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 束手无策
    在那条长满绿柳的池畔小径上,高大魁梧的师父背着尚不足四岁的他,一边缓缓地走着,一边轻声地向他讲述着关于娘亲的故事。

    和煦的微风轻轻吹动着柳叶,不时拂过他稚嫩的面庞,仿佛是娘亲的双手在温柔地抚摸着他……

    “娘……娘……”

    在昏迷中发着高热的寒冰,喃喃地不停说着呓语,一只手也无意识地伸向了床边,徒劳地想抓住些什么。

    一直守在近旁的雪幽幽,连忙伸出手来,握住了这伤病中的少年那只虚弱无力的手。

    同时,她又抬起了自己的另一只手,为他轻轻拂去额际汗水粘连的发丝。

    寒冰终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看着这少年那张惨白得毫无一丝血色的面孔,雪幽幽忍不住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心中更是充满了无尽的悔恨与愧疚。

    昨日,就在看到重伤的寒冰颓然倒下的一刹那,不知为何,雪幽幽眼前所闪过的,竟然是数十年前,浩星潇隐在自己面前中箭倒下时的惨烈情景。

    一阵锥心的剧痛,瞬间便穿透了她的整个身体,令她痛苦得几近窒息。

    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雪幽幽飞扑到了浑身浴血的寒冰身旁,想赶紧替这少年止血包扎,以尽力挽救他的生命。

    然而,令她感到万分震惊的是,无论自己使用何种止血手法,都丝毫阻止不住那些不断向外涌流的鲜血。

    她试图用手去捂住寒冰身上各处的伤口,但却绝望地感觉到,这少年的呼吸已经变得越来越微弱……

    就在雪幽幽已经完全束手无策之际,一辆马车忽然直接冲入了这座忠义盟的总舵之中。

    当雪幽幽得知,那个驾车的人竟然是传闻中已经自刎身亡的孤剑蓝清鉴,而马车中所坐的人,正是神医花凤山时,她立即制止了忠义盟中人的阻拦,让花凤山他们带走了已是气息奄奄的寒冰。

    此刻,她再也顾不得自己的盟主形象,更不愿去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在向盟中的几位堂主简单交待了几句之后,她便也急匆匆地赶去了花府。

    进了花府,便见全府上下都已忙成一团,灯火更是亮如白昼。

    不断有下人跑前跑后地,穿梭于寒冰所居的那座东跨院内的厨房与那间宽敞,但却门窗紧闭的正厅之间。

    一盆盆温热的清水被端进去,又有一盆盆冰冷的血水被端出来。

    不小心被洒在院内小径上的水,很快便凝结成了冰,而这些冰,又很快被那些溅出的血水染成殷红一片。

    众人的脚踩上去,很快又把那些殷红的冰践踏成殷红的泥浆,令整条小径彻底变成了一条血路。

    心情无比沉重地走过这条血路,雪幽幽与正守在厅门外的孤剑蓝清鉴面面相对。

    此刻,一切的解释都已是多余,她只开口问了一句:“寒冰怎么样了?”

    “花神医正在尽力救治。”

    蓝清鉴垂目答道,不让雪幽幽看到他眼中的悲痛之色。

    雪幽幽的心不由猛地一沉,面色苍白地追问道:“就连花神医也束手无策吗?”

    蓝清鉴抬眼看着她,摇了摇头,语气温和地道:“一切都还言之尚早,还请雪盟主稍安勿躁。”

    雪幽幽只好点了点头,忽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切都是我雪幽幽的过错!”

    看出她心中的愧疚与难过,蓝清鉴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道:“对于离别箭与忠义盟之间所结下的仇怨,寒冰嘴上虽然不说,其实心里却一直在耿耿于怀。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孩子居然会起了血债血偿的念头。

    若不是听我提起寒冰从忠义盟手中抢回了乾坤密钥,花神医才忽然有所警醒,带着我一起赶了过去,恐怕这孩子便真的已把自己的一条性命留在忠义盟了。

    不过,在这整件事情中,实是有着太多的曲折内情,很难说清楚其中的是非对错。当然,就更不能将这一切过错都归于雪盟主一人!”

    听了蓝清鉴这番明显带有安慰之意的话,雪幽幽只是苦涩地笑了笑,默然与他一起守在那间仍是人来人往的厅门外。

    终于,所有的下人都从那间正厅中退了出来,只有神医花凤山还留在厅内,继续为寒冰施救。

    周遭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反倒更增添了一种莫名的紧张之感。

    也许是为了打破这种不祥的死寂气氛,那位一向沉默寡言的孤剑,竟主动与雪幽幽交谈了起来,两人一边交谈,一边等候。

    结果,这一等,就足足等候了一整夜。

    而在这一整夜间,雪幽幽从蓝清鉴的口中,听到了太多令她震惊不已的真相。

    至此,她终于彻底明白了,寒冰,也就是当年的萧玉,为了她,同时也是为了他的师父萧天绝,无怨无悔地做出了何等巨大的牺牲!

    如今,再多的悔恨之语,也无法让雪幽幽从悲伤与自责中解脱出来。

    当那扇紧闭的厅门终于缓缓开启时,天边已露出了一抹红霞。

    雪幽幽与蓝清鉴都把充满了希冀的目光,转向那位正步履蹒跚地从厅门内走出的神医花凤山。

    结果,他们两人却都同时愣在了那里!

    “花神医,你这是怎么了?”

    盯着一夜之间竟已变得满头白发的花凤山,雪幽幽终于忍不住震惊地问了一句。

    花凤山用一种近乎的呆滞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摇着头,喃喃地道:“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天毒异灭已经彻底发作,没有解药……就连三日也撑不过了……”

    一旁的蓝清鉴连忙抢步上前,扶住了身体已是摇摇欲坠的花凤山。

    而花凤山在断断续续说出了这几句话之后,就因精力损耗过度而昏了过去。

    蓝清鉴顾不得多说什么,便将花凤山背进了旁边的另一间屋内,立刻用自己的内力为他导气归元。

    而雪幽幽则悄然推开了那扇厅门,缓步走了进去。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便是厅中央那张宽大的木桌。

    光滑如镜的桌面上只摆放了一个大木盘,木盘中堆放着二十多枝铁羽箭。

    箭身上所沾染的鲜血,以及箭簇的倒钩上所沾连的血肉,正散发出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气。

    雪幽幽禁不住微微闭了闭眼,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

    她继续往里走,来到另一扇紧闭的房门前。

    推门而入后,她便看到了那个正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的少年。

    雪幽幽来到寒冰的床边,低头仔细察看他的情况。

    只见这少年的眉宇轻皱,如玉的面容仿佛已经凝结成冰,细弱的呼吸几乎微不可闻。

    天毒异灭,天下第一奇毒。

    蓝清鉴曾经说过,世上仅存的那几颗天毒异灭的解药,都还远在重渊。

    远水难解近渴,没有解药,只靠花神医的“金针渡劫”之术,根本留不住寒冰已在渐渐逝去的生命。

    难道,这一切竟真是再也无法挽回了?追魂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