,闻言都不禁垂下头去,不敢直视她凌厉的目光,口中却齐齐说道:“盟主英明,我等绝无异议!”

    寒冰听到了,唇角微微牵动了一下,轻声说了一句:“好,终于两清了——”

    刚一说完,他的身体便颓然地滑落下去,身后的树干上,留下了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长长的血痕……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